2012

03.01

【TW】「麥克斯明」(2012喬書亞生日文,麥喬)

.天翼之鍊 + 德莫尼克相關同人文。
.內容大概有閃光(?)。
.微BL(?)。







  假如能夠更了解你一點,

  那麼不論是什麼事情、要什麼代價,

  我想我都會去作,並且心甘情願。

  

  所以,親愛的你,

  能再多愛我一些嗎?

  

  ※

  

  假髮的成份是安特羅夫頭部的毛些許、薔薇的果實十個,以及住在拉摩瑞的威立先生加工製作,配合使用者的頭形進行微調並且指導該怎麼保養。

  染料的話,依照美容師的指導,在基礎染劑中加入蝎尾一個、奶油果凍五十個……調出來的顏色似乎有些太亮?沒有關係,那就再加入熱巧克力兩塊以及蜂蜜三罐。

  特地請瑞秋連夜趕製的衣服也已經送到了,長相無法改變,那麼就用神奇的化妝術來修飾。

  剩下不足的,全部都用演技彌補。

  

  站在等身高的穿衣鏡前,喬書亞一下調整著頭上假髮的位置,一下拉拉衣襬,在反覆確認穿著上沒有任何破綻後,他試著對鏡子咧嘴露出個笑容。

  ……不對,還少了點什麼。

  要再笑的開心一點、諷刺一些,像是嘲弄著所有愚蠢無知的人們以及這個世界,既冷漠疏離卻又置身其中的模樣。

  然後,還要再更沒品一點。

  回想著麥克斯明平時的笑容,喬書亞又試了好幾次,不斷比較著記憶中麥克斯明與鏡中自己的笑容,一點點一點點的修正著。

  不能當自己是喬書亞.馮.阿爾寧。

  他是演員,負責依照劇本,演出最完美的角色。

  角色的名字是麥克斯明.里伯克列。

  是喬書亞.馮.阿爾寧最好的朋友以及夥伴。

  是聯繫著德莫尼克.喬書亞與這個世界,作為保護者以及拘束者的,最重要的人。

  不可能不熟悉的,所以應該能夠重現出來才對。

  在快要將臉笑僵以前,喬書亞終於成功地以乍看下像是麥克斯明的方式笑了出來。

  「……果然還是沒辦法一模一樣啊……算了。」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喬書亞在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後,只好選擇妥協,不繼續執著非得和麥克斯明一模一樣不可。「還有聲音……咳,嗯,啊──喂,喂?我是麥克斯明,我最討厭貴族,有錢的話什麼都好商量,喬君寫的劇本都很精彩……啊,這個對了。」

  戴上其實沒有度數的眼鏡,喬書亞對著鏡中的自己做了個皺眉不耐煩的表情,接著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

  站在鏡子前面的是喬書亞,倒映出來的,卻是麥克斯明。

  已經好幾天都沒看到麥克斯明的身影,就連應該要是自己生日的這天,也沒有任何與麥克斯明有關的消息,沒有事先準備好的禮物,也沒有由別人轉達的、來自麥克斯明的「生日快樂」。

  其實並不是特別在意。

  其實還是有點寂寞。

  所以,他決定以麥克斯明的身份,替「喬書亞」舉辦一個只有麥克斯明與喬書亞兩個人的生日宴會。

  這是在卸下了麥斯‧卡爾迪的演員身份後,喬書亞.馮.阿爾寧所主演最大也最具挑戰性的一場戲劇──沒有劇本,沒有既定的對白,唯一的演員只有自己,唯一的觀眾也只有自己,而舞台以及協力演出者卻是整個世界。

  「──開場前的準備已經完成,接著就是正式開始了。」將滑下的眼鏡往上推了推,喬書亞拿起掛在一旁的大衣外套穿上,哼著不知名的曲子往外頭走去,為晚上的派對進行採買。

  

  這是多麼有趣的一場即興演出。

  

  ※

  

  儘管不復早晨的人聲鼎沸,下午的市集依舊熱鬧。

  喬書亞在人群中左顧右盼,小心地掩飾著自己對一切都充滿好奇的眼神,找尋著自己所要的事物。

  生日宴會應該要有些什麼?美酒,美食,精緻的裝飾,許多穿著精緻體面卻未必認識的人,為了各種利益的噓寒問暖,以及或許不重卻必然很貴,彷彿不那麼討好就不能表示自己擁有多少忠誠與誠意的各式禮物。

  但那是屬於貴族,屬於阿爾寧的宴會。

  如果是麥克斯明的話,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如果是麥克斯明的話……

  比起那種標明著十幾年、幾十年,同樣沒幾口就喝完價格卻昂貴的令人咋舌的醇酒,果然還是在一般的酒館也能買到,用橡木桶或者看不清瓶內液體的深色玻璃瓶裝著的烈酒比較好吧。

  鏡片下的眼睛轉了轉,喬書亞走進前面街角的酒館,在幾名酒客奇怪的眼神中走至吧台前,說明了自己要幾瓶「平常點的那種酒」,並在老闆一句「前幾天你幫了我的忙忘了拿酬勞,這幾瓶酒就作為謝禮吧。」下,成功地不花一分錢取得了宴會的重要道具之一──朗姆酒。

  原來麥克斯明也有不收取任何酬勞就幫忙人的時候嗎?該怎麼說,總覺得有點訝異。畢竟印象中的麥克斯明,毫無疑問地是個無利不起早,凡事利益優先的人啊。

  提著酒,喬書亞接著轉了好幾處地方。

  沒有一點裝飾不行。所以跑了一趟雜貨店,在跟老闆討價還價了好一會後,,買到了兩頂簡陋而滑稽可笑的宴會用錐帽以及拉炮,另外還贈送了幾瓶據稱是老闆特殊秘方調製的回復藥劑。

  接著應該還要有些食物。所以去了麥克斯明曾經以「雖然老闆懶惰為人又小氣,但價格實惠份量充足手藝還過得去」作為誇獎與評論的旅館點了幾份餐點,付錢時看到了被麥克斯明形容為「世上七大不可思議之一」的老闆睜大了眼,一臉狐疑的表情。

  然後──還有什麼呢?

  生日的話,應該還有禮物。麥克斯明會送什麼樣的禮物給人──只要符合即使要錢也不必太多、勉強能夠找出個理由、大概不會讓人太難堪……以上三點要素,似乎什麼都有可能。

  就連根本不送,只是口頭一句祝福也有可能。

  那麼,這齣即興戲劇中,「麥克斯明準備好要送給喬書亞的禮物」這個道具該怎麼處理?

  喬書亞思考著,輕快的腳步慢慢緩了下來。

  他想不到「麥克斯明的禮物」會是什麼。

  因為麥克斯明並不是劇本中的人物,而是活生生的人,會思考、會反悔、也會言不由衷,所以不論他怎麼推敲,他也想不到麥克斯明的禮物會是什麼模樣的。

  或許是因為他不夠了解麥克斯明吧。所以即使知道麥克斯明的個性,卻無從模仿他的想法。喬書亞所能想得到的,只是「喬書亞想到的禮物」,而不會是麥克斯明的。

  說穿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有不同的生長環境以及思想,能夠百分之一百清楚對方的想法、了解另一個人,那種事情或許現實生活也會有,但終究太少,想看見那樣的羈絆,還是只能在人為的戲劇裡頭看到。

  只是還是有些難過。在意識到以前不曾那麼覺得,意識到自己其實並不是真的那麼了解麥克斯明時,突然間恐懼、慌張、怯懦、脆弱等情緒就湧了上來,撕裂著刺痛著他一直以來認為自己是最了解麥克斯明的那個人的驕傲。

  不想一個人面對著冰冷的房間過著自己的生日,於是興致勃勃地偽裝成麥克斯明,在街上走著並與那些熟識麥克斯明的人對話,想以麥克斯明身份替自己慶祝生日的自己,感覺像個丑角一樣。

  即使沒有人拆穿他的戲碼,但意識到自己所演出的和角色已經偏離,所按演的其實還是自己而不是那個角色時,這場演出便已經算是失敗了,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算了,還是回去吧。鬧劇該結束了。」

  將手中的東西重新提抱好,放棄繼續飾演麥克斯明的喬書亞恢復了自己習慣的步伐以及姿態,儘管看來有些疲憊,仍舊無法掩蓋屬於他的優雅以及從容。

  而在他朝著下榻的旅館走回去時,正在吧台裡擦著酒杯的老闆一邊哼著不成曲調的節奏,一邊思考著總讓他覺得不大對勁的問題。

  「麥克斯明這小子前幾天是不是要我幫忙作什麼事情?」因為這幾天有艘大船支靠港上岸,生意好的忙不過來壓根忘了,現在想想總覺得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什麼咧……

  「老爹──再來一杯特大杯的蜜酒!」剛豪氣地又乾掉一杯酒的女客人舉起了空杯子朝他大喊著。

  「收到──」老闆隔空喊了回去,「噯,不管了不管了,反正那小子回來了自己會擺平,嚕嚕嚕嗯哼哼……」

  

  ※

  

  推開房門的一瞬間,喬書亞覺得自己大概是走錯房間了。

  纖細如絨毛的花瓣在空中輕輕飄著,有些落在地板上,有些飄到了他的鼻頭上。小小的房間裡,被許許多多雪白的精靈草結成的花環與簾幕裝飾著,無風自搖,散發著清淺的香氣以及迥異於燭光的微弱銀白光輝。

  他以德莫尼克的記憶力發誓,他的房間絕對不是這個模樣的。

  可是那個頭上沾著許多雪花般的花瓣,坐在木梯上,一邊打著噴嚏咒罵一邊挽起衣袖繼續將精靈草一朵一朵編成環狀掛上去的背影,卻是那麼熟悉。

  「……麥君?你在做什麼?」

  聽見喬書亞的聲音,剛打完個噴嚏的麥克斯明有些狼狽的回過了頭,沒什麼好氣地回著:「唷,這不是阿爾寧家的小公爵嗎?捨得回來啦?我還以為你回翡翠城去……」婷頓了一下,麥克斯明瞇起了眼,「你穿的這是什麼德性?」沒品味的褐色大衣、不搭嘎的眼鏡、一看就知道是懶得整理的褐色頭髮……總覺得有點眼熟,眼熟到總覺得似乎每次經過水邊或鏡子前都會看到有相同特徵的人。

  喬書亞眨了眨眼,無視麥克斯明的問題,執意地問著:「麥君,你在做什麼?」

  「你沒眼睛自己看?不要無視我的問題。」將身上沾到的精靈草粗略地拍了拍,麥克斯明從木梯上跳了下來,皺眉走到喬書亞的面前揉了揉他的頭將假髮取下,再將那副奇怪的眼鏡拿掉,伸手捏了捏喬書亞的臉頰發現手上沾滿化妝用的粉時不假思索地露出嫌棄的表情,然後才注意到他手上的東西。「酒醉藍鯨的朗姆酒?深海之洋的海鮮香腸跟蜂蜜麵包?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識貨了?」

  「唔……我猜你會喜歡所以買的。」喬書亞趁著麥克斯明拿沾濕的布用力擦著他臉上的妝時模糊地說著,在麥克斯明下意識回了句「才不是喜歡只是有點欣賞」時忍不住笑了出來,胡亂替自己擦著臉的手勁馬上變大了不少。「我以為,你今天不回來了,所以我就想裝成你的樣子,出去買些東西,回來替自己慶祝。」

  「我就知道德莫尼克全都是只有看起來聰明的笨蛋。」麥克斯明翻了翻白眼,將用完的濕布丟進一旁的水盆裡。「你怎麼會認為我今天不回來了?」

  喬書亞偷覷了麥克斯明一眼,看他不像是在生氣的模樣。「你好幾天沒回來,也沒留訊息給我,我以為你是接了什麼任務忘記了。」

  「啊?我確實是接了任務,不過後來我是去……唔,等等,因為是突然接到的委託,我好像真的忘記跟你說……」但他記得他明明讓酒醉藍鯨的老闆派人帶個口信,難道記錯了?麥克斯明想了一下。「算了,反正我回來了。你還買了什麼我看看。」說完,也不等喬書亞同意,麥克斯明擅自接過了喬書亞手中的東西,一樣樣放上桌子檢視。

  「海鮮香腸跟麵包老闆有打折,我付錢時還看到老闆睜圓眼睛的模樣,然後那個酒是老闆送的,老闆說他忘了給你酬勞,所以就用這個來作抵押。還有這個是……麥君,你的臉色很難看。」

  「竟然想用幾瓶酒打發我,那個老混帳……」

  「麥君?」

  「沒事,你繼續說。」喬君是無辜的喬君是無辜的喬君是無辜的。麥克斯明不斷在心中這麼默唸,抹了抹臉好讓表情看起來不那麼猙獰一些。

  「喔……」儘管看那臉色也知道不會真的沒事,喬書亞仍舊順著麥克斯明的話,選擇不追問下去。「今天出門時,我一直在想,扣除掉外表的些微差異外,基於了解,我對扮演『麥克斯明』還是有點信心的。」

  「嗯哼。」

  「可是一路上,總是有人用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那樣的眼神看我。」麥克斯明插話了句那是因為他長的帥,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被喬書亞一笑置之。「我以為是我衣服哪裡沒有穿好,或者是背後被貼了諸如『笨蛋』、『眼鏡仔』什麼的標籤,後來我才發現,其實不是。」

  將麥克斯明按坐在椅子上,喬書亞站在他的面前,拉著他的手微低著頭,像個無措的孩子。

  「其實是我根本不夠了解你,所以即使我想扮演『麥克斯明』這個角色,在別人眼中看到的仍舊只是個『看起來有點像,但好像不是平常的麥克斯明』的人而已。」他微微勾了勾嘴角笑著,說出來的話卻完全相反。「我有點受到打擊了,總覺得有股深深的挫敗感。」

  麥克斯明抬眼看著他,看著桌上的酒、食物以及小道具,突然開口問了:

  「你覺得麥克斯明.里伯克列是個什麼樣的人?」

  「咦?」

  「愛錢、自我、勢利眼、個性惡劣、無情、人際關係差、說話不中聽?」

  喬書亞摸摸鼻子。「……唔,也不盡然那麼差吧。」

  「一般會那麼認為吧。」麥克斯明說,「可是我最討厭的也是錢,有時也會作些沒有利益的苦差事,也會不忍心,看見有人落難時,即使覺得麻煩,最後還是會伸出援手──會這樣作的就不是麥克斯明了嗎?」

  喬書亞搖了搖頭。

  「你問我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也只能就自己的了解與印象回答你,正如同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部分的我,我所知道的也只是我所明白的自己。連我都無法完全了解自己,你要怎麼了解這個不了解自己的我?」繞口令般的說完這麼一串,麥克斯明從鼻孔裡哼哼了兩聲,「想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還不如趁還沒完全冷掉時把東西吃一吃……自己坐,不要以為我會替你留一份。」

  被麥克斯明的那一串話繞的有點混亂,喬書亞乖乖的聽話坐了下來,小口小口極具教養地咬著蜂蜜麵包,慢慢消化著。

  沒有人能完全了解另一個人,每個人總有不為人所知的部份,他很清楚。然而即使清楚,依然會受到情緒的影響將自己繞進死胡同,為了在麥克斯明眼中沒有必要的事情獨自折磨著。

  因為對他而言,那是必要的。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想要更加了解這個人,他的一切、他在想什麼、他的一舉一動是為了什麼。

  太想要好好珍惜,所以沒有辦法那麼豁達的說出不重要、無所謂之類的話。

  「喏,別顧著吃那種隨便都能買到的東西,克林茲沒別的拿手了,就一道海鮮香腸還端的上檯面,吃這個。」說著自己不會留一份的麥克斯明,在狼吞虎嚥地吃著自己那一份時,極其順手地伸手撈過喬書亞咬到一半的蜂蜜麵包,塞了盤海鮮香腸過去。

  喬書亞有些怔楞地看著手中的海鮮香腸,在麥克斯明又皺起眉頭時拿起叉子吃了一口。「……好吃。」

  「什麼好吃,還可以而已啦!這種話千萬別當克林茲的面說,那傢伙聽到了肯定會驕傲的和什麼一樣……」

  聽著麥克斯明的數落,喬書亞靜靜地吃著海鮮香腸,看著懸滿一室無風自搖的精靈草,輕輕的笑了起來。

  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傻。為什麼會覺得寂寞,會想要成為這個人呢?

  明明不論什麼時候,自己都是被他放在心上的。

  明明比起已經預料到的結果,意料之外的舉動才是讓人喜悅的。

  德莫尼克,果然只是看起來聰明的笨蛋。

  喬書亞開心的笑著,笑得越來越開心,直到纖細的雙肩也開始顫抖著。

  「──所以我說……嗯?你笑什麼?」

  「麥君。」

  「啊?」

  「這麼多的精靈草,你拔了很多天吧?」

  「還好而已,如果不是有幾個冒險者哭著跪下拿錢求我分幾朵好讓他們回任務,本來應該更早回來的……」一不小心順口回答,麥克斯明在反應過來後立刻解釋:「我、我可不是特地去拔的!只是任務剛好路過,覺得這東西還挺好看還可以賣錢所以才……笑什麼笑?就說了才不是……」

  「麥君,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生日禮物。」

  「你!」被一句話制住暴跳,麥克斯明瞬間接不下話,只好狼狽地胡罵了句「囉唆!」後轉過頭表示自己不想理他的決心。

  「麥君,明年你會送我什麼呢?」

  「囉唆囉唆囉唆!明年不送!沒有明年了!」

  喬書亞已經笑到快將臉埋進盤子了。

  這個人,只是太習慣用不耐聽的話來掩飾自己的害羞以及臉皮薄而已吧。看著那紅透的耳根,喬書亞想,他大概又稍微了解麥克斯明一些了。

  

  啊,生日快樂。

  

  

    
Free Talk

按照慣例(慢著)其實還是遲到了。T▽T

儘管遊戲有玩、小說有看有收,但不諱言的是,遊戲還在玩時我也只熟小愛線劇情,而橘子收了後完全沒再碰過TW的遊戲,因此很多關於遊戲的部份其實印象不大深刻了;而小說,姑且不提小說被我放在家裡沒帶走所以無從一邊翻,即使在手邊我也………真心不是格外嚴謹派的。所以這造就了我寫的麥喬其實通常都是小說混遊戲,混的亂七八糟的世界觀,能夠容忍而且沒有───至少沒有直接吐槽出來的讀者真的萬分感謝。(跪)

然後,開始時只是想寫個「喬書亞cosplay成麥克斯明在外面敗壞(?)麥克斯明名聲的故事」,至於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這實在是個謎。胡思亂想的小公爵、傲嬌彆扭的小麥…這真是太美好了,我完全克制不住自己怎麼辦。Orz

有種熄滅很久的愛瞬間爆燃的感覺。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最近才終於弄到德莫尼克來看,一看之下....麥喬怎麼會這麼萌!!!
兩人的缺點明明多的跟篩子一樣,再一起卻美好的讓人都化了~小說還沒看完,遊戲根本沒摸過,卻已經深愛著他們了!

陽星:2012/12/27(木) 21:25:32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