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4.26

【噗浪隨筆】葉九

他們就這樣隔著一張方桌對坐。桌上擺了壺茶,桌旁擺了個香爐,灰白的煙裊裊上升,霧花了他們之間。

茶是他喜歡的茶,香是他慣聞的香,就連坐在桌子對面的,也是他慣見的人────儘管他們一直都是私底下會面。

一切都一樣,一如昔往。卻也有些事情,怎麼也不會一樣了。

葉九微微的笑了笑,苦的那種。

然後他吸了口氣,率先將沉默打破。

「我聽人說,五大門派的掌教們,似乎有意在最近將你推舉上那個你夢寐已久的位置。」

桌子另端,一身正冠白衣的徐長卿伸手取過桌上的茶壺,為自己斟了杯茶,神色不鹹不淡,彷彿他的對面壓根沒人。

對於這樣的反應,葉九早已習慣。

不如說,這才是他們相處的正常情況。

他說,他沉默,向來如此。

「斬惡蛟,破魔殿,奪聖令……才幾年的時間,你把那些老頭子想了半輩子沒敢做的事全作了一遭。我敢說,接著你只要再做件事,不必等最近不最近,那些老頭子鐵定馬上急著將你抬捧上去當新一任的盟主。」

「於是我來找你。」

依舊是那樣不淡不鹹,不起波瀾的語調。冷清清的,不論和誰都疏離的很。

葉九卻又笑了。

只要再做一件事,所以他來找他了。

背叛師門,濫殺忠良,喪盡天良……只要能帶回武林中人人恨不得誅之的他項上人頭,那些還存在的微弱的反對聲音便會消失,徐長卿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那個盟主寶座,便不會再有人能和他爭了。

於是,他來找他了。

葉九覺著吧,在別人眼中看來暴戾乖張的自己,其實就是個笑話吧。

瞧瞧他活成了什麼模樣。

十二歲那年,武林大會上見著了徐長卿,從此便將心意全懸在了他身上。見不得他不高興,捨不得他委屈,忍不得他難過,但凡徐長卿說的出口的,就沒哪樣他做不到。

他說想學哪個門派的武功,他偷秘笈給他。他說想要的武器是大會冠軍的獎賞,他拼死去打下大會,然後輸給他。他說想看看江裡是否真有條惡蛟,他好幾個日月穿梭江面上下,只為找尋一個未知的影子。他說長老們要他打下魔教立威,他先一步替他將魔教幾個有頭有臉的放倒。他說必須得到魔教的聖令才能讓天下人信服,他將所有他能想得到的拷問加諸在被他抓住的魔教弟子身上。

葉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的,怎麼能活的那麼窩囊。

為了一個徐長卿,不惜弄髒自己的手,不惜背叛師門忤逆師長,不惜蒙蔽良心,只為讓他得其所願走的順遂。

甚至不敢讓任何人知道,他和他也有能被稱之為走的近的時候。不敢讓人知道他們認識。不敢讓人知道他心悅他。

他怕徐長卿,會因為他而身敗名裂。

徐長卿從不開口要求他什麼。如今是他第一次開口。

他怎麼捨得拒絕呢。他從來就沒辦法拒絕他的一切。

所以,當徐長卿說「於是我來找你」的時候,葉九便做了決定。

緩緩的將跟隨了自己許多年,陪自己殺過許多人,也替自己擋下許多殺著的配劍放在桌上,葉九坐直了身,笑的自在。

「總歸相識一場,我只有兩個遺願,你替我實現了吧。」

「諾。」

「這第一嘛……你也知道的,我這人生性愛潔,看不得髒亂。」見徐長卿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葉九再笑。「你提我的頭回去見他們就好,把我的身子和這房子一塊燒了吧。就是死,我也見不得我的屍身得被那些所謂名門侮辱。」

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把他的屍體連帶著他所有的秘密付諸火炬,誰也別想侮辱他。

執杯的手頓了頓,「……好。」

「第二嘛,我想請你幫我託句話給人。」葉九笑彎了眼,直視著白煙後徐長卿那雙墨色濃厚的眼,不自覺地就放軟了聲音。「幫我帶句話,給那個徐家的二少爺,告訴他以後沒人會時時刻刻罩著他只為他好了,凡事自己小心為上,就算看不慣誰也別表現的太明顯,學著圓滑一點沒壞處的。」

「也告訴他,那些老頭兒們都是坑他的,什麼斬惡蛟屠魔教…那些事情老頭們自個兒花上一輩子也做不到,只不過是想打壓他罷了。以後若是碰到類似的事情,別太跟他們較真。」

「還有啊,還有啊……儘管那樣我大概會有些寂寞,可是,告訴他,別來看葉九了。就連清明替葉九上個香悼個念也別,就當…當沒這個人吧。你知道,這江湖就是這麼小氣,底下的人巴不得頂上的人有什麼小尾巴能讓他們揪出來。」

明明說是一句,葉九卻零碎雜細的補充了一大堆,說到那香爐裡的香都快燃盡也還沒說完。

而徐長卿只是靜靜的聽,墨色濃厚的眼不動聲色。

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他說,然後他聽。

一如既往,最後開始以及結束話題的,還是葉九。

「……說了這麼多,也沒什麼好交待的了。你動手吧。」葉九慢慢斂起了笑,將心愛的配劍往徐長卿的方向推去。

他知道若徐長卿能同時帶回他的人頭和劍,在那些老頭子的面前,就能更有地位和聲音。

雖然他也有點懷疑,按徐長卿這種八方吹不動的性子,要真當上了武林盟主又會是什麼模樣。

不過那都跟他無關了。

徐長卿的視線緩緩從劍移至葉九的臉上,他想了很久,最後還是只問了句:

「你後悔嗎?」

後悔嗎?為了他作這麼多,最後連命都得送上。

後悔嗎?為什麼此生此世,碰上一個徐長卿。

這問題砸的葉九一個恍惚,旋即篤定的道:「不。」

「何故?」

「因為值得。」葉九笑,「葉九這一生,來過、走過、遇過、痛快過,儘管為人所不齒,我卻認為夠了。」

「……」

「回首這一輩子,葉九不曾後悔過。」

可是,假如真有下輩子,卻不想再這麼過了。

不想再遇見一個徐長卿,不想對他牽腸掛肚,不想辜負了所有人只想成全一個他,結果連自己都活成了笑話。

這輩子不後悔,下輩子卻不想再這麼過。

看著葉九的笑容,徐長卿擱於桌下的拳鬆了又握。

但最後,說出口的也只有一句話。

「相識一場,我盡量不讓你痛。」

葉九一愣,繼而大笑:「如此甚好!」



- - - - - - - - - - - - - -


大概筆記到這。

其實是個關於重生的故事。

上輩子活的太大膽,死的太痛快,重生後就變的很膽小,像是全身的力氣和勇氣都被抽空,只剩下層皮的故事。

然後必須是渣…但寫渣好為難心情好複雜。

再然後這其實是個進可攻退可受(?)的故事,其實葉九的真身也可以是個妹子什麼的多美好!

總之就是筆記而已。

[茶花滿路]噗浪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