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3.23

【LT】潘朵拉之心

※ 基本設定以S1時劇情為主,部份有出入的地方請海涵。XD|||



【1】


  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都知道,在吉恩帝亞大陸的首都,中央之城艾利亞斯鄰近的郊區外,有著一片被深色樹林重重包覆住,終年不見天日的陰暗森林。而座落在森林最深處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所遺留下來的艾利亞斯前王宮的遺跡。

  為什麼王宮要遷移呢?儘管如今的王宮就在距離人民最接近的地方、當今的聖上也相當愛民,並沒有什麼值得埋怨的地方,這樣的問題依舊讓人好奇的心裡癢癢。

  而答案許許多多。

  地理環境不佳導致遷移、遭受攻擊王宮淪陷所以遷移、在那座王宮中有著太多已死卻還留在這世上的靈魂,受不了每晚的鬼影幢幢於是只好遷移……各式各樣的流言,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因為無法被證實也無法被否認所以栩栩如生。

  但其中有一個是事實。

  如今在那座森林中的,早已不是被遺棄的前王宮,而是由亞修拉的魔女.潘朵拉所建立起來的哥特房屋。

  森林的房子裡住著邪惡的魔女,一旦接近那座房子,就會受到她的誘惑,一旦在裡面迷失,就再也走不出來,只能滿懷著怨念死去,讓靈魂受到拘束,成為魔女的手下,成為在那陰森的住宅裡終日飄盪、鬼哭不止的一員───

  這樣的傳言流傳著,沒有人會去懷疑它的真實,正如同沒有人會去接近那座森林。

  然而對於年幼的雷比.亞倫斯來說,不論是陰暗森林也好、哥特房屋也罷,都是他所能夠遊玩的地點……儘管這個地方並沒有什麼能夠遊玩的。



【2】


  「潘朵拉,潘朵拉,我們來玩嘛。」手中拿著嶄新精緻的小球,雷比仰高了頭,對著懸掛在內屋大廳中間的畫像喚著。

  沒有任何回應。

  「今天爸爸買了新的球給我,我們來玩嘛。」

  沒有任何回應。

  「潘朵拉妳不要老是在醜醜的畫像裡休息,陪我嘛───」

  啪!

  一隻蒼白的手從畫像中伸出,屈指在雷比的額頭上不重不輕地一彈。

  「……說了許多次,抽象派的畫像,不懂得欣賞就別亂說。」有著一頭濃金色長捲髮,穿著華麗紫色洋裝的潘朵拉從畫像露出了上半身,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三天兩頭就跑來打擾她安寧的孩子。

  「潘朵拉!」儘管年幼也能看出幾分清秀端麗的小臉上露出了細微的、像是喜悅的表情。

  潘朵拉豔麗的臉上有些迷惑,以及就連她自己都沒發現的無奈。

  也許雷比並沒有那一部分的記憶,但打從這個孩子第一次誤闖森林接近這房子時,她就認出他來了。認出這個儘管健康卻有著白皙到不正常的皮膚的孩子,正是好幾年以前,那個在父親的懷抱中發著高燒昏迷不醒,被預言著無法繼續存活,因此被父親抱著來懇求她為他延續性命的孩子。

  那樣高潔的人,竟然會瞞著所有人偷偷跑來懇求森林裡惡名昭彰、傳說會拘禁人靈魂的魔女拯救自己的孩子,或許對於天底下的父母來說,孩子遠比什麼來的都重要吧。

  『即使這孩子必須付出生命裡重要的東西──或許是手、腳、健康,甚至是父母之中的其中一人作為代價,你也要我救他嗎?』

  森林中反覆單調的日子太過無趣,潘朵拉始終清晰的記得,那個夜晚當她這麼問著這孩子的父親時,那個男人是以怎麼樣肯定而悲痛的語氣說著只要能讓這孩子活下去,就算必須以他自身的生命作為代價也無所謂。

  於是她和那個孩子簽訂了血契之約,以將來他死後靈魂必須屬於她為前提,將已經踏入了亡者之國的雷比救了回來。

  而這是一個秘密。只有她還有那孩子的父親知道的秘密。

  所有人都只知道,本來被預言會那麼死去的孩子,在父親找到了珍稀的草藥後便慢慢退了高燒,修養過後便恢復了健康。這孩子所知道的,應該也是如此。

  那麼,為什麼這孩子會在不小心闖入後,接二連三地跑來找她呢?潘朵拉始終不明白。

  「你,難道不怕我嗎?」帽沿底下豔麗的臉隨著她壓低上身而貼近雷比,潘朵拉微微瞇起和她的長髮有著相同顏色的眼眸,纖長的十指輕握住雷比細小的頸子,帶著威嚇的低聲問著。

  回答害怕吧。然後,不要再來了。充斥著亡魂的屋子不是生者該來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拿回來的生命,要好好珍惜才對。

  「為什麼要怕?」雷比困惑,「潘朵拉明明是這麼好的人。」

  潘朵拉覺得那是個笑話。

  然而,內心早已枯竭已久的喜悅之情,卻有了逐漸復甦的跡象。



【3】


  接著時間又過了幾年。

  或許對於人類來說,十年是段有些漫長的時間,然而對於早已活了太久的潘朵拉來說,卻像是一眨眼一樣。

  才一眨眼而已,那個站在畫像底下必須仰頭才能看見她的孩子,已經拔高成長為即使不必抬頭,能夠和她的畫像直視的少年了。

  唯有在看著雷比時,潘朵拉才會覺得時間過的是這麼快、這麼快。

  快的讓她連想再珍惜一下那個年幼的雷比都來不及。

  在十七歲生日的那天晚上,避開了所有想替自己慶生的人,雷比獨自帶著蠟燭、蛋糕與禮物,跑來森林深處和她一同慶生。

  「因為我的生命是潘朵拉給的,所以當然要和潘朵拉一起過。」當潘朵拉問起這麼重要的日子,他怎麼不在家裡和父母一起慶祝時,他是這麼說的。

  然而她並沒有任何禮物能夠贈與他,就連想送上一朵鮮花,被亡靈壟罩的這棟房屋、這片森林也種活不了任何有著健康生命的植物。

  「那就種仙人掌吧。」雷比說,「我上次聽人說,在沙漠地帶那裡有種叫做『仙人掌』的植物,只要有一點陽光,即使不必費心照料灌溉也能存活。代替無法離開這裡的潘朵拉,我來種植這種充滿了陽光的植物,等它開花時,拿來和潘朵拉一起分享──作為潘朵拉送我的禮物吧。」

  她笑著搖了搖頭。

  少年俊秀端麗的臉龐上寫滿苦惱,「那……不能這麼想嗎?我的生命是潘朵拉給的,這已經是比千份萬份還要來的更加珍貴的禮物了。」這麼想不可以嗎?雷比這麼問著。

  雖然那是個疑問,雖然明明生日的人是他,但潘朵拉覺得收到了禮物的人卻是自己。

  如此滿足,如此喜悅,濃郁滿溢的無法言語。

  她看著並且和他分享雷比的一切,看著他從稚嫩的孩子成長為青澀秀麗的少年,聽著他生活所發生的每一件大小事情。聽著他說最近皇宮正在招募騎士,他想加入,看著他換下了那一身休閒的衣服,改披上騎士盔甲,聽著他說他成為了副團長,聽著他說前幾日內王宮內有人發動政變,幸好剛好行經此地的旅行者協助他一起平定了這場政變……

  聽他說,他要和愛麗絲一起旅行,為了世界的和平前往討伐亞修拉。

  「我也是亞修拉的一員。」當雷比帶著愛麗絲他們到了哥特房屋向潘朵拉告別時,以迷霧將愛麗絲一行人困在記憶的迷宮,漂浮在空中的潘朵拉輕聲問著唯一清醒的雷比,「你要帶著你的夥伴,帶著那個戴勒族的少女來討伐我嗎?」
  
  「潘朵拉不一樣。」年輕的騎士團副團長以肯定的語氣這麼說。「即使是亞修拉,潘朵拉也是善良的那一方,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

  少年藍色的雙眼毫無雜質,並未因知道她屬於敵人那一方而動搖,仍舊像一直以來與她彼此注視的那樣,清澈透明,乾淨的惹人憐愛。

  潘朵拉嘆了口氣。

  「……可以的話,一點,也不想讓你和他們一起去。」她抬起沒有血色的手撫上了雷比的臉,「你想清楚了嗎?魔王……不,亞修拉不會輕易放過那個戴勒族少女的。」

  「我想和他們一起去。」

  「就算我希望你不要去?」

  輕輕按住潘朵拉撫著自己臉的手,知道潘朵拉所擔心的是什麼,雷比露出了微弱卻珍貴的笑容。「潘朵拉,我和妳約定,我會代替妳好好的看遍外頭的景色,然後,我一定會回來陪妳,和妳分享我在外面所看到的一切。」

  即使雷比什麼都順從著潘朵拉,潘朵拉也從來沒有阻止過他所決定的事情。

  阻止不了,也無法阻止。哪怕是錯誤的,只要是雷比的意願,她便捨不得阻止。

  哪怕清楚此行凶險無比。

  潘朵拉又嘆了口氣,持有摺扇的手一揮,將那些圍繞著愛麗絲一行人的深色迷霧全部收了回來。

  「去吧。」以疲憊的語氣說完後,潘朵拉轉過身往懸掛在大廳牆上的畫像鑽入,不願意再多看雷比一眼。

  而在她的身後,雷比突然大喊著:

  「潘朵拉,我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

  回應他的,只有飄盪在森冷空氣中的咭咭鬼笑,以及潘朵拉殘餘將歿的嘆息。



【4】


  在認識雷比.亞倫斯以前,時間在潘朵拉的身上是停滯的。

  不喜不怒,不哀不樂,即使百年千年也和一天沒有區別,不論外頭的時間怎麼流走,在哥特房屋內的時間都像靜止一樣。

  認識雷比以後,她才知道原來即使她沒發現,時間也依然持續流走,有時她感覺自己只是發了會呆而已,回過神來,許多事物就變了模樣。

  即使清楚雷比死後的靈魂是屬於她的,潘朵拉還是想在雷比還活著時好好的看著他。從他還那麼小那麼小,即使舉高了手也觸摸不到她的畫像,只能不斷喊著她的時候起,到他成為了艾利亞斯大多少女夢想中的情人,到他變得更加成熟而不再只是個青澀的少年,到那頭燦金色的微捲短髮慢慢的褪了色、那挺拔的脊椎慢慢變得彎曲……

  潘朵拉身上的時間不會流走,所以,她格外地貪婪想要看見更多在時間的變化下成長的雷比的樣貌。

  她是那麼的珍惜著他身上由她奪取回來的每一點時間,那麼珍惜。

  可是時間過的是這麼快、這麼快,快的讓人心慌。

  企圖想要阻止流逝,終究也只能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更加挫折慌忙而已。

  時間這種東西,就是這麼殘忍無情。

  垂眼凝視著在魯娜蕾希的清理與裝飾下,穿著與離去時一樣的騎士服,雙手交疊平放於胸腹之間,濃密纖長的睫毛輕覆在臉上,躺在舖滿著白、藍、紫三色玫瑰的金邊棺木中,神情安祥一如睡著的雷比,潘朵拉沉默的蹲下了身,姿態優雅地在棺木旁坐了下來,一手搭在棺木上,下巴抵著手,就這麼靜靜地看著雷比。

  「我將他打扮的很乾淨吧?咿嘻嘻。」背後的惡魔翅膀噗哧哧的搧動著,魯娜蕾希在潘朵拉與雷比的棺木旁來回旋轉飛繞,笑聲既尖銳又惡劣。「剛送到的時候,都是血呢──為了把血跡擦乾並將屍體縫好,我們可是很努力的喔,潘朵拉主人!三種顏色的玫瑰花也是特地花了很多的心血才好不容易弄到的,這樣子看起來比活著的時候還好對吧?咿嘻嘻嘻。」

  潘朵拉並沒有理會她。

  「主人,妳很高興吧?咿嘻嘻嘻。這小子終於死了,死了就安靜了──而且也不會再離開主人,聽起來就很棒是嗎?咿嘻嘻嘻」

  「滾出去。」潘朵拉平靜的說,魯娜蕾希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身影在空中「唰」的消失不見。

  總是充斥在空氣中每一吋的鬼泣哀鳴與飄忽不定的透明影子,似乎也感受到氣氛的不對,慢慢的遠離、消失,將沈重的彷彿會使人窒息的寧靜留給大廳中的潘朵拉。

  她伸出手,先是以手背撫過雷比的臉,接著將掌心貼著他,難捨地用拇指摩擦著。

  曾經只是白皙,仍舊帶著一點血色、帶著一些溫暖的俊秀臉龐,如今只剩下一片冰冷,以及和她一樣充滿著死亡色澤的蒼白。

  那雙澄澈的藍色雙眼,緊緊的閉覆著,不再倒映出她的身影。

  「……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危險嗎……」她喃喃的問,「這就是你說好的回來陪我?」

  其實這沒什麼。潘朵拉想。其實這沒什麼。

  她是負責掌管亡靈的亞修拉,所有被魔王、被亞修拉所殺死的人靈魂都歸她管,雷比和她有血契,靈魂更是屬於她的。即使死了也沒什麼,雷比可以像魯娜蕾希或者亡靈巫師那樣,即使肉體已經毀滅,靈魂卻還存在的和她一起生活著,其實這沒什麼。

  她什麼也沒有損失,原本就約好了雷比死後靈魂歸她,這只是將那個期限提早了而已。

  她什麼也沒有損失。這沒什麼。

  可是,縈繞在心裡的疼痛與不捨,究竟是為了什麼?

  她是死亡的產物,卻為了死亡而感到難過,這是為了什麼?

  靜靜的看著雷比的臉龐,就連潘朵拉自己也不曉得過了多久,她稍微地坐起身子,在棺木旁彎下了身,豔紅的唇輕吻上雷比的唇。

  「……我不會讓你死的。」垂下的濃金色捲髮披散在雷比的臉旁,極近地看著被陰影隴蓋住的雷比的臉,潘朵拉下了決定。

  即使死後雷比是屬於她的,她還是想要看著他繼續長大。

  想要看他成長,看他為了最近新碰到的事情煩惱或者喜悅,看他站在陽光底下,成為一個像暖陽一樣照耀著別人卻不會過於耀眼刺人的人,而不是和她一樣,就此葬送在這永不見天日的森林裡,與任何有著生命氣息的事物遠離。

  雷比.亞倫斯應該活在陽光下。

  這是她,亞修拉的魔女.潘朵拉的決定。

  即使這一次的復活,會讓他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也無所謂。她只是自私地希望他能活下去。

  活下去,然後好好長大。等到哪一天自然老死之後再來陪她。

  潘朵拉的生命無窮無盡,不論十年、二十年她都等的起。

  所以,這一次,請時間慢慢的來,不要再這麼快將她想要好好珍惜的孩子送到她的身邊。

  請慢慢的來。




                            .潘朵拉之心




依然是落落長的後記:
其實我很喜歡S1的劇情,雖然當時我只有過到打完海龍王而已。
(葩娜姊姊之後的部份,即使等級夠,但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個不敢找路人幫我過劇情的俗辣,
 加上當時親友等級高低不一,沒辦法抓著一起去打,所以從研究所開始的副本主線就都不知道了XD)

S2的劇情…儘管也有我覺得改的不錯的,
(比如S1玄武那是肖維爾被玄武迷惑而攻擊玩家,S2改成了玩家被迷惑,而肖維爾形象上更符合劍仙)
但大致上我還是忍不住想唾棄,特別是我原本傲嬌動人的黑月公主,
在S2變成了一個只有嬌沒有傲的公主,本來對愛麗絲深刻的恨也被拔掉了這哪招…T_T

這不是我的黑月啊!(本來就不是妳的)
啊,可是黑月城主好帥,舞扇好帥,我還是喜歡黑月一家。(但不喜歡現在的公主)

潘姊的劇情也是我很喜歡的。S2的更動部份看完後,更喜歡了。
我得說我是死忠的潘姊╱雷比派,愛麗絲就讓她繼續在橋的另一邊哭哭守護雷比的記憶吧。


然後大概說一下一些這篇文裡相關,但大家在玩時或許沒有太留意的劇情。
(雖然S1部份很多都是印象,當年四處跟NPC對話四處看石塔的劇情圖都不見了,啜泣)

1. 陰暗森林(陰森住宅)的位置在艾利亞斯附近。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S2搬家了,但S1時陰森是必須從艾利亞斯競技場借路過去的。
也有雷比小時候常常跑去找潘朵拉的劇情描述。

2. 雷比跟潘朵拉有血契,是因為雷比本來活不久,他爸帶他去找亞修拉,
利用亞修拉的特別力量讓他復活,但代價是靈魂歸潘朵拉。
然後我忘記是所有死去的人,還是只有死在魔王╱亞修拉手下的人靈魂會到陰宅這,歸潘朵拉管了。

3. 潘朵拉跟雷比對對方感情都很不一般。

4. 雷比念念不忘他的仙人掌,石塔也有他想提醒別人替他的仙人掌澆水的劇情…
不過等玩家到哥特房屋找到雷比,他想了想覺得自己也該回皇宮後,仙人掌已經死掉了。
(S1時,哥特房屋劇情過完王宮內會出現雷比的房間傳點,進去可以看到他很難過仙人掌死了)

5. 黑月、愛麗絲喜歡雷比,但雷比喜歡誰這並沒有敘說。(不要跟我說卡茲諾,那是玩家腦補XD)
第一次的契約拿走的是雷比的感情,
(不過總覺得比較偏愛情吧…雖然被形容木訥,但雷比還是有喜歡、厭惡的情緒)
第二次的契約…不曉得代價是什麼,只知道跟愛麗絲有關的記憶似乎消失了。
(但那個是因為雷比被魔王打死時,記憶散落變成了石塔)


再說下去會沒完沒了,總之就是我很喜歡潘姊。(←直接跳結語)ˊωˋ
本回依舊感謝觀看。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