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8.03

【記】關於寫作的一些領悟

半夜跟靈靈稍微閒聊了一下(雖然大多是我在趕她去睡的對話),其中談到…或者該說是問到?總之,聊到了寫作跟生活的問題。(詳細具體問題我忘了,請原諒我的記性跟倉鼠一樣只有三秒的儲存空間……)

有些東西,我覺得是讓我想趁著還記得時記下來,和可能會有這方面困擾(真的會有嗎?)的人說一說的。所以有了這篇可能不算太完善,但總體來說是我這些年來,在寫作上一些領悟與體悟的文章。

當然,這也只是一家之言罷了。





「要怎麼樣才能把一篇小說,甚至是一篇文寫好?」



我覺得這大概是每個正在…或者想要寫作的人都會有過的問題。說實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作才能把一篇小說,甚至一篇文章寫好。要說具體行為的話,真心不脫那三多:多看、多寫、多修改。

但寫作其實並不真的是多看多寫多修改就能做好的事情。

就算給我一整套托老的鉅作,讓我一天照三餐看,看完回頭繼續看,我也寫不出來《魔戒》那樣宏偉史詩的作品。假如只是模仿著照寫,將外皮全部扒掉,內裡仿照著刻意模仿那樣的用詞語氣以及人物揣摩,那麼大概或許可以作到有幾成相似吧……可那樣又有什麼意義?

我想寫的是「我自己的作品」,而不是成為第二個托老啊。

寫作跟繪圖一樣,在最最開始時,一定都會有過仿擬的時期,從特定的某個人某個作品、或者不特定的作者與作品開始模仿,臨摹筆觸,並且在熟悉那樣的筆觸之後開始模仿神韻───但那只是最開始時。

因為還不會走路,所以看著別人是怎麼行走的,慢慢一點一點從爬行開始學起,直到能夠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以後,以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步伐去踏出屬於自己的每一步。

每一個人行走的姿態與背景都不盡相同,儘管我們都曾經是模仿著某個人的姿態,可能不能走出「自己」那是很重要的。

(總覺得會越扯越遠,所以稍微拉回來一下。)

寫作確實需要多看、多寫、多修改,這點我完全不否認,因為這是事實。多看是為了擁有更多的參考資料,明白原來同樣的事物有這麼多不同的寫法與詮釋,而即使相通,每個人的解釋與描述又有著什麼差異;多寫是為了熟悉將想法轉為具體的過程───或多或少,我相信每個人都曾碰過有想法但無法很好的用言語描述的時候。寫作說穿了就是那樣一個動作:將自己所想的,很好的用語言去描述、表達並且傳遞給自己以外的人知道。

至於修改,修改是必須的。除了修正錯字、修正病句以外,很多時候寫的太順手太快樂,作品中會存在很多作者自己沒有發現的盲點───也就是作者自己以為說了,可其實什麼也沒講的狀況。

可以暗示,可以故意吊人胃口,但不能什麼都讓讀者去猜。即使要讓讀者猜,也要把提示都先埋好。

不過也不是多看、多寫、多修改就能把一篇文章寫好的……至少我個人覺得不能。

多想、多觀察也是必要的。





前面也說了,跟靈靈閒聊時,靈靈提到了關於寫作跟生活的問題,詳細記不得了,不過好像是問生活跟寫作的關聯?唔,這個就先不管了。

老實說我覺得自己的現實是非常貧瘠的。(雖然我知道這句話聽起來超中二,跟「我是個憂鬱的人」一樣快成為中二必備開場詞,可我還是得這麼講啊!XD)

所有跟我交情比較深的人都知道,我的生活活動範圍之小,大概就只有工作場所(還在讀書時就是要上課的該間教室)→ 家裡電腦前面(還不能算我家,我家我最常蹲的只有電腦跟床前,其他地方幾乎不路過)→ 家附近的店家(覓食所需,活動範圍約步行五分鐘路程)

每個月的手機開銷不超過兩百元,基本上沒人會打電話給我,我也不會打電話給人;即使是住了十幾年的老巷道、看我長大的老店家,基本我跟他們的對談時每句話也不會超過五個字(倒不是我這人沈默寡言,看我的日誌都知道我是廢話君);從小到大接受老師最多的評價是懷疑是不是自閉症或心理有問題所以無法融入人群。

放假時基本不出門,我沒有那種會三不五時相約出門,或者是看到了什麼好玩的有趣的好吃的任何事物時,會想揪一起出去吃出去玩的朋友。(雖然我覺得這有一部分是因為我給朋友的印象一直是常常三不五時因為缺錢所以得餓個幾天,導致即使是會找我的朋友也不大敢找我,這點我深感抱歉XDXDXD)

網路上這樣的狀況好一點,但其實也沒真的好到哪去。

不要說偶像(我對於偶像明星們的印象大概還保留在蔡依林出〈天空〉專輯那時吧…),連續劇、新聞、時事、美容化妝…什麼的,我基本也跟現實完全脫節。所以被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們搭話時,我永遠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們繼續話題…請稱呼我為話題終結者,一旦脫離宅領域的話題,我就是個句點。Orz

總之我是個生活除了宅(不論是字面意義或者OTAKU意義)以外沒有其他的人。而且偏偏連想說自己宅都還不夠格當個稱職的宅…不要跟我聊新番,我至少一年以上沒追過新番了…(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新番是路人…)_Orz


不對,我不是來比生活貧瘠的啊!

我要說的是!雖然我的生活一點也不豐富,還很有朝退休老人發展的跡象,可是,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影響寫作啊。

生活多少會影響到寫作,這個是承認的。每個人寫作的風格跟其思考及人格有關,而思考及人格是在長久的生活中日月累積出來的,我不會說生活跟寫作完全無關這種話。

但一個人的生活貧瘠與否,和他的創作並沒有關係。

或許貧瘠狹小的生活會導致創作不夠宏觀、不夠大氣磅礡(因此也有人說,台灣的作者創作無法像大陸、西方國家一樣來的宏偉,因為狹小的台灣培養不出那種開闊),但並不會因此讓創作顯得遜色。

創作是否精彩,最主要是在於作者內心的世界夠不夠豐富。

因為創作本來就只是作者對於自己世界的一種呈現手法,不夠富足的心靈無法孕育富足的作品。

而那個「世界」中有些什麼,可能創作者本身都無法很好的去訴說吧。為了讓「世界」富足,創作者必須時常保持客觀的觀察,還有多面向的想像,不能太快被主觀所抓住,因為主觀會影響對於一件事物的觀察。

假如會因為反感討厭而全盤否定一個人,無法看到對方的優點,那是很糟糕的事。每一個人都是最好的圓,有著不同的面、還有不同的故事,是活生生會走動的素材匯聚體。若是單純的否定了一個人的其他面,會錯失的東西是很多很多的啊。

或許這麼說有點糟糕,但想要寫作的人,為了豐富自己的「世界」,是必須牢牢的緊抓住每種一閃而過的情緒,並且去解析它的。

高興了───為什麼高興?高興的表現是什麼?高興之後的表現是什麼?為什麼?

悲傷了───為什麼悲傷?悲傷的表現是什麼?悲傷之後的表現是什麼?為什麼?

同樣的一種情緒必須去不斷反覆推敲,同樣的事情,要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以及發展。能夠被想到的都是屬於自己的,而怎麼讓被想到的東西變的更加具體更加充實,那要看在「世界」中被存檔的元素有多少。

現實中沒有體驗過的情緒,就以可能相似的去強化思考,而完全沒有的,就去想像。

不管是自己的,或者別人的,所有看到的事物都不能只是看到而已。要去觀察、要去思考,要去試著將那樣的情緒儲存起來,然後在日後試著一邊回想揣摩,一邊將其付諸文字。

沒有任何虛假的情感能夠讓人感動,除非演技高超。

我一直都那麼說的。對我來說,連作者自己都能被深深感動的,就是好文章。若是連作者自己都無法有所感觸的作品,怎麼能指望讀者會因此而感動?(當然,也不能避免這本身就存在盲點───很多時候,作者所表達的不到所想的一半,而作者自己身為作者、自己明白所以在回頭看時腦內補完一切完好;讀者卻因為不完整的文章而碰到了斷層,接收碰到阻礙)



要怎麼樣才能把文章寫好,我想,在多看多寫之餘,先把自己的「世界」豐富起來比較重要吧。不論是情感、或者文字,都好好的去獲取吧。

有想要描寫的事物,卻沒有很好的文字能去描述;以及擁有很好的文字,卻沒有辦法找到相對應的情感去傳達,即使再怎麼描寫,也是很片面很旁述的情感。我覺得這兩者都是很可悲的事情。

然後,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雖然這句超慫的可我還是要這麼講。

寫作的人最不擔心撒鼻息啦,沒朋友又怎樣?生活單調乏味又怎麼樣?只要閉上眼,腦中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就會被打開喔,在裡面可以創造一堆的Wilson(不知道什麼是Wilson的,請把Wilson+排球當關鍵字去找)當朋友喔~☆



即使是虛擬的,也要在想像中將其補完的像真實存在的。

有辦法掌握這種想像→腦補→用文字描述的人,就能寫出很好的文章。即使沒有辦法用文字很好的描述,即使只是單純把想法、把情緒表達出來,能夠表達的盡可能完整,並且稍微加上一點文字修飾的人,也能讓人覺得那是「想要繼續閱讀」的。(長篇的髒話發洩就…例外)

不會寫作文章或者小說,但是心情日記卻優美豐富的人也是很多的啊。只是他們還不知道怎麼把那樣的情感和表達有章節的打散然後重新組合起來,變成一個故事而已。




喔對,然後還有一個很重要…也是很多人弊病卻不自覺的。

千萬不要以為看起來很艱深很文言就等於很好很強大,這絕對是盲思。白話沒有什麼不好,拜託不要刻意去追求所謂文言所謂古典,尤其當寫的文章根本不是中國背景古代取向文人設定時…否則看起來都只能用八個字形容:不倫不類,哭笑不得。

這種感覺就像,好好的遊戲名字取個小強不好嗎?偏偏硬要取成↖煞气a小強↘、卍小強卍、醉i老婆a小強…之類的(對不起我知道這爛梗,可我…想不到更好的例子了,請原諒我就是個爛梗王Orz)。自己覺得看起來很霸氣很煞氣很強大,可在旁人看來就是五個字:中二又傻逼。

那種刻意文藝的寫法,過個幾年心智稍有成長後,回頭再看會不想承認那是自己寫的…過來人關心您。

就這麼想想吧,即使是古代,對於古人來說,文言文其實也是他們的白話文啊,那麼又何必現在的我們那麼要求自己來個文言路線,彷彿不這麼走就不夠文藝呢?

刻意是不可取的…太過刻意的文章,只會讓人感覺到距離,不論雕琢的再怎麼美麗,也還是冷冰冰的無法有所感觸。須知墨意藏胸中,文章自天成,能表達出自己所想就夠了,優美不等於文藝更不是刻意啊!

很久以前我也試過文藝一把,也不是說真的寫不來,硬要寫也還是有幾分樣的,可寫著寫著,那有什麼意思呢。骨子裡我還是個粗俗的人啊,再怎麼文藝我也偽裝不了林妹妹,我充其量勉勉強強就只能算個…劉姥姥吧。(…TUT)

那勉強什麼呢。就這麼放鬆下來好好的說人話不好嗎…想通以後我就不裝文藝了,反正我不是那塊料,給我條帕子我就想拿來擤鼻涕,不會拿來嬌羞掩笑或者嘔兩口血啊。

雖然都說要修飾要雕琢,但是,過猶不及,這務必謹記。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4) 

Next |  Back

comments

除了筆法以外,內容簡直像是我夢遊寫的 XDDDD

生活貧乏 +1,
偶像也很不熟,完全寫不出同人
手機有時候一個月只打兩塊錢

--

但是關於「感動作者的文章才有可能感動讀者」這一點,
我想我會打個問號上去。

在完成作品之後,
作品本身的評價其實跟是否能感動作者本身沒有絕對的關係。

一篇作品是否感動人,有許多種面向,
會因為閱讀者解讀方式以及感受能力的不同有不同的解讀,
造成了不同的理解、因為聯想或者經歷得到感動。

我是這樣想的w

森:2012/08/13(月) 12:18:55 | URL | [編輯]

是那樣沒錯,基本上作品完成後,作品所獲得的評價、以及讀者在觀閱作品時的想法,那些都已經和作者無關了。

在完成了作品的當下,作者就已經抽離作品本身,但痛苦會過去,美會留…(被巴頭)

咳。

「感動作者的文章才有可能感動讀者」,這句話比較準確點來說,
大概就跟「作者自己都覺得厭惡的作品,怎麼能期望讀者會去喜歡差不多吧」。

讀者會怎麼想、會不會感動,這個是無法臆測的,
在確實有讀者出來訴說以前都只能想像,可能會有、可能沒有。

但每一個作者都是自己的第一個讀者。

從構想到慢慢開始著筆,作者是最瞭解也最不瞭解故事的讀者,
看到的東西比起其他人來的單純很多,或許沒有別人看的仔細,沒有別人看的那麼豐富,
可作者埋藏在每一段文字下面,曾經想過、取捨過的那些自己最清楚。

如果深曉那些的作者,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去認為他的故事是值得感動的,
那麼我覺得,真的不要太去思考會不會有人被自己感動比較好。

我想沒有哪個作者,會認為自己一邊在寫的過程就覺得「好爛超爛的,這根本是垃圾啊」的文放上網的話,會有人喜歡。認為全世界都繞著他轉,以及故意反串的那種不算。

有句話說,想被人愛的話,就要先愛自己。
雖然我一直覺得這句話是屁話,有些人不愛自己也有人愛他,有些人就只有他會愛自己。

可是放在寫文上我覺得勉強還是能看的。
作者自己都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感動的文章,真的不要指望能去感動人。
儘管網路無限大,各種人都有,但如果只是抱持著:
「就算我寫的東西很爛,我自己都看不懂,可網路這麼大還是會有人喜歡能看懂啊~」

……這樣子想法的話,那麼這種作者也沒什麼好講的,因為他不會想去把文章寫的更好了。





作者要先用作品說服自己,才能讓作品去說服他人。

某莫:2012/08/13(月) 20:43:17 | URL | [編輯]

意外回得好快而且很詳細。

我並沒有否定的意思,但是確實有種狀況是、作者很認真寫了而且盡了全力,
但是自認為表達不好,所以不喜歡、或者沒有被感動。
但讀者從文字中獲得了感動而非常喜歡,像是這樣吧?
感動就像吃東西的口味一樣很難預料的XD

況且,作者可以用作品說服人、也可以單純作為表達,
像是喃喃自語那樣說著自己的事情、或者自己架構的世界,並沒有要說服別人認同。
理解與認同是不一樣的事情,
雖然我理解了你的意思,但我還是覺得未必呢。

與其說是作品說服人,倒不如說是被觸動吧,比起說服這個詞彙我更喜歡這樣的說法。

森:2012/08/13(月) 23:32:33 | URL | [編輯]

比起說服確實觸動比較好。

不覺得是否認呀,怎麼說,
感覺比較像是沒有想到的另一種想法這樣。XD

然後,我想大概可以這麼說。(認真)
或許作者本身是否被感動,這件事情…或者這個經過並不是必須的,即使拿掉了「作者的感受」這個因素,也不能否認讀者或許還是能夠有所收穫。

不過,我覺得那個是基本入門款。

就像武林高手修煉到了最高境界,無招勝有招,
飛花落葉在手裡都是武器,不再需要制式形式上的刀劍(這又什麼形容),
可那也是成了高手高手高高手以後的事。

能夠把文字運用的很漂亮很好,並且已經習慣的人很厲害,
即使只是寫些日記、絮語般的瑣事,也能夠讓看的人覺得那是很舒服很優美,
並且想要繼續閱讀下去的。

其中不一定刻意,不一定有心,可是已經陶養出來的文字就是那樣,
會覺得喜歡、被吸引的人就是會。

但是那是稍微進階以後了。

對於還沒有辦法很好的去使用文字來架構自己的世界,
沒有辦法很習慣、自然的去使其穩定,連自己思緒中的世界應該是什麼樣子,
都還渾渾噩噩無法辨清的人來說,
能不能夠找到既是作者又是讀者的「自己」很重要,因為那是一個方向。

讀者想要看什麼,不清楚。怎麼樣的故事會被喜歡,不清楚。
要怎麼做才能夠寫出一個讓別人都喜歡的故事───

這種都還沒辦法好好爬就想著要跑的想法,很多人都會有。
然後有些人會找到方法慢慢成長,有些人試了幾次找不到方法、摔了幾次就乾脆放棄,
有些人就這麼坐在那裡,想著這些問題想了很久很久然後就變成了化石。

我覺得,那不如就先寫個自己會喜歡的故事吧。

假如在創作的世界中找不到方向,
那麼在能夠找到方向感以前,就拿自己做定位,從自己喜歡的方向開始走起,
從自己喜歡的開始寫起。

有的時候突然覺得迷惘了,站在原地發呆,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要站在這裡,
又或者有哪裡想去,找不到個方向時,我就會這麼想。

其實吧,會開始寫作也不是特地為了誰,只是因為想寫,因為想說,
因為有喜歡的想看的還找不到別人很好的詮釋能夠滿足我,
所以我才選擇了拿起筆、架起鍵盤開始創作的。

那為什麼我要思考那麼多,思考到最後總覺得自己怎麼做好像都不對,
怎麼選都感覺擔心受怕諸多猶豫呢?

寫作明明唯心而已。

然後想想初衷,想想自己只是想寫個開心的、自己喜歡的故事,
就覺得還能夠繼續寫下去,覺得那些煩惱其實也不算什麼。

我想說的,喜歡的、愛的還有那麼那麼多,
怎麼會寫不下去呢?

我最希望那些總是煩惱著怎麼寫才會被讀者喜歡的作者明白的是這點。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喜不喜歡。

某莫:2012/08/14(火) 00:29:49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