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8.12

【心得】綠痕 - 國師(陰陽卷十二)

等了好幾天終於拿到心愛的《國師》了,小人此刻的心情就像 Get 師父父抱抱的小燕吹笛一樣樂不可支。(這什麼形容詞)

底下除了傻笑跟傻笑還有傻笑外,還有滿滿的愛跟免不了的小小吐槽,此外多少有點劇透,情況嚴不嚴重不肯定,總之先說先安全。

~( ̄▽ ̄)~(_△_)~( ̄▽ ̄)~(_△_)~( ̄▽ ̄)~ (歡愉之舞)


繼續防劇透安全頁的蝴蝶頁版〈國師〉文案:


  她總調侃喚他傻鷹,他卻覺得她更傻。
  分明是個心軟得緊的愛笑女孩,
  卻為這座人間,與他咫尺天涯──

  血染鮮血的人后,拯救蒼生的國師。

  自囚宮中的她不再見他,卻塞了個猴崽徒兒給他,
  只為放他自由,只因怕他寂寞。

  可她如何不懂,從愛上她的那一天起,
  他這修羅就有了──寂寞……











到這邊為止都還是防止劇透的安全線~

~( ̄▽ ̄)~(_△_)~( ̄▽ ̄)~(_△_)~( ̄▽ ̄)~






首先我還是要先吐槽禾馬的文案。
(打馬大爺家的文案變成現在這款後,我沒一本寫心得時不吐槽)

雖說我最喜歡的〈陰陽〉的文案──之前的──都是痕姊寫的,但我記得以前馬大爺家的文案,一沒有現在這麼冗長,二沒有現在的這麼劇透,三沒有現在的這麼能讓人看完文案就退火消衝動啊……?

究竟馬大爺家的文案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變成現在這種每一本的文案不但冗長,而且基本文案看完故事大綱也就七七八八看完了──還很不吸引人呢?

作為一個在書店會用文案選沒看過或不熟的作者書來看的讀者,我表示現在馬大爺的文案讓快要沒書可看的我壓力略大。



然後雖然是我心目中的神明(膜拜一下),雖然我很吃這套而且我覺得今後我大概還是會繼續吃這套下去,可我仍舊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女主角。

沒精力一一去翻舉出實際數據,不過,當我看到紀非破石前(上集剛開始)的那段敘述,大概是關於別人強加在她身上的重責大任時,我腦海中不禁不敬的吐槽了一下:這是第幾個被強加重責大任背後好沈重的女主角?

總覺得從九龍到陰陽到眾神,客棧是歡樂系列所以還好,但多少有點沈重的那幾套,好像都有那麼幾個女主角提到過類似這麼一句,被人為實際或者個人心理的強加責任,弄的她們壓力很大背後很重心裡有陰影之類的。

如果是我錯覺請務必告訴我,最近各式各樣小說看太多,我很怕是我記憶開始錯亂了啊!

吐槽歸吐槽,可我真的是吃這套的。至少目前還沒膩。
只是銀魂看太多,會不小心在不適當的時候突然新八機化一下,不吐槽不快而已。



最後一個吐槽,下集看皇后娘娘鬧鬼界是很開心沒錯啦,不過娘娘一句:「鬼后暗地裏早就不滿她的湯水做得不地道了」讓我當機了一下。

看得懂歸看得懂,意思能通是能通,可那個「地道」還是讓我瞬間合上了書看看封面,確定一下我看的是台灣的言小,而不是大陸的原創小說後才繼續往下看了。

不習慣的語言用法果然還是…不習慣。
其他就沒了。



接著往下都是各種灑小花各種愛心滿天飛了。




打當年〈陰陽〉一本一本出,火鳳子問都還不知道在哪時,燕家小子、國師大人以及某山神,就一直是小人心中那個時不時癢一下的存在了。

從聽到國師無望就開始苦苦哀號著國師國師國師,到眼見國師好像有點希望的滿心期盼,再到國師大人終於粉嫩嬌羞的見客──

我霎時有種「我可以含笑而終了 亓▽亓」的喜悅感,手舞足蹈不足以形容。



(雖然這麼想過後三秒,我發現還有很多我很怨念的作者我很怨念的CP所以我還不能亡)



因為皇甫遲在〈陰陽〉前面幾卷中給人的印象大概是:

陰狠→可比金剛鑽的心腸→能用眼神跟殺氣殺人(?)→
對於(叛出師門的)徒弟毫不留情→除了已死的皇后外眼中沒有其他人→
皇后死掉了,而且情願死都不跟皇甫遲在一起→喔喔喔這看起來就必須是BE啊!


所以一直以來我對皇甫遲的故事,都是抱持著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可說真的即使再來第二個類似戰鬼或劍靈那種,我都不會太訝異的心態。

儘管放羊吃草的國師育兒記讓我發現皇甫遲還有略呆的一面,這種想法在我的心中也沒有改變過。


因此,在正式的閱讀〈國師〉時,我完全無法克制我的表情一直朝向某種又笑又扭曲,若是被外人看到肯定會被說是變態的方向邁進啊…

略呆?這麼說真是太抬舉了,國師大人根本是以身演繹何謂天然呆跟天然萌啊!!(猛搥桌)


在過去,我一直以為,〈陰陽〉系列中的清流是嘲風,最呆最可愛的也是嘲風,頂多再外加一個後來稍微大概可能勉強開了點竅的聖呆,但是這一切全在這邊翻盤了啊!!!!!

想嘲風之所以呆萌,還是因為從沒下過屋簷對人間完全不熟,說穿了完全就是小孩子所以傻傻的,可皇甫遲是個在各界那麼多年走來晃去,數千年來始終如一,一直很呆萌,從未被超越的啊!!!!

我覺得國師大人必須是〈陰陽〉最天然最呆的角色,程度遠在另外兩隻獸身上!!
這呆的傻的臉皮薄的……太對小人胃口了!老闆再來兩打皇甫遲不加辣謝謝!!!!(慢著)

我完全可以理解紀非為什麼一直想調戲皇甫遲,太理解了!我也好想這樣那樣調戲國師大人,看國師大人嬌羞臉紅害羞的別過頭啊啊啊啊啊啊!(被皇甫遲一個七星大法拍成扁的後被人叉出去)



或許是因為〈陰陽〉前面幾卷一直都有從正面或側面陸續提到皇甫遲,所以雖然《國師》拆成了上下兩集,但對我來說,上集一點都不悲也不想哭…好吧我承認我對皇后娘娘真是太羨慕嫉妒恨到我悲不了她。

皇后會死,皇后情願死也不願皇甫遲替她還魂,皇后自私地將人間、將丈夫、將女兒託付給皇甫遲──

──這些都是在〈陰陽〉前面都有提到過的,我不定時會整套複習一下,這個有點熟,導致於我對皇后有先入為主的「負心人」(誤)偏見,認為皇后娘娘就是欺負皇甫遲腦子不大好轉跟死性子,吃死了他佔人便宜,因此真正在《國師》中看到了紀非的故事時,雖然一方面訝異於原來皇后不是玩弄純潔小修羅感情的負心人,但其實於此並沒有太大的感觸或難過。

我訝異的反而是那個皇帝。

虧皇帝名字那麼好聽,叫墨池,以前看〈陰陽〉雖然皇帝影薄,可至少我還覺得帝后間彼此還是有感情的(多深倒不確定),結果他竟然是個渣啊,還是個渣渣中的渣渣,這讓我太訝異了。(雖然自古渣男出皇帝、雖然這就是配角的命,但是我訝異啊!)

對紀非,我一直只有對她可以那麼理所當然、光明正大、得寸進尺的非禮國師大人,感到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羨慕而已。

好好喔我也想要。我從好幾年前就一直很覬覦國師大人了啊。(再度被拍扁)



因為是皇甫遲的故事,因為皇甫遲跟燕吹笛、藏冬一樣,都是在〈陰陽〉這套系列中,時不時出場串個門子留個影子的角色,因此《國師》這本書,其實某種程度上,大概是真正最像系列作的一本吧。

〈陰陽〉的其他故事,儘管最好還是每一本都看過,但其實若不在意那些配角之間關係的話,倒是沒有必要每一本全看,完全可以挑自己喜歡的看,或者是儘管全看也不必按照順序無所謂。

但是《國師》不行。

凡是有出現皇甫遲的、有出現燕吹笛和軒轅岳的,缺一本都不行。

缺了一本《國師》都不會是完整的,不會看見這個同時身負著大善與大惡的國師,到底是怎麼樣以他的方式,一直在守護著這座人間,即使沒有人願意瞭解他,他也不曾放棄,一直在堅守,不曾後悔放棄過。

不會懂得,對於自己一手看顧、一手養大的徒弟,他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看著師徒之間的鴻溝逐漸加深,是怎麼樣默默的將別人對他的所有誤解、畏懼和敵意照單全收,不做任何解釋,也不企圖為自己辯白,只是沉默的繼續遵守著他曾給過的承諾,即使曾經跟他有過承諾的人都已經忘了、走了也一樣。



《國師》最扣人心弦的,不是皇甫遲對紀非的愛,不是紀非對這座人間、對皇甫遲的不忍,也不是她的犧牲或者死亡。

套句打《國師》的消息出來後,每次跟朋友聊起不知道這本的女主角會是怎樣的時,我一定要回答的一句──對這本書來說,女主角根本不重要。

或許存不存在還是有差的,若是故事的最後紀非回不來,那麼即使燕吹笛跟軒轅岳都回去了,皇甫遲的故事還是個哀傷的故事,也許痛楚會減輕一點,但不會得到拯救。

可是女主角是不是紀非,對《國師》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女主角對於《國師》來講,就是個有當然好,但沒有似乎也沒真的差去哪,其實也就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這樣的存在。

重要的還是皇甫遲,還有燕吹笛,是這對師徒間的矛盾,還有皇甫遲不曾動搖過的愛。


這是本言情小說,但其中師徒親情的部份,絕對遠超過愛情的部份來的吸引人。
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啦。

紀非的存在只是讓這個故事能夠走向一個大家都開心的好結局而已。

因為紀非的心夠強大,因為她很清楚的明白她想要的是什麼,因為她敢去爭取,所以在擺脫了生前的種種束縛後她無所顧慮,能夠很坦承的去面對自己的心跟欲望,這點和那邊那邊臉皮薄又彆扭,不敢坦承又不敢面對的師徒相比,真的差太多了。

也幸好她和他們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幸好這位皇后娘娘的強大是剽悍的等級,所以一切都能夠愉快的快樂的沒有阻礙的進行下去,皇甫遲可以繼續過著被人調戲,一不小心把自己天然呆又天然萌的個性暴露的生活,燕吹笛可以面對他其實還是很喜歡這個師父,還是會想像小時候一樣,哭紅鼻子然後對著皇甫遲張開雙手來個:「師父父,求抱抱,舉高高~\(;д;)/」的美好生活。(以上這句純屬美好的幻想)

《國師》能在現在出版,真的很慶幸啊。

再早一點,大概在〈眾神〉左右時出來的話,總覺得這本或許會有爭奪「〈陰陽〉三大虐」地位的可能,畢竟痕姊一向虐讀者不手軟,發便當也不手軟的。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國師》是個讓人心滿意足又圓滿的故事啊。



話說,既然當年都被說皇后都已經死絕了,沒什麼好期待的皇甫遲都能有好結果,那、那、那……是不是再等上個二三四五年,也能夠等到藏冬的故事,而且是皆大歡喜適合闔家觀賞的好結局啊?

畢竟,晴空大佛十世中,那九世的舍利目前也就…用了一顆嘛。

。゚・(ノД`)人(′Д`)人(Д` )・゚。(顯示狀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然後我也開始好奇起了去雁老和尚是燕小子他娘,或者跟他娘有關聯的可能性。
揪竟在整個〈陰陽〉收尾前,申屠令能不能順利的讓兒子認祖歸宗呢?

……總覺得這跟燕吹笛憑一己之力煉出移心換志丹的可能性一樣高啊。



喔,此外不得不提的是,鬼界眾鬼,還有神荼也必須是《國師》中最出色的一眾。

看到他們我的笑容就沒停過,他們是我好心情的來源~☆

雖然鬼界跟神荼一直都是〈陰陽〉中最可憐的存在,但是他們有多可憐,我對他們的愛就有多高…

大概比會一直把燕小子絆倒的門檻再高一些唷!


總之好開心啊好開心,國師一家團聚了,正值叛逆期離家出走的兒子也回家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 ̄)~(_△_)~( ̄▽ ̄)~(_△_)~( ̄▽ ̄)~

[一醉南柯]小說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