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4.26

【噗浪隨筆】李將軍

假如人生可以重來的話。

對許多人而言,那或許是相當值得期待、盼望並且願其成真的事情吧。畢竟人的一生那麼漫長,總難免會有那麼一兩件感到後悔或者遺憾的事情。

然而對李將軍來說那並不。

也許並不是十全十美,不過他對自己的人生雖談不上滿意,卻也沒什麼遺憾。總而言之,他覺得自己這輩子過的還不錯。

憑藉著自身而不是家族的力量,一心尚武嚮戰的他,年少得志,打踏上戰場起,便戰無不勝,一路平步青雲,在眾多人既羨又妒的眼神中,從默默無名的小兵成了大將軍,那一切都是他掙來的。

他這一生,殺伐決斷,功過難論。儘管並非不是不曾做出錯誤的判斷導致不必要的傷亡,然而就結果來論,他的抉擇總是最有利的。

在遭人偷襲,瀕死前意識逐漸模糊時,看著走燈般的往事一幕一幕,他捫心自問,覺得自己來世上這一遭,也算是夠本了。

沒什麼牽掛的。

────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李將軍動了動自己的手,十指一握一張來回了幾次,帶著納悶與不解的掀開了戰袍,看著應該被洞穿的胸膛,接著摸了摸應該被劃開,此刻卻不見半點傷口的咽喉。

「將軍,一切都已備妥,就等您發令。」傳令兵恭敬的語氣喚回他的意識,他放下手,一言不發地出了帳篷。

眼前隊列整齊的軍隊,以及一片白銀蒼茫的雪地讓他明白了自己在哪。但這並不合理。他記得這場戰役,這是他升為將軍後率領的第一場仗,北定異姓王。

這是五年前的場景,武年前的人,一絲一毫都沒有改變。

不動聲色地捏了捏自己,感受著北風刮過臉上帶來的刺疼,他終於接受這並不是幻覺,也不是夢。然而不論再怎麼怪力亂神的想法,也無從讓他找出一個能讓自己接受的理由。

應該已經死了的人,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回到了五年前,開什麼玩笑。

李將軍很鬱悶,但這樣的鬱悶並沒有持續太久。

很快的他釋懷了。他想,這或許是天意,註定他命不該絕,於是讓他回到過去修正未來,在被人暗殺前先一步揪出暗殺者然後置之於死吧。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釋懷的李將軍重蹈覆轍地進行著自己第二輪的人生,只是變的更加小心謹慎了些。

然而,五年後他還是死了。

眼前一黑,又一亮,又回到了五年前。

總結了上一次可能導致死亡的各種因素,李將軍鍥而不捨地對自己第三輪的人生展開了修正。

接著,過了五年,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地點,儘管方法不同,但他還是死了。

雙眼一閉一睜,還是五年前。

李將軍變的暴虐無道,變的過份小心,曾與自己稍微接近些的人,不論親疏遠近一個個全讓他弄死了一輪。

但他還是死了。

反覆著死去,回到五年前,企圖修正命運不斷偏離軌道卻還是在五年後死去,再重新回到五年前的行為,李將軍從原本的殺伐決斷,到後來的暴虐殘忍,再到後來的篇積極端………

再更後來,他覺得,自己大概已經死的沒有脾氣了。

像是怎麼也逃不脫這輪迴。

之後的之後……究竟是第幾輪的人生呢?在死前一刻,李將軍終於知道了過去一直成功地殺害了自己……或者該說,預謀如何殺害自己的人是誰。

一個姓景,由始至終,他都沒記得過名字的女人。

某一次戰後,跟著一群戰俘一塊從戰敗國那被當成貢品送來,而後分發給他作為犒賞、供其發落,被他帶在身邊,用以漫長行軍時得以發洩…私人軍妓的女人。

他對這人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印象,是圓是扁,儘管試著想了也想不起來。唯一有的印象,大概便是這女人很少說話──至少他很少聽見她說話──但卻有付好嗓子吧。

這麼樣一個弱小、就連提起他的劍都沒辦法的女人,會是預謀著殺害他──見鬼的還沒失手過──的主謀者?李將軍怎麼也無法相信。

事實上他覺得那荒謬的太過可笑了。

事實上他也真的笑了,在大笑中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再次重生,在那女人又一次被送至他面前時,他開口確定了她的名字,接著抽出腰間陌刀手起刀落將她斬於當場時,他還是在大笑。

手刃主謀,這次他的命運總該有所改變了吧。

李將軍看著地上死不瞑目猶帶驚訝的頭顱這麼想。

但結果仍舊沒有改變。

即使她死了,事情的發展仍舊一步步按著她所預謀的發展,一步步將他逼死。而他死後,面對的仍舊是那片冰天雪地。

此心不死的接連試了幾回也沒能改變,李將軍開始嘗試起共存的可能性。

他開始留意起這個他從沒留意過的人,開始對她的言行上心,開始懂得何謂尊重,開始慢慢的,終於能夠記住她長什麼模樣。

景玉,景國人。沒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就只是一個出身平凡,恰好入了宮當了侍女,不幸被迫跟著皇族們一起變成戰俘作為貢品賠償的女人。

長得並不算美麗,大抵算的上清秀,就是眉眼間看起來有些冷清單薄,像塊偎不暖的石頭,讓人很難一眼覺得這人合眼緣。

不過仔細瞧,其實她的五官都秀氣的挺好看。特別是那雙微微狹長,瞳色分明的眼。縱然清冷,但偶有一絲暖意,便是空濛了一方絕景。

即使緊抿的唇不揚,也像是淺淺一笑了。

李將軍有些無奈的想,或許,他是死的習慣成自然了。竟然還能欣賞、期待起自己上一次的死因與這一回的死法。

令人值得欣喜的,或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修正與嘗試共存的可能後,他的「未來」確實有了些改變吧。

儘管同樣會在五年後死去,但那一天的日期,確實一點一點地往後拖延著。就連死去的方法,也有逐漸迅速無痕卻不再狠戾決絕的跡象。

在李將軍已經數不清第幾回的人生末路,這一次,他終於在死前釣出了一直深藏在檯面底下最深處的她。

這還是第一次,由她親自動手吧?能在死前最後一眼看見那張對著自己總是冷冷清清的臉,李將軍沒由來的心情頗好。

在她正對著面將刀刺入他的胸膛,藉力使力地將他釘在地上,保持著坐騎的姿勢在他上方時,李將軍帶著血沫咳笑出聲,以最後的力氣抬起滿是血污的手撫上她低垂的臉,粗糙的拇指抹過她的臉頰,拭去在她臉上根本沒有,或許也不會存在的淚痕。

留下來的只有他擦上去的血跡罷了。映著那雙倔強的、微紅的雙眼,盡有幾分不合時宜的明艷動人。

以這輩子從未有過的仔細與專注深深地看著她,將那張臉深刻記了下來的李將軍,在最後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景玉,妳說會不會有那麼一天,當我死在妳手上時,妳會為我落下滴淚呢?」

那一刻那張訝然的表情,他想他大概會記在魂魄裡,永誌難忘吧。

他突然很想知道,在遙遠而未知的將來,自己是否真能在死時得到她的一滴眼淚。

無其所因的,他有些期待。





- - - - - - - - - - - - -


因為絕對寫不來───至少現在絕對不可能寫的出來,所以即使召喚填坑獸也…不會有用的。

這至少得等我從草履蟲進化成人以後才可能稍微寫的出來吧。保守估計。

嗚吱還是寫不來的。

說白了就是一個卡關卡了老半天還是打不過去一直GG,被迫一直玩S/L大法不斷讀檔重來,可不管怎麼作還是GG然後又被迫按下LOAD重來,最後終於在某次GG的過程中發現了癮藏支線,改從支線努力可還是繼續GG不斷挑戰的故事。

「幹!又死了!再來!」

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的一個故事。(看起來很歡樂可真的要寫出來根本歡樂不了啊!歡樂不了所以我寫不出來啊!)

題外話是,這是個意外。

「景玉」這個名字是順手打出來的,沒多想什麼,可一時腦子抽了丟去咕狗後,我發現有種花也叫景玉。

景玉,別名賽雪塔。木本植物,芍藥科,芍藥屬,牡丹種。

[茶花滿路]噗浪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