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5.15

【生活】05.14

#
雖然是很沒由來的行為。
雖然我想,道歉的那個人已經根本不記得、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跟我道歉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哪怕只是我自己的自欺欺人自得其樂也好,
我能釋懷了。

半夜哭著醒來時,終於可以告訴自己,那不是真的了。



#
生日的時候小不給唱了一首歌。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座廟,廟裡有個老和尚,還有一個小和尚。
有一天,老和尚對小和尚說…

是我指定的曲子。不過還是很開心。



#
過了這麼多年,我才突然明白。

星曾經對我說過,我和他是很像的兩個人。
所以他不需要去揣測我的想法、我的心情,只要想想自己就好了,
想想自己就能明白我正處於什麼樣的狀況與心境。

我和他是同類。

畏縮膽怯的裝死了這麼多年,直到某一刻,突然想到了主子的那句話,
我才明白當年的我究竟對他做了多麼過份的事情,說了…多重的話。

其實那只是無心的話。
但不論是對那時的我,對那時的星來說,那句話都像一種摧毀。
是將自我幻想築構起來,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培養著,
卻又比任何人都深知那脆弱無比的夢境打破的最後一根稻草。

儘管從來沒有說出口,但確實是愛的。
所以才會格外的忍受不了從對方口中說出來的,
不再需要自己了,自己只是困擾那一類的話。

原來我真的一直都在傷害著人卻渾然不覺。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