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4.26

【噗浪隨筆】雖然不能寫進去,但是很想寫的。

燦亮的劍身「擦!」的一聲刺進了地面,騎坐在音唄胸口上的莫坦坦雙手緊壓著劍柄,從由於低頭而形成的陰影底下直視著他。

「在你告訴我『我想』這兩個字之前,好好想想,那真的是你想的嗎?是需要還是想要,你必須學會怎麼分清楚。過去沒有人告訴你可以,那麼現在我對你說,給我學會用你的心去思考。」

「你說你想和阿里一直就這麼平靜的生活下去,在這句話裡,阿里對你來說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假如你只是把他當成了避風港,當成了避難所,那麼現在你就給我滾出去,滾遠一點。」

「『欲』跟『慾』有所不同,有所欠缺而去想是『欲』,但因『欲』而心生貪念心生妄想時,卻是『慾』。你是打從心底想要得到阿里嗎?即使明知道只是貪心,也想得到他嗎?你有即使可能會將現在安穩的一切都毀掉,也想要他的覺悟嗎?」

「───如果沒有,就不要把話說的那麼簡單。不要讓他對你有所期待。」






-

因為背景體系並不是中文語系,所以基本上不能寫的。(嚼)

欲跟慾,一個是動名皆用,一個是名詞。
老實說除了情慾的用法外,我不是很會分辨。但只說「欲」,感覺就只是有所欠缺,是一種期望、要求、想望。但加上了那個心…那種「想要」的感覺就變的很有力道。

貪婪的企圖著。

[茶花滿路]噗浪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