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4.26

【噗浪隨筆】網遊的兩個梗


#1

一個人玩遊戲,玩到最後難免總是會忘記自己本來的模樣。

忘記原來自己也曾經很弱小,忘記自己也曾為了一個任務或者一隻野外精英耗上好幾個小時,忘記不肯服弱的自己在一個人摸索著遊戲的時候,其實也希望過有哪個好心的人能幫幫自己。

等級高了,裝備強了,耐心似乎也就慢慢的變少。

每一天的時間都不曉得花在什麼地方上面,總是覺得一恍神好幾個小時就過去了,而自己什麼也沒作。

然後,慢慢的變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那種人。

盯著DPS統計嘲諷著那些傷害低、頻頻出錯導致滅團的人,在等待個一兩分鐘後便開始不耐煩的反覆催促著快速,就連一點點的小錯誤都不能容忍,認為新手去爬文先作功課是理所當然。

又不是每個人都跟你們高玩一樣犀利。

有些人會這麼說。

他不是什麼大神,作為玩家,他很清楚什麼「大神」只不過是小說裡面的YY罷了。無所謂神不神,遊戲裡只有操作比較好、意識比較清晰的玩家罷了。

而那些操作、那些意識都不是憑空而來。

會嫉妒地說著高玩的DPS好犀利啊、不愧是第一XX之類的玩家,大概是沒有想過,那些他們口中的高玩究竟花了多少的時間以及精神在研究裝備,以及打木樁練手法吧。

他清楚有時候有些事情,其實一笑置之當沒看見就算了,但他沒辦法。

他沒辦法對著那些想著划水就好反正不死人DPS達下限就夠了的人露出笑臉,就像他沒辦法笑著好脾氣的不回應那些諷刺著他是本職第一的人一樣。

即使為此人緣會差也無所謂,他對當交際花毫無興趣。

只是偶爾會有些茫然,他上線除了打打團本、打打PVP,還有什麼呢?

就算一直保持著本職第一的位置又如何,江山輩代人才出,一代補丁一代神,遲早總會有人超越他,頂下這個「第一」的位置。然後他會慢慢的變成還繼續著遊戲的老人們口中緬懷的一部分。

那就是他想要的嗎?

他開始茫然。

於是,他踏上了遊山玩水的旅途。開始一點一點,慢慢的對照著他幾乎空白的成就清單一個一個去跑。

然後…他踢到鐵板了。

看著NPC一邊訴說著自己的淒零身世,一邊向他討著食物,他…忍不住沉默了。

NPC要的食物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只要學習了廚藝技能的大多都會作,甚至部份NPC也會販賣。

但問題是,為了這個節日任務,所有NPC那可以購買到的任務物品都已經被搜刮乾淨了;而他從來不學生活技能;AH大概有賣他也不是買不起可只要想到讓人賺這麼一筆災難財他就心裡不舒服。

雖說已經半夜了,世界喊喊或許也還能收的到,只是某種硬脾氣拗了起來,他就是不想上世界喊讓那些喜歡見縫插針的人有話題能嗑牙。

猶豫了會,他終究還是在地圖頻道打出了收任務道具的訊息。

不曉得該不該說毫不意外,總之沒有人回。

又過了幾分鐘,他又在地圖喊了一次。

不會有第三次了。這一次喊完再等一等,假如還是沒有任何回應的話,從今天開始狂練生活技能,應該也能趕在節日活動結束前做出道具。

一個人面對著嗚咽的NPC,又等了幾分鐘,仍舊沒有任何回應,他默默地召出了坐騎準備回城。

然後,他看到一個穿著破破爛爛五顏六色的任務裝備,身後還被小怪追著的玩家朝著他跑來。

當做好事吧。他想,下了坐騎一個群攻掃掉了跟在那個玩家身後的小怪,然後重新召喚出坐騎。

「謝謝。」

毫無預料的兩個字,突然出現在對話框中,白晃晃的讓他楞了一下。

「因為你的密語沒開,我想說過來任務點這邊不曉得能不能碰到你…你收到你要的東西了嗎?」

仍然是代表近聊的白字。他看了看自己的遊戲設定,果然是將接受密語給關閉的。

「有收到嗎?」

「沒,收不到,不收了。」在對方又一次詢問時,他終於將回覆給送了出去。

下一秒他收到了來自對方的交易申請。

「?」

「同意一下。」那個等級不高的玩家催促著。

他按下了同意,然後看著對方將他任務所需的物品放了上去。

本能性的他按下了取消交易。

「??」

「多少錢?」

「不用。」對方又一次送出了交易申請,他這次沒點同意。

「出,我給錢。」

「真的不用。」

「說了給錢。」

「不用錢啊。」

「……」

「我自己能做的,成本很便宜,不用給我錢沒關係。」

「你放AH一個能賣至少100G。」

「我不是想要賺錢啊。」對方說,他點掉了幾次交易,對方就送出了幾再加一次的申請。「我只是在跑任務時,看你喊了很久,想說半夜人少,我剛好能做能幫上忙而已。」

他沉默了很久。

「我認識你嗎?」

「?」對方茫然。

「還是你認識我?」

「??」

「不認識的話你幫我做什麼?」

「我剛玩這遊戲,誰也不認識。」在停頓了一下後,對方問:「一定要認識才能幫助別人嗎?你有需要,我剛好能幫忙所以我幫你不行嗎?」

沒有不行,但誰會那麼作。他想這麼回答,可送出去的文字,卻變成了:「除了朋友外,沒人會沒條件對別人好。」

「那就當我是個奇怪的人吧。」

這一次他點下了同意,只是偷偷的,在對方按下確定交易的同時打上了金錢。

然後點了對方組隊,點了加入好友,點了將對方收為徒弟。

順便偷看了一下對方的裝備,果然清一色都是任務裝。

「咦?我錢怎麼變多了?」在他開始思考著對方的等級能帶去哪個副本刷經驗時,對方終於發現了自己身上的錢數字不對。「不用給我錢啊!你拿回去!」

拒絕拒絕拒絕,不論對方怎麼點他交易,他全按了拒絕。

「當是師父給的零花吧。」他說,然後騎上了坐騎,對著對方送出了同騎申請。「上來,帶你去做節日任務拿飾品。」

一連打了好幾個驚訝和震驚的表情,最後在他的連聲催促下,對方像是終於認命的按下了同意,被甩上了他的坐騎背後。

其實他沒打算過收徒弟。

其實那個可以拿飾品的節日任務他也沒打算作。

可是,看著這麼一個說著「幫助別人需要理由嗎?」的新手,他突然有點於心不忍。

在逐漸變得冷漠的遊戲中,還有多少人能夠保持這樣的心態?如果沒有人顧養著,這種天真沒心眼的新手,在這遊戲裡能夠玩多久?

也許是夜晚太冷而他太寂寞,所以才會覺得那一番話讓他有些說不出的酸澀和溫暖吧。

他是被感動了,所以,才決定破了例。

………至於那個他不斷和唯一的徒弟說的,即使在當前版本也是相當極品所以不能浪費記得要拿的…節日任務拿到的飾品,上面會備註寫上一起完成任務的兩人的名字,這種讓人忍不住投以關愛眼神的事情,過去只專注團本和PVP的某位師父不知道,新手上路的徒弟也不知道。

而等他們拿到飾品,看著上面的備註兩相沉默了許久後,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







#2

[世界] 浮華:此號已刪,七日後從此江湖不見。

她是個小透明,從以前到現在,或許未來也是個小透明。遊戲裡沒幾個認識她的人,A或不A都不會有人發現因為她毫無重要性的小透明。

可是,她也有她所憧憬的對象。

即使只是偷偷關注,發現對方在主城掛網時會偷蹭過去瞄裝備拉近距離偷拍,就連搭話都不敢,但浮華一直都是她的偶像。

在所有人都不承認她所玩的這個職業,沒有任何人、甚至同職業的人本身都唱衰著這個職業時,只有浮華一個人堅持著以讓人印象深刻的強勢與強大,低調卻逆天般佇立在那,宣告著遊戲沒有什麼真正弱小的職業。

對她來說,浮華就像一個指標。是她所玩、她所喜歡的這個職業的代表。

每當被人嫌棄了、鄙視了,自己心裡難過了想著為什麼自己就要這麼想不開玩這個職業時,只要想到浮華,看著那些他耐心整理出來的技術帖,她就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這麼說或許有些本末倒置,但浮華是支持著她繼續堅持下去的原因。

然後,現在,他說要刪號了。

他說從此江湖不見。

這並不是戀愛,她很清楚。但悲傷和失落並未因為清楚而有所停緩。

那些大神啊高玩啊在想什麼她不知道也猜不到,她只知道她很慌。總有種指標不見了,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往前走、怎麼繼續走的感覺。

她總覺得一定有其他玩著這職業的小透明跟她是一樣的。偷偷的景仰著某個人,偷偷的在心裡叫他大神叫他師兄,偷偷的觀察著,只是這樣就能有勇氣無所畏懼。

於是小透明做了這輩子最不透明最高調的一件事情。

在七天後,浮華的角色被系統正式刪除後,她創了一個外觀和他一模一樣的角色,選了一樣的職業,取了一樣的名字。

然後,操控著這隻山寨版的「浮華」,她密語請求浮華原先公會的會長收她入會。

「全伺服的人都知道他刪號了,妳是想來添亂還是藉他的名聲招搖撞騙?」

「我不想添亂,也不是來招搖撞騙的,我只是不想『浮華』就這麼消失。」她說,「我不甘心。」

「妳不甘心什麼?除了建個號把自己弄的跟浮華一樣,妳能做什麼?」

「我會去學怎麼打PVP,學怎麼把這個職業給玩好,玩的像浮華一樣好,代替他讓那些和我一樣茫然著不曉得自己是不是要繼續玩這職業的人能夠繼續相信繼續堅持。」

「我要用他的名字打上擂台當擂主,這個服的天下第一只能是他。就算刪號,主城前的雕像也應該有他的名字!」

即使浮華不再,她也要榮耀他。



----------------



關於#1:
玩劍三一年多來,有件印象很深的事情,是當初我剛玩時正好碰到七夕活動,大半夜跑南屏作任務,看到一個玩家地圖喊了很久收不到栗米粉蒸肉,於是我就游過了大半個江回到了驛站,看看那玩家還在不在,收到了沒有?

結果對方說沒有,於是我讓她等一等後就…神行回了長安(無誤),從倉庫拿夠了材料後直接作了一份,接著………搭馬車回去南屏…找她。(途中還發生了對方跟我說不必算了太麻煩我了結果我幽幽回答可是我在馬車上了,於是隊方只好很囧的等馬車載著我跑完好幾個塗過去的事情)

跟對方盧了很久,她才終於肯收下我的肉(?),不過趁著我按交易沒注意到時偷放了錢這太卑鄙了…事後還被組隊推了血藍傳了功,現在想想當初我就入了陣營她沒直接拍死我真是好人。

但是那句「這遊戲裡,即使是認識的朋友也沒人對我這麼好過。」我印象真的很深…當晚我還扯著師父問了,師父說,遊戲就是這樣的。真的能夠不在乎利益去對陌生人好的人很少,所以特別珍貴。





關於#2:
那種因為很崇拜某個玩家,所以即使對方刪號了還是會想榮耀隊方的事情…我承認我一直都很有這種衝動,只是沒那個技術跟毅力真心不敢。

#2有兩個梗,一個是清揚百合,一個是WB今天看到的第一藏劍。

不論何時,莫忘初衷。我不想變成我很討厭的那種玩家。

[茶花滿路]噗浪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