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7.19

【觀後感】動畫、刀語

依舊是Lag很久很久,不過總之終於看完了。
~( ̄▽ ̄)~(_△_)~( ̄▽ ̄)~(_△_)~( ̄▽ ̄)~


有吐槽有推廣有莫名其妙的啦哩啦雜,
因為只看過動畫沒看過小說所以一切都是依照動畫在推斷的這樣。

算是一開始不喜歡,看到中途覺得還不錯,
結局時有種「嘖,是好作品啊」感覺的一部。



雖然是完結一段時間的動畫,可還是提醒一下底下有劇情捏他。




總共12集的刀語,對我來說喜好程度大概就是…
1 - 4 這什麼鬼,太多吐槽點了吧?
5 - 8 咦?情況好像有變?再看看。
9 - 12 嘖,挺好看的啊可惡!

……像是這樣子的狀況吧。


開始時內心真的滿滿的都是吐槽啊。
比如第一集時,咎那個充滿槽點的「你就愛上我吧」宣言。

正常人會說出那種為了避免你為我所用卻背叛我,只好讓你喜歡上我的話嗎?
七花在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咎的殺父仇人後,
為什麼會願意跟隨咎,並表示自己會喜歡她,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雖然後面七花自己表示,自己在第一次看到咎時就想和她走,
所以才隱藏了姊姊比自己強的事情,怕咎會選擇姊姊而不是自己,
但還是…覺得很奇怪啊。

七花一開始的設定是不諳世事,基本對於「世界」也沒有太大的好奇心,
對於「人」的概念更是只有自己跟姊姊而已,誠如所言,
咎跟真庭蝙蝠是他除了父親╱姊姊以外第一次看到的「外人」。

那七花對於跟不跟咎走相當關鍵的「知道自己是她仇人之子」究竟是………
不論是同情╱贖罪╱愧疚,那都不像是這時候的七花會懂得的東西啊。



整部作品中,扣掉雜兵,跟七花交手過並且被殺死的人有:

 第一話  真庭蝙蝠(『絕刀.鉋』持有者)
 第二話  宇練銀閣(『斬刀.鈍』持有者)
 第三話  敦賀迷彩(『千刀.鎩』持有者)
 第四話  錆白兵 (『薄刀.針』持有者)
 ------
 第七話  鑢七實 (『惡刀.鐚』持有者)
 第十一話 真庭鳳凰(『毒刀.鍍』持有者)
 第十二話 左右田右衛門左衛門(『炎刀.銃』持有者)


打個分隔線是因為在這中間有很重要的轉捩點。


七花一開始的設定就是…純真過頭。
因為一直以來生活中所接觸到的只有父親跟姊姊,
自己被授予的是怎麼成為虛刀流一脈的「刀」的教育以及訓練,
而不是怎麼作為一個「人」好好的生活,所以與其說是個人,
不如說是沒有自己特別好惡想法的工具。

咎說要取刀,那就替她取刀,說不能傷害到武器本身,那就不傷害。
但對於持刀者本身並沒有任何的憐憫或同情。

七花的不正常是在敦賀迷彩那時彰顯無遺的。

真庭蝙蝠作為一開場就明顯是個反派…還是個噁心的反派出場,
即使不說那種「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咎的秘密,只要我說出去她就死定了科科」
根本就是死亡宣告的話,衝著反派+不帥+噁心這三個要素,
基本上都是非死不可的,被殺了這完全不意外。

宇練銀閣的死也是在合情合理的範圍之內。
作為下酷城的城主,已沙漠化的因幡之地最後留存於此並未離開的人,
宇練銀閣活著的原因只是為了死守那座城、還有那一把武器,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受限於自己是城主,子民可以離開,他卻不能走,早在因幡已經不再有他的子民時,
宇練銀閣其實就已經死了,取而代之在那裡的,
只是無法放棄,死守著堅持有如地縛靈一般的存在。
取走斬刀就是取走他的生命,這點沒有爭議、沒有更好的作法,
如同他問咎的,「我把刀給幕府,幕府能讓因幡變回以前的樣子嗎?」
而咎回答了不可能一樣。
對宇練銀閣來講,死是唯一解,是解答也是解脫。

可是敦賀迷彩那邊就…我看到一度爆走啊!
(作為當時人在線的傻傻,很可憐的不小心目睹了某人爆走亂吼的過程)

對於千刀,迷彩本人並不如前面兩個死者一樣對其抱持著非持有不可的想法,
一即千、千即一的千刀,她將剩下的999把全給了底下的巫女,
而即使是作為原型的第一把刀,她也是將其選擇藏起而不是使用。
迷彩說,那些巫女在到神社以前,都是被男性所虐待,身心都崩潰的女性;
為了讓她們能夠維持精神的正常不至於被恐懼吞噬,所以給了她們刀,
讓她們明白,「我不是只能任人欺凌的」。

甚至迷彩自己也對七花說了(原句大概這意思),
「是不是這一把刀,其實並不重要。
 她們需要的只是『刃物』,能讓她們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那樣子,即使夜裡依然無法安心入睡,但至少她們能夠重新找回正常的生活。
 對你們來說,這刀大概是有毒的吧?可是只要把毒適量的分散開來,那也是一種能夠
治療人的『藥』啊。」

(雖然後面迷彩自己也說了,即使是藥,若是過度依賴上癮那也是種毒)

而決鬥時,迷彩提到這場決鬥有投降的餘地。
為了保護那些受虐的女人,所以她不能輸給七花,但對她自己來說,
只要幕府能夠如約保護她們,即使輸了也沒有關係。
不如說她一開始就是抱持著會輸的覺悟的。

前面兩個人之所以死,是因為有其必然性。
但迷彩的死卻是有選擇性的。

比如這其實是一場可以不要進行的決鬥。
是不是千刀對那些女人來說不重要的話,那麼即使將千刀給了出去,
只要是個「刃物」都能讓她們感到心安的吧。

(此外,作為消耗品而被打造的千刀,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只交出第一把原型,
 讓幕府自己去量產就好…明明設定都講明了就是消耗品,
 是作為「用一把丟一把在戰場上因不過份依賴一把武器,能隨手運用手邊任何
 能取到之武器作為攻擊目的」而打造的說…扣除第一把的原型,剩下999把是
 不是那個買1送999的其實不是那麼重要啊?為啥不能只給原型就好?( ′・_・` ))

儘管迷彩表態這場決鬥沒有避免的餘地,因為她跟七花都有各自不能讓步的原因,
但還是有太多太多太多她可以「不要死」的選擇,
只是七花選擇了最糟糕的一個。

於是我看的震怒了。
咎也在高興七花確實是一把不會猶豫動搖的刀時,發現七花的不對勁了。

後面我是看的釋懷了,但想到迷彩這段我還是…很抓狂。


錆白兵就不提了…這就個可憐的孩子。前面幾話很帥氣的出場,
說是什麼日本最強,結果第四集是七實姐姐的天下,這孩子就快結局時,
被「打贏了呢真是不容易」一句話給打發掉發便當了…………

而第四集也有不得不吐槽的。
姊姊的能力根本不是什麼寫輪眼(喂),而是妖怪化吧?
人家真庭螳螂的指甲還可能能夠說那是道具,是連在服裝上的某種暗器機關,
一發動指甲就會瞬間爆長穿透別人身體。

可是姊姊…姊姊……姊姊那是自己本身的指甲貨真價實的突然「唰」爆長啊!
我看的都想學日和西遊那篇裡面的濕父說句「哇擦你這妖怪開掛了吧!」了啊!!

即使姊姊是作為「本作中真正意義上最強者」,
武力值跟其他人等包括主角不是一個水平線,但有些東西那絕對是開掛了…
比如那個指甲,比如凍空一族的怪力。

「控制力道的技巧」或許是,但「力氣」這種東西並不是技能,
是絕對受限於先天的條件以及後天鍛鍊的東西。

姊姊先天條件不足,相較於本身能力的強大,肉體太過脆弱,
因此先天上姊姊並不俱備那種怪力般的力氣,後天部份,
同樣受限於先天,姊姊並沒有辦法像七花那樣子鍛鍊自己的肉體,
因此「力氣大」這種東西,對於姊姊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

即使要說姊姊學習的是「控制力道的技巧」也不對,因為凍空一族是實打實的怪力,
不必控制。(從粉雪上可以得見,對於七花來說是怪力的力氣,於凍空一族來講只是
「最弱小的力道」)
而控制力道的技巧若好,確實可以讓人舉起重物,
但那也不是在本體極限以外增加上去的,只是一種讓人若是本來拿起一樣東西要花100的
氣力值,在控制下只要花80就可以拿起的技巧而已。

要說的話,就是控制肌肉的方法以及太極常說的借力施力。

結果一句因為姊姊有寫輪眼,看過人家有怪力力氣大的人,
所以就跟著有怪力了。

我說這絕對是開掛吧…………這已經不是技能了啊喂!



不過從第五集開始,
原本過於單純的七花慢慢在執行咎的命令外有了自己的想法,
開始會遲疑、會同情、會猶豫、會愧疚,我覺得那是我開始喜歡這部作品的原因。

這情況在第七話,七花對七實時格外明顯。
雖說七實姊姊那是更加惡劣版,但姊姊對於人命的看法跟「以前的七花」其實有相同性。
並不是在人群中長大的,所以並沒有受到世俗那種禮法的約束,
更沒有道德義理的觀念,對於她來說,所謂的「人」就只有自己跟相依為命的弟弟,
除此以外的只是長的跟自己很像的某種生物。

跟草、跟兔子是沒有區別的。即使殺了也沒有關係。

不是熱衷於殺人,也不是麻木,而是很單純很純粹的「那樣有什麼不對」?
(當然,七花是單純的純粹,姊姊那則是純粹單純的惡質…)

但在「已經開始有所轉變的七花」與「沒有改變,反而更凸顯其這方面特質的七實」,
如此的對比下,以前的七花和現在的七花差異性就變的很大很大了。

不得不說作為一個外掛,姊姊實在是很強大的存在。
特別是死前那個心裡想著要誇獎弟弟,說出口的卻是「你竟然真的下手殺了我」,
這種肯定會讓弟弟心裡從此有陰影的話。

這人實在惡劣到骨子裡去了。(這是稱讚)



再之後就是很明顯已經改變了的七花,開始會體貼會思考什麼的,我覺得那樣很好。
因為那樣的七花變的很好,後面看結局時才會覺得難過。

失去了主人、不再有需要遵守的約定,不再需要保護自己的七花很強,
但是一邊摧毀著自己和咎一路辛苦蒐集來的刀,一路往上走,
那種平板而疲憊的語氣總讓人覺得好揪心。

好不容易才從一把刀,變成了一個人,懂得了喜樂哀怒,瞭解了悲歡離合,
明白了生命的輕重,曉得了該怎麼去珍惜而守護又是什麼,
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選擇戰鬥──好不容易才擁有這一切,
可是轉眼瞬間就失去了。

又回到了一個人,而相依為命的姊姊也被自己親手殺了。

失去了很多很多後,七花成長了,可是這樣的成長一點也不值得高興。
咎在死前說了,能夠這麼死去或許也很好,她可以不用去擔心自己的喜歡只是種利用,
可以不必再把自己的心當成棋子,即使真的喜歡七花,
卻也想著等到十二把武器都蒐集完以後要殺了他了。

咎覺得那樣子的結局也很好,可是那樣的結局我覺得很諷刺。
尤其時咎死時的對白,和第六集雪山上她戲言般跟七花說過的幾乎一模一樣時。
第一次聽覺得那就是個玩笑,挺有趣的還笑得出來,
第二次聽到時,就只覺得作者真是個混蛋!!!!(這絕對是誇獎)


雖然我覺得我也無法想像咎跟七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可是前面一路鋪設下來都給了咎跟七花一個救贖的機會,
結果下一秒就科科你好科科再見這種反差真是…!


然後否定姬是個有趣的人。

因為否定一切所以自稱否定姬,是個…不能稱之為傲嬌因為沒有嬌的成份,
但相當不坦承的人。

嚴格來說是惡役,可是奇妙的讓人覺得討厭不起來。

她跟右衛門左衛門讓我好在意啊。
雖然有人說,結局是否定姬跟七花私奔(否定姬單方面),
可我想,否定姬應該是喜歡右衛門左衛門的。

雖然總是說著否定,尖酸刻薄的挖苦著右衛門左衛門,
可是否定姬對右衛門左衛門的依賴、信任以及重要性還是不能漠視的。
從她對著右衛門左衛門平時駐紮(?)的天花板一個人愉快的自言自語很久,
想問右衛門左衛門要的回答,卻得不到答案時,那個短暫的沉默,
一句「忘了他被我派去暗殺真庭鳳凰了啊…………」,
以及七花將右衛門左衛門的面具丟到她面前,轉告她右衛門左衛門的遺言時,
否定姬的反應與之後她剪去了頭髮,戴著右衛門左衛門的面具跟著七花離開來推測,
我絕對支持否定主從啊!(握拳)

喔,至於為什麼否定姬給右衛門左衛門的面具提上的是「不忍」,
這點個人其實也很好奇。
是指右衛門左衛門「不再是忍者」,而是自己的死衛,
還是指對他…或者什麼東西的不忍呢?我太好奇了。




最後,這整部裡面,許多人物的名字都很有趣啊。
大概是屬於稍微一推敲,會覺得裡面訊息量很大的那一種吧。

當然只是個人的推斷。請原諒我是個對於亂猜別人名字含意特別樂此不疲的人…



首先是咎的名字。



咎的本名是容赦姬。「容赦」這兩個字,不論漢字還是日文,
都有著寬恕、原諒、留情,寬容赦免…這樣的意思存在。

這個字卻是怨仇以及怪罪

在幼年親眼目睹了父親的死後,她就拋棄了容赦,為了對幕府進行復仇,所以成了
而在最後,因為她釋懷,選擇寬恕殺死了父親的鑢六枝,
並且原諒雖然沒有過錯卻同為鑢一族的七花,不再怪罪於誰、不再抱有仇恨,
所以死了。


作者在文字上的訊息量真的很大啊。


鑢一族的名字也很有趣。扣除虛刀流的武藝都是各種花草植物名外,
當家們的名字也很有趣。

創下虛刀流的第一個祖先,是鑢一
然後,主角的父親,是鑢六

主角是鑢七,主角姊姊是鑢七

鑢是姓氏,中間的姓氏估計是代數,而最後則是植物依序往上的部位。
而這裡又有個很有趣的點。

按這種規律來說,理當姊姊是七花、弟弟叫七實才對,(開花結果,先開花才有果實)
可是所謂的實,對於植物來說,是集大成者

七花並不是七實那樣的天才。他所學所會的,僅於父親教授的部份,
而且即使那是他窮盡一生所學的,也不能說就是熟練。
他創造了新的虛刀流技能用法,將前面的招式作成連續技使出,
但真正發現了這連續技有致命缺陷存在、真正將招式靈活運用,
把連續技依照不同情況、對手、時機作活用與應用,
而不是一個死套路從頭打到完的卻是不曾真正被傳授過虛刀流的七實。

七實是天才,所以無法理解努力是什麼,而即使她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
她的身體卻不允許她使用。
(也就是那種身懷要一次花掉9999hp、9999mp的大招,可本身血魔卻是9999hp/3000mp
 的感覺…………七實用任何技能都像在打七傷拳,毀人一千自損八百,而用自己本身
 的大招則是直接自爆了)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真正的集大成者。所以她是實。
而將虛刀流發揚光大的,則是花。



最後是否定姬。

因為否定一切所以是否定姬,但本名據說是四季紀不承。

不承同時是七花和七實生長的島的名字。
而虛刀流的創始者鑢一根,和四季崎記紀有著相當深的淵源,
甚至可以說鑢一族的虛刀流也是刀匠四季崎記紀的精心作品之一。

還是最終絕作。

否定姬的名字可以作兩種聯想,一個是四季崎家跟鑢家的連結;
另一個則是不承。
不承這兩個字本身有著不承受、不接受的意思。

就連自己真實的身份都予以否定,不願接受。
所以她是否定姬。


這種名字的巧思真的很有趣啊我覺得。

[一醉南柯]綜合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