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3.23

【LT】槍與玫瑰(上)

  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事情,都必須獲得別人的認可,
  才代表那有價值並且值得被珍惜。

  須知,玫瑰即使不叫玫瑰,
  亦無損其芬芳。






  ※



  在鄔恩斯將臨二十年的人生裡,其中大部分的時間,她對於既是鄰居大哥、又是同行前輩、湊巧好死不死還是她目前所屬冒險團BOSS的菲德里所抱持的情感,絕對是鄙夷唾棄高過於尊敬,大約是100:99那樣的程度。畢竟從小認識到大,不論菲德里在外人面前表現的多麼有涵養、多麼充滿神秘與憂鬱,在鄔恩斯的眼中,那全部只能簡化成兩個字:欠打。


  打從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被菲德里睜著眼睛耍著玩後,她就再也不信任這個會一邊溫柔的笑著說「好啊」,回頭馬上翻臉賣人當沒這回事的前輩了。套副團長的名言,菲德里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傢伙,這世上會相信他的話,並且將其放進心裡深信不疑的只有兩種人,傻子還有他兒子。


  然而儘管這麼說,儘管她從來不曾承認過,對於菲德里曾說過的某些話,她確實還是深信不疑的。


  所以她才是個遊俠,還是個遊俠,並且在不久前正式通過了試驗,獲得了神槍手的執照證明,從今以後可以堂堂正正地舉著雙槍,像她從小到大對著鏡子比劃過無數次的那樣,在人、或者魔物面前擺出她自認最帥氣的姿勢。


  在她說出自己想成為遊俠時,每個人都用著喜悅而羨慕的眼神看著她,真實性有待質疑地提前向她祝賀,紛紛爭先訴說著成為遊俠有多好,成為槍手有多好……聽多了很多很多美好的事情,讓她總覺得,選擇這個職業真的是太划算了。


  只有菲德里一個人抱持著不贊同的意見。事實上在遊俠工會裡,菲德里總是干擾工會吸收新血,拼命把人慫恿去騎士團的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鄔恩斯並不清楚既然菲德里那麼喜歡騎士,那麼他為什麼會選擇當個遊俠、當個槍手,但她還清楚,菲德里勸她不要成為遊俠時所說的話是真心的,哪怕她聽不進去。


  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或許遊俠……特別是手持弓箭,「和愛麗絲一樣」的遊俠們是很吃香的,不論到哪都吃的開,既強力又搶眼,是安居樂業不諳搶怪學問的人口中必須照三餐懷念一次的職業。


  可是,菲德里的看法卻完全不同。


  他說遊俠這個職業,太自由,所以太孤單了。


  作為一個好的遊俠,必須要有精準銳利的眼力、敏捷的反應、以及迅速又不失顏色,要讓看見的人相信自己還游刃有餘的搶怪能力,缺一不可……簡單來說,有沒有隊友影響都不大啦。


  不同於戰士儘管有著強大的破壞力,揮舞武器的動作卻也一樣大導致動作緩慢、也不同於騎士捨棄了攻擊選擇了防禦、更不像法師每一次吟詠都需要花費極多的精神力,所能施放的法術要嘛距離不夠、不然就是距離夠了威力不足或者無謂的華麗動作太多之類的,遊俠所追求的,是靈巧以及速度。


  即使必須捨棄防禦也沒有關係,遊俠是真確地在體悟並且實踐著「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這一句話,哪怕偶爾碰上了棘手的魔物,運用自己的敏捷,連打帶跑的也總能將對方磨死。就算站在一樣的起跑點上,一旦開始跑了,遊俠總是會不知不覺地超越其他人,站在最前面的地方回過頭來等著。


  遊俠的自由存在於沒有職業綁定的困擾,也沒有非得和誰一起組隊否則從冒險者公會那邊接到的任務難以解決的問題,無拘無束,一個人也可以很好的在這個世界行走著。


  但是那樣子太孤單了。


  因為隊友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因為步伐太快,往往回過頭以後,才發現隊友已經落後到自己即使回頭也看不到的地方,所以總是傾聽著類似、相同的話語,總是因為不小心將人遺棄而被拋棄。


  遊俠就是這樣的一個職業,獨來獨往。不論和多少人一起走,到了最後,也只有自己一個而已。


  就像是風一樣,誰也不能抓住、不能要求自由無拘的風停留。


  聽起來或許很帥,可實際上很孤單,假如沒有辦法忍受那種孤單的話,最好考慮換換其他職業,畢竟人不是只要帥就可以存活。在她想要成為遊俠時,菲德里是那麼說的。


  帶著一點不曉得是針對誰的嘲諷、無奈以及一些鄔恩斯並不了解……也不想去瞭解的情緒,長老們都說菲德里只是老毛病又犯了,想替騎士團挖角、妨礙工會收人而已,但鄔恩斯卻不那麼認為。


  那樣濃郁到幾乎快具現化從身體每個細胞放出的情緒,並不是無聊隨便說說就能夠培育的出來的。必然曾有過什麼經歷,才會讓他有那樣的感受,情願不斷挨著工會長老的眼刀也要阻止每個想要加入遊俠工會的人。


  不過菲德里沒有料想到的,大概是他勸說的一番話,反而才是使本來還在猶豫的她毅然決然選擇成為遊俠的主要原因吧。


  同伴什麼的,那種東西她即使沒有也無所謂。她喜歡也習慣凡事率性而為,想到什麼就做,想去哪裡就走,而不是不論什麼事情都要考量到別人,即使看到了喜歡的東西也不能夠衝動。


  雖然老是被說沒有配合精神、不適應團體生活,可是那又怎麼樣呢?她就是不喜歡處處壓抑著自己。


  所以孤單很好,遊俠很好。


  鄔恩斯很珍惜這種一個人沒心沒肺地活著,不必顧慮他人死活的生活,也很樂在其中的在自己的遊俠生活中不斷地貫徹著這樣的精神,偶爾以搶搶別人的怪、佔佔別人的便宜,看其他的冒險者氣到臉都歪了的模樣為樂。菲德里說這絕對是她人格上有缺陷,但她不以為意。


  於是現在,她遭到報應了。


  至少鄔恩斯深深地認為,這一定是上天特地給予不僅不在乎一個人的冒險生活,還很樂在其中的她的報應。


  深綠色的雙槍被插在短褲兩旁的槍袋中,鄔恩斯兩手攀在懸空的鐵梯上,兩腳分別踩著不同的梯格以最輕鬆的姿勢維持著平衡,皺眉看著在她旁邊不遠的梯子上,正一手攀著梯子,一手朝她揮了揮,正笑的一臉陽光燦爛人處無害的騎士。


  她就知道夜路走多了總是會碰到鬼,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


  騎士……或者準確來說應該稱其為聖殿騎士才對。騎士的名字是弗爾貝倫,是她之前在奧列佛的哎唷哎唷城解任務,結果被奧列佛雕像逼的走投無路,摔下長長的階梯時在底下接住了她,某種意義上應該得算是她救命恩人的人。


  弗爾貝倫是個好脾氣並且愛笑的人。至少就鄔恩斯認識他以來,每一次看到弗爾貝倫時,他總是微微笑瞇了眼,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樣,不論她怎麼刁難如何刁鑽,他都能照單全收並且毫無埋怨。


  可假如上天能再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鄔恩斯想,她絕對死也不去……至少在那個時間點內絕對不去奧列佛,也不接那根本像是詐欺的雕像任務了。


  前面一堆諸如挑戰軍艦、挑戰炮兵的任務都是那麼的容易,她甚至還故意在任務完成後多逗留了一下,欺負那些小矮人的同時順便替菲德里蒐集他要的東西,誰能想得到,只是從外頭的原野移到了那座雖然是給這些小矮人們居住,卻大的過份誇張的城堡內而已,這玩弄人般的任務難度就會突然提高啊?


  當看起來就不像能迅速移動的深綠色雕像手中寶劍前端逐漸聚集紅光變成紅色,接著一道光波從劍尖發出,將她右後方的牆壁「嗶」的一聲轟出一個比她手掌還大的洞後,自從踏上遊俠這條路以來,自豪於未逢敵手的她第一次踢到了鐵板。


  防禦力高、攻擊力強、無法擊退──那都算了,真的,都算了。最過份的是,哎唷哎唷城儘管大到足以讓對於矮人們來說是個巨人的她進入,甚至還能爬上他們長長的階梯到達下一層,但也僅止於此而已。


  大約只高出成年男子一顆頭的天花板高度,兩端來回奔跑不需要五秒的長廊,哎唷哎唷城並沒有足夠的空間能讓她發揮她自認技術高超的風箏技巧,對於從來不投資防禦力的她來說,在這種地方碰到那不論外表或威力都只能以「詐欺」兩字形容的雕像,就心情來說,當真只能說是苦不堪言。


  假如不是碰到了奧列佛雕像……或者退一步說,假如哎唷哎唷城不是這麼小的話,她就不必被一座小小的雕像逼的只能逃跑,也不會在下樓梯時,因為奧列佛的長梯實在太細小、梯格太難踩穩而失足摔了下去。


  然後,她就不必從此過著因為被人救了還被看到狼狽的一面,所以每一次見到弗爾貝倫都抬不起頭的日子了。


  弗爾貝倫是好人,但那麼丟人的相遇方式,不論回想幾次都只會讓人希望時間能夠重來而已。


  她可是、她可是即使一個人也應該很輕鬆的遊俠啊!被路人拯救什麼的,必須是奇恥大辱!


  「任務又碰到困難了?」弗爾貝倫看看攀在樓梯上不肯移動的她,看看底下來來去去不斷扭動著背上的短觸角,有著七彩色澤的高大身軀微駝,緩慢地移動著卻始終不肯遠離樓梯下方的考拉拉,猜測的問了一句。


  儘管覺得弗爾貝倫話中的那個「又」字聽起來無限嘲諷,鄔恩斯還是只能含淚吞下恥辱,僵硬地點了點頭。


  和弗爾貝倫的相遇中,最讓鄔恩斯不開心的事,莫過於就像詛咒般,每一次她碰到弗爾貝倫,幾乎都是在她的任務碰到了困難,無法一個人獨力完成的時候。這麼想,就覺得在弗爾貝倫的印象中,自己的形象大概就是個總需要被人幫助的弱小槍手,實在太丟人了。


  而無力洗刷這種印象,則是讓她即使晚上睡覺做夢都會覺得不甘心的恥辱。


  「我剛好也有任務,一起吧。」弗爾貝倫禮貌的朝鄔恩斯點了點頭,對她伸出一手,提出了組隊的邀請。


  鄔恩斯嘆氣接受了他的邀請。


  不論是弗爾貝倫或者鄔恩斯,這兩個過去鮮少與人組隊的人,自從老是在四處充斥著高級魔物的地方碰面、而大多數時候鄔恩斯總是陷於困境後,不管是作為組人的那位還是被組的那方,對於「組隊」這件事情,這兩個習慣了單打獨鬥的人都開始有慢慢駕輕就熟的跡象。


  真不曉得這種習慣是不是好事。鄔恩斯咕噥著又嘆了口氣,在弗爾貝倫跳至一旁台階上為她放完了各種輔助狀態,取下了背著的盾牌與劍跳入考拉拉堆中引著怪時,鬆開了緊緊攀住梯子的手,往下跳的同時快速地抽出了她的雙槍,並於落地後迅速地跑至弗爾貝倫的身後,和他背對背緊靠著,開始掃射著先前曾無數次利用其數量及防禦高、難以擊退以及擅長衝撞等優勢將她步步逼退,使她最後只能狼狽地攀在梯子上不敢接近的考拉拉群。


  即使是現在,她依舊認為組隊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不論逃跑或者想四處晃晃都必須考量到另一個人,以往習慣並且愛用到足以稱得上依賴中毒的卑鄙手段──看打不過了就馬上從包裹中掏出愛麗絲石塔雕刻捏碎,當著那些差一點就能將她擊殺的魔物面前做個鬼臉逃走,將體力恢復了再跑過去繼續磨損著魔物們殘存無幾的體力──這種儘管被人說無恥,卻無比美好的手段,在有了組隊以後也不能再用了。


  不,應該說,假如她不小心習慣性地捏碎雕刻逃走再跑回來,那麼她就必須要有心理準備……關於接下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中,弗爾貝倫雖然什麼也不會說,但那張微微笑著的臉及總是擋在她身前的背影卻明顯地充滿了落寞與哀傷之類的。


  ──妳果然不信任我。沉默的背影就像在這麼訴說著一樣,一點一點錐刺著鄔恩斯以為自己早就沒有了的良心。


  良心不安。在認識弗爾貝倫後,鄔恩斯便開始和這四個字當起了朋友,而且似乎有逐漸變熟的跡象。


  她並不喜歡這種感覺,也不喜歡那種一人活兩人管的旅行模式。


  然而她卻無法拒絕弗爾貝倫每一次的邀請,以及那雙微笑著伸出的手。


  如同名字給人感覺的男性化,鄔恩斯從來不認為自己是需要被呵護嬌寵的女性,許多事情她一個人也能完成,甚至可以做的比許多男性還好,即使被人咬牙切齒地罵成是人妖、男人婆,她也頗能自得其樂的將其視為對她實力的讚美。


  但是弗爾貝倫卻以不會讓人想歪,極其正直,非常「弗爾貝倫」的方式,不是因為她弱小,而是因為將她視為夥伴而保護著她。其真切的程度,讓鄔恩斯不時有種自己是被弗爾貝倫呵護著的寶物……那樣的感覺。


  明明不喜歡被人約束,明明真的想拒絕的話,理由那種東西要再多都能找出來給他看,可被人珍惜地保護著,哪怕是一點點都不忍心讓自己受傷的感覺實在太好,每一次都想著下一次一定要拒絕、下一次不能再接受,於是下一次再下一次,永遠都還有下一次。


  自己遲早……不,是大概已經被寵壞了吧。


  菲德里只跟她說過,若是路邊有碰到落單的騎士可以玩弄一下,借個組隊利用一下,反正騎士們皮粗肉厚不怕怪撞。卻沒有跟她說若是不小心習慣了和人組隊、習慣狩獵時既安全又安逸、習慣了不論如何總有個人會在前面,舉起盾牌為自己招架出一片天地,將自己保護在其中不受迫害,長年在危險中培養出來的敏銳被磨鈍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這樣以後要是拆夥了,自己大概會死很慘吧。大概是隔天就會上遊俠工會會報頭條,標題寫著「某遊俠挑戰不移動狩獵魔物,慘遭不測」之類蠢到爸媽都不會想承認這是自己孩子,徹底笨死的死法吧。


  果然還是不行啊。將雙槍重新上膛,鄔恩斯嘆氣的想。這次任務結束後,就跟弗爾貝倫說清楚吧,說自己果然不習慣組隊的生活,雖然很抱歉但她還是習慣一個人,讓弗爾貝倫下一次若是路邊再碰到,說什麼都千萬不要再伸手救她──


  然後她就可以重新當她即使一個人也很快樂,手持雙槍闖天下,高呼只要她的手中有槍,誰也別想殺死她的愉快遊俠了。


  鄔恩斯美好地這麼想著,忍不住很不淑女的「科科科」笑了出聲,引來了前頭弗爾貝倫一臉奇怪的注目。


  不過,直到後來的後來,鄔恩斯和弗爾貝倫還是下一次又下一次的組了隊,組到後來她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一時腦袋充血,衝動之下決定把這個有好脾氣好體格的男人娶回家而向弗爾貝倫求婚,兩人都結婚好幾年以後,這個美好的想像,依舊只是個想像。


  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某一天弗爾貝倫問她為什麼會選擇了那麼無趣的他時,鄔恩斯也只是歪過了頭,皺起眉露出苦惱的表情,在思索了很久後給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只是因為,在那個時候,突然覺得如果是這個人的話,一起走下去也沒有關係而已。


  雖然遊俠是即使只有一個人也無所謂的職業,雖然她一點也不覺得一個人會孤單寂寞,雖然碰到危險時再也不能掐碎雕刻逃跑氣死對手有點讓人哀傷,可是和弗爾貝倫在一起,基本上似乎也沒有危險的時候。


  遊俠很好,一個人很好,不過,將故事從「一個快樂的遊俠」改寫成「遊俠和她快樂的夥伴」,這樣子的設定,她也不會很討厭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反正她是不承認了。




                           .槍與玫瑰(上)






最喜歡的永遠是後記:


即使不看也不影響的,關於菲德里是哪位的文章:Knight
還有不看大概也沒什麼影響的,弗爾貝倫又是哪位的文章:槍與劍

其實這篇我欠很久了。當初在寫弗爾貝倫時就有打算要寫,
只是當時實在已經心力交瘁,心裡的愛被磨損光了所以就一直擱筆至今。
要我那個時候寫,那麼這一定不會是個快樂的故事,可是這故事本來就要是快樂向的啊──
基於這樣的因素,總之一直拖到了充完電又找回了愛的現在。

不管有沒有人期待,總之反正我要說句久違了☆

鄔恩斯的名字是來自於Whims(率性),音不是很準的地方請不要太苛求。(淚眼)
如同騎士給我的印象就是守護和堅忍,遊俠給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很自由很率性,而且無拘無束的。

於是女主角就有了這麼一個乍看很像男性的名字,而且一點都不淑女。(大笑)
不過正因如此,所以(在我來說)這才會是個必須要快樂的故事。

然後這是上篇,有下篇基本不需要接續上篇看也沒關係,所以我才敢先貼出上篇。(喂)
因為目前自己的電腦還沒修好,還在借用別人電腦,因此基本是訴說笨蛋情侶相處模式的下篇就…
拜託不要太期待,照三餐敲碗什麼碗會壞的(炸)

按慣例,本回也感謝觀看。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