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7.21

【噗浪隨筆】天下第一

小秋之前問的,「所以那個被bz大神婊掉的本來想寫的坑到底是什麼」…其實是之前的網遊想法的延續。
關於日前發過的,網遊的兩個梗中的天下第一。



與其說是故事,其實只是大綱。
日後若是有緣再補吧。





其實是很簡單的故事。只是有個人,遊戲玩著玩著,認真了,所以傷心了難過了,刪了角色砍了遊戲想著從此江湖不見。

而另一個一直默默的在誰也不知道的角落玩著自己遊戲的小透明不甘心了,所以建了同樣的名字同樣的模組,模仿著那個人的模樣,偽裝成是那個人的遊戲著。

看著這一切的是旁觀的人。他們看著小透明是怎麼一步步慢慢掙扎著爬著朝她心中的那個大神努力,試過告訴她其實浮華並不是妳想的那麼完美,他也只是個人,會任性、會焦躁、甚至會有懷抱著惡意的去對待某個人的時候。

但小透明只是默默的聽,默默的表示知道了,默默的繼續努力著。

誰也不知道小透明到底是誰,誰都只知道這是個披著浮華的皮,努力著想把浮華推回去或者該說推上去她所期望的那個位置,並且想著只要哪一天,浮華想回來了,那麼這個帳號就還給他,連帶著他所失去的一切都還給他的人。

他們本來覺得那只是個笑話,可最後誰都笑不出來。

沒有人能理解為什麼小透明願意作到那樣,即使是作為理論上是當事人的浮華也不知道。沒有任何利益、沒有任何理由,為什麼可以只憑藉著一句不甘心一句繼續堅持就這麼義無反顧。

所以浮華的朋友告訴了他,有個大概是他腦殘粉的玩家在他刪號後建了個「浮華」,說要成為他說這個服的天下第一應該有他。

說他們以為那只是玩笑,說也許那是浮華以前在遊戲裡招惹過的誰也不一定,於是說著江湖不見的人重新安裝回了遊戲,用著舊帳號登入遊戲,創了一個角色,然後密了「自己」。

偽裝成過去浮華的友人接近現在的「浮華」,其實他只是不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會有人沒有理由的對另一個人好。懷抱著惡意,他想證明儘管再怎麼偽裝,小透明也絕對有什麼目的有什麼利益。

然後作為一個旁人,從和本來的自己毫無關聯的第三者描述中,他看到的是他不認識的浮華,以及在這遊戲中從來不曾留意過的事情。

慢慢的,想著笑話小透明的浮華也漸漸的笑不出來了。

他就那麼陪著披著浮華皮的小透明,走遍了遊戲裡那一方世界,閱盡千山看過暮雪,從滄海走到了桑田,看著她一次次的失敗又一次次的挑戰,最後打下了儘管是他自己也不曾想過的擂台,看著每一座主城的前面,都多了一個名為「浮華」的雕像。

後來,從朋友的手中,他拿到了一組帳密。

試著登入,裡面只有一個角色。

將浮華還給了他,小透明又恢復成了小透明。這個遊戲裡,誰也不曉得曾經有過這麼一個玩家,代替著她心目中的理想與憧憬,為了一句不甘心而努力,費盡千辛萬苦打下了擂台只為了榮耀他。

她說她什麼都不要,若是有一天,浮華想回來了,那麼這個角色還是他的。

沒有人相信過她,於是最後所有人都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真正再也不見的人往往不說再見,最後浮華開始在遊戲裡找尋著她。

若她千山萬水只為成就他,那麼她就不會在浮華回來後從此消失。哪怕這由玩家組成的江湖再怎麼大,他不信真的就能江湖不見。

---

「──這只是個遊戲。當然你可以這麼說。這只是個遊戲。但螢幕後面的玩家是真的,感情也是真的。喜歡一個沒見過面,只在遊戲認識的人很奇怪嗎?」

「每個認真玩著遊戲的人都有自己的寂寞,現實裡有怎麼也無法得到不能滿足的事物所以只好投射於遊戲,當喜怒哀樂都會被遊戲所牽動時,誰敢說這不是真的。」

「即使只是遊戲,也沒有誰比他們更親暱。即使是親人,一天中相處的時間、交談的話語以及一起共同完成的事或許都沒有他們多,他們只是把別人現實中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全部濃縮在你口中的幾個月罷了。」

「你不懂沒關係,但你沒權力去嘲笑和質疑他的感情與真心。」

「你說的對,只要移除遊戲關掉電腦,遊戲裡這些人、這些恩怨都將不復存在。可是此時此刻,遊戲裡的一切就是我們的真實。成就、榮耀,也包括情感。」

「……妳有沒有想過,也許浮華根本不值得妳這麼崇拜?那個人並不像妳所想像的那麼美好。」

「即使想過,我也不會改變。」

「我說過的,這個服的天下第一只能是他。」















--

其實是個追逐跟反追逐(這種用法對嗎)的故事。

可是一點也不浪漫。

雖然被大神秒婊掉了,可是等到我把該還的債都還完後,我大概還是會想寫看看。儘管也沒想好該怎麼寫。

但就是很想寫個所有人都不看好都抱持著惡意,卻還是能夠堅持著不屈下去的小透明掙扎的故事。

[茶花滿路]噗浪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