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2.17

【閒聊】該睡了

#1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說來慚愧,其實我並不熟悉太宰治這名作者。若論瞭解,充其量也就只是趕著當初青色文學的動畫放映時,為了瞭解《人間失格》是個怎麼樣的故事而看過一次原著,並且記憶薄弱罷了。

「啊,好像是那個還滿有名的作者嘛。好像是自殺的?」

正是如此的印象。就連說淺薄都是羞辱了這個詞彙如此的地步。

儘管如此,在書店閒晃時,書腰上的一句「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卻讓我沒有猶豫直接拿起《離人》走向櫃台。天知道這輩子我最不耐煩看的書,除了課本以外就是那種類似名人的傳記語錄之類的。

然後,稍微的,在每一天搭車往返的途中,花上一點點的時間慢慢的翻閱著。

怎麼說呢?總覺得有種,太宰老師若是被放到現代,大概…毫無疑問的會被說是中二草莓之類的感覺吧。一邊說著自己「就外人眼光看來」優異的部份,一邊訴說著自己感到懦弱、感到膽怯而不斷選擇逃避……看起來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感覺吧。

「你明明過的很幸福,有什麼好不滿足的?」是會讓人想這麼問的呢。

不過幸福這種東西本來也就不是能夠單純憑外在事物去判定的。每個人的理解以及接受度都有所不同。而太宰老師,太宰老師大概就像我很喜歡的那一版《人間失格》的書腰寫的那樣吧。

膽小鬼就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棉花也會受傷。

太宰老師也說了,自己太過於怯弱,總是有太多的不安以及顧慮,所以就連面對幸福都曾經逃避過。

當然我不會是他,但那種膽小、卑怯又充滿恐懼的心情或許能懂。能懂所以一邊哼哼的笑著,一邊繼續翻閱著。有種彷彿自己成了那個說著「我討厭太宰治的書」的人的感覺。

「說著討厭還來到這裡,所以還是喜歡嘛。」





#2

無欲則剛。

真的是這樣嗎?因為沒有什麼慾望,沒有特別想要的,所以隨遇而安什麼都好,其實也可以說是漫無目的的一種吧。無欲或許真的是剛強的一種也說不定,可一旦有所求了,求而不得,那麼瞬間就會陷入茫然了呢。

有時也不一定是那樣事物真的特別好,只是因為那是看準了才決定出手的,所以如果不是選擇那個就會無所適從。要比喻的話───大概就像看準了一顆球用力揮棒想來個全壘打,結果揮棒落空的感覺吧。




#3

今年也不辜負預期,一個感冒得拖上幾個月才能好嗎…?

我都懷疑我若是再去同一家診所,醫生要指責我是去拆他招牌害他蒙受「庸醫」稱號了。




#4

「嘿嘿!你看這個、看這個!這個超棒的對不對!」

逛著街,看到了有趣的東西,興奮的回頭想要和人分享時,才想起來自己其實只有一個人。周圍來來去去喧嘩嘈雜的全是陌生的面孔,於是剛才的喜悅都在一瞬間停住了。

我覺得那一刻會讓人有種想蹲下來把眼淚眨回去的感覺。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