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8.01

【劍三】千山萬水

嗯,嗯。
有些事情有些想法,過了當下這輩子就不會想說了,
所以我決定把握當下來發感慨。

不需要任何人看見,我只是想趁著我還記得時說說。
即使只是個小透明路人甲,那些記憶還是有被記得的價值。

其實我只是玩了一輩子的治療,開90了治療不需求了被逼著得切DPS,
大半夜對著木樁打打出了點情懷而已。



包含中間因為電腦送修A掉的時間,不知不覺,
我也快等到我在劍三中碰到的第三個七夕活動了。

原來自己也算半個老玩家了。
雖然玩了這麼久,還是個很透明的透明。

剛接觸劍三,是遊戲裡七夕活動的前不久。
那時我還沒滿級,每天都心酸的想著為什麼我解個任務這些滿級的玩家都要貼我怪…
其實都不知道怪掉的羽毛可以幹麼…師姊說可以換很多格的背包,
所以我就開心的去打怪打了一背包的羽毛換了包包。

一直到七夕活動結束,我也只是快要滿級而已。

然後那個時候,除了一起來玩的阿笑還有阿木木,
除了師父、師姊還有貓師姊以外,遊戲裡我誰也不認識。
因為七夕的關係,我的好友欄裡才多了兩個人。

一個是大風刮過,因為她要解連理枝所以認識的,阿笑和尚號的第一個師父。
宴宴那個號只有兩個師父,只拿過一次七夕的連理枝(畢竟第二年七夕時剛好A嘛),
一個師父是祁風,我說過劍三他是我心裡唯一實質上的師父。
另一個師父是大風,宴宴的連理枝上頭刻著的名字,也是大風刮過。

雖然連理枝早就被我不小心賣了,而大風也在A了後去了別的服。
但宴宴在遊戲中第一個沒有關聯而認識的朋友是大風,這個我一直記得。

第二個人是大象的球。惡人秀秀。
其實好像不能說認識,因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就是一期一會。
大象也是在那年七夕認識的,那時我剛67,傻不溜丟跟著任務就這麼一路進了浩氣…
雖然也沒想過退陣營,不過當初路邊看到紅名我是真的會想繞開遠路走。
至於為什麼會覺得我繞開了別人就不會追上來打我…別問我,反正當時真的那麼覺得。
也真的即使我沒關陣營(不會關…)也沒被人打過,
我想一定是因為我路邊碰到的都是可愛的惡人朋友們。
為了七夕李復的那碗粟米粥,當初NPC賣的粥全部斷貨,交易行的粥一碗100多金,
祁風風當初不只一次跟我說過既然我學的是烹飪,怎麼不去賺一筆,
不過我這輩子就是個窮酸命…精力體力拿來練技能等級都不夠了,賺不起節日財……
大象是那個時候,某天半夜我在南屏清任務時,看到她地圖、世界喊了很久,
從本來當沒看到想說反正一定會有奸商去找她的,到後來我任務都解完了小半,
被紫晴那隻無恥的蛤蟆給拍死回驛站,看見都過了半個多小時她還在喊,
雖然豔紅色的名字和騎在黑馬上的颯爽身姿看得我兩條蘿蔔狂抖,
可還是戳了她的名字,密語跟她說我會做,讓她等我一下。
接著神行飛回了長安,從倉庫裡找出了我的肉,跑到菜商醬料商那買了佐料,
做了一碗熱騰騰的粟米粥…接著上了馬車。
我到現在都記得大象跟我說要我別動,她神行回長安找我,我跟她說我上了馬車時,
大象那個具形象的「……」
回到南屏山,我很小心的特地打坐避免我不小心右鍵點她時變成攻擊才點了她交易。
大象問我多少錢,我沒概念,就說不要。反正我是順便練技能等級,不要錢。
對於商人來說,節日財跟災難財都是海賺的機會;
對於我來說,在我面前有人需要,有困難,我有能力我就幫忙,不是因為想求償。
大象點了我幾次交易想給我錢,我就點了她幾次拒絕。
然後大象問我是誰,問我是不是她哪個朋友的小號,或者是她曾經認識的哪個人?
我說不是,我不認識她,甚至不認識遊戲裡除了我師父師姊外的任何人。
大象說她玩了那麼久的劍三,這是第一次有不認識的陌生人對她好。
說不上為什麼,可大象的這句話讓我覺得很想哭。
我跟當時其實我很怕的祁風風說了大象的事,風風說,那或許是一種風氣。
台灣玩家在玩遊戲時,時常是那樣的,反正不是什麼特別值錢的東西,
有人需要,那就直接送吧,沒想過要什麼利益,可大陸的玩家習慣了有償。
風風說,我如果繼續玩劍三,也許我會變成和那些人一樣,即使一點虧也不願意吃的人,
也或許我仍保持現在的模樣,不論什麼樣子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我是否開心值得。
之後其實我還是收了大象的錢。
因為她說她打怪有打到一些紅藥藍藥,用不到也是扔了,不如給我吧。
而當時點開劍三人生交易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的我,根本不知道金錢在哪看,
所以我以為我同意的只有個數不多的紅藍藥,但其實還有大象偷偷放上去的200金。
比交易行的黑心粥還貴了。
我是在她下線後,繼續任務,把裝都死紅了回去修裝時才發現的。
和大象的好友則是在她點完我交易後,點我組隊要我坐下,替我推著修為時被加的。
但在那之後我們並沒有聊過任何一次,甚至沒有在任何一張地圖見過彼此。
(掛網、攻防、黑龍那種根本連螢幕裡有誰都不知道的例外)
直到好友名單被親友的小號佔據滿不得不刪為止,大象的好友一直都在我列表裡。
即使刪了我也不會忘記,那是我在劍三中碰到的第一個小溫暖。
怎麼關陣營還是大象教我的。細心囑咐著怎麼關、在哪些地圖會自動開要小心之類的。
祁風風只告訴過我野外看到紅名可以上去抽死他誰讓他開陣營裝怪,
但沒告訴過他全新的徒弟陣營怎麼關,以及別人看你紅名其實也當你是怪。
現在想想當初大象看著一個67級的紅名新手,忍著不直接拍死應該忍的有點辛苦…

我很高興這些年劍三下來,我的初衷還是沒有改變。
只要是我能幫上的微薄之力我就幫忙,那不需要代價。
遊戲往往玩到最後,等級高了裝備好了,可開始時那種容易被滿足的喜悅卻消失了,
每個人都變成很厲害的高玩,變的冷漠並且好像什麼都要有利益。
……我不喜歡那樣。我很慶幸,我看著長大的孩子們也沒有變成那樣的人。

七夕後,我終於在祁風風每天「徒弟啊妳快點滿級,師父就不用每天日常喊治療了」、
「喊治療很辛苦的…等妳到了師父這個等級妳就懂」的叮嚀中滿級,
拿到了那把從人物都還沒有創建時,我就一直很想要,
同時也是把我拐進祁風門下原因的念師恩。

不語清風花間走,忘卻江湖煩與憂。師徒之緣百世就,恩義常在水長流。

我很想告訴別人我有多麼喜歡這把傘,喜歡這句說明,
可我發現我怎麼也說不出來。能被說出來的言語完全沒辦法表達出我的喜歡。

然後祁風風告訴我,遊戲裡還有一把傘,白傘,和出師的黃傘是對應的,
那把傘是第一次當別人的師父,徒弟出師了才會拿到。

於是我收了第一跟第二個徒弟。
其實就是跟著我一起玩劍三的阿笑還有阿木木。
第一個收的是阿木木,但第一個出師的是阿笑。

或許是祁風風真的是個很好的師父(雖然他不帶不養甚至不會玩七秀我還是這麼覺得),
從那時到現在,我始終覺得什麼也不會、教不了她們任何和遊戲、本職業有關的東西,
也幫不了她們什麼的自己沒有資格說自己是她們師父。
她們兩個,完全就是我撿來的便宜徒弟。
就像因為我覺得線上聊天不方便、好友頻道有CD,所以我比較快滿級我去建了幫會,
阿笑和阿木木就理所當然被我抓著一起開出很多1級小號進幫會充人頭數,
陪我一起被綁在只有三個人的幫會裡一樣,只是因為我們一起玩,我的進度快一點,
所有的便宜就都被我佔盡了…那樣的感覺。

接著因為阿笑,所以間接的認識了總是叫著我「秀秀師父!」的年年。
再接著,祁風風撿了毛線回家,順便撿了八子回家。

一醉南柯的人也是從祁風風撿了毛線和八子回來後才變多,慢慢從只有三個人,
一點一點走到今天幫會人數實算(姑且不管A了沒)能有三十個的小幫會。

不過我劍三人生最大的失算大概是,當初祁風風跟我說,
每天作日常的幫貢不能浪費,對新手來說那很珍貴,所以讓我把八子撿進幫會,
接著把毛線也撿進幫會時,我一直是抱持著
「就讓師弟妹們先這邊蹲著攢幫貢別浪費,等他們裝備什麼都好了想對外發展時,
 就可以把他們愉快的踢去外面找尋更有發展的幫會,然後就又是三個人的幫會了~」
……像是這樣子孩子養大了可以飛了就踢出鳥巢的鳥媽媽心態。
當初我還很認真替八子找尋著有什麼幫會適合他又會照顧新手,
想過把他丟去情師姊在的〈二在奔三路上〉,
也想過把他丟去日常認識有耐心有愛心的T,再叫勞資搥你,勞資哥在的〈藍天集團〉。

結果八子跟我說,不急,他再想想,就先保持這樣吧。
然後就沒走過了。其實一醉的孩子都是這樣。
每一個我都想著養大了丟出去找發展,可養大了每一個都跟我說不想走。

明明是個不論PVE還PVP都開不了幫會團,也沒怎麼有組織活動,
甚至大多時候其實幫會頻道也很安靜的養老幫會。
你們這些可愛的小倉鼠。

對我來說,劍三最尊敬的永遠是師父,是祁風風,
但最喜歡的是帶著我手把手一點一點學會日常怎麼打,
學會怎麼去分辨這件裝是不是自己能穿的,學會經脈怎麼點裝備怎麼強,
黑龍怎麼打,冷翼毒神那要怎麼走過去,攻防怎麼完成,
而當祁風風不在時,帶著我一起在日常外蹲著喊有愛心有耐心的T,
陪著我一起出生入死,把背後交給我,
在我沒治療好滅團時說沒關係我很努力了的師姊以及貓師姊。

我也很喜歡告訴我既然喜歡治療就要堅持。
我還是新手我裝備不好甚至我不熟悉我的職業,沒有任何人可以教我,
所以不小心的失手很正常,我不必內疚,不要因此而放棄自己治療的想法,
在每一次野外的T嫌棄我裝備不好加不上血開罵或者直接退隊時,
換上他那連一身都還沒齊的230軍裝,說著沒事師父T,妳補好我就行,
帶著師姊們陪我一個日常一打就是一下午,每個BOSS都打成開荒節奏的祁風風。

是祁風風和師姊們一起把我那顆從天翼之鍊哭著摔碎的治療心慢慢縫補起來的。
假如現在任何一個日常的隊友,甚至是任何一個團本的隊友,
在看到自己的血量或者治療統計時,哪怕只有一瞬間也好,
會覺得「哎呀這個秀秀治療挺犀利的嘛」,那都是因為我的師父以及師姊們沒有放棄我。

我不曉得能怎麼去回報他們,就像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跟他們說,
我是多麼的感謝他們讓我相信作為治療的我還有存在的意義,
而不是只有被人為難的說著可是不需要治療也沒關係,有了你反而負累。
我做得到的,只有哪怕在裝備已經上來,不需要膽顫心驚的顧著血條的時候,
在每一次的組隊時依然專注的注意著他們的血,不讓他們因為我的失手死掉。

然後,讓他們在聽到有人談論作為治療我還不錯時,能夠感到驕傲。

小蒔和瀾瀾都有問過我,要怎麼把治療玩好。
這輩子我都高玩不了理論不了數據不了,所以我不說那些。
我只說,只要有一點身為治療的自覺和驕傲,
只要把隊友的血條看的比自己的還重要,只要不認為死在地上的不過只是個角色,
而是你想要保護不想他死的隊友,就能把治療玩好。
不用任何人教,有那樣的想法自己就會去把自己的手法練好。

第三個徒弟是良人。
實質上來說他應該算我真正的大徒弟,儘管我也不覺得我算是他師父。
對我來說良人一直是個微妙的存在,說實在的其實每次看到他我兩條蘿蔔都要抖上一抖。

認識良人是因為,那時候我剛學會我一直很喜歡其名稱的玉笛和二十四橋,
也不倒賣、打野團一般也不會輪我一個野人來放,就這麼一直攢在包裡,
直到某天黑龍按慣例的糾結了,浩氣不敢壓也壓不過去,
不曉得第幾次大家都死回營地,喊著營地外集合時,我說我放個桌子,
大家幫忙吃一下,吃了再打,然後團裡的人阻止我直接放,
把人都喊齊喊回來,一起吃了一起衝,說是為了對的起秀秀治療的桌子,
這次一定要爭氣要把惡人都打回去,結果還真的打的很順,沒有人死,
愉快的搶到了冷翼毒神,整個團完成了任務後大家一起騎著馬保護著彼此回營地。

在回去的途中,良人突然M了我,問我收不收徒,他能唱歌會賣萌求師父收徒,
只要每週能給徒弟一組藍藥就好,徒弟不用師父養。
我拒絕了,然後他加了我好友,喊起了我師父。

天可憐見平常總是遮蔽著人物的我終於看清楚良人的時候,
我當下的心情就是想直接跪給他看…我自己一身230力挽狂瀾才剛齊呢,
這傢伙已經一身戰無不勝了啊。網遊這麼多年從來沒會打過PVP的人嚇哭了。
一個我怎麼看都跟我師父一個級別被我劃分在「高玩」這個分類的人喊我師父,
每一次良人這麼喊我我都覺得我要折壽的好嗎…

而劍三的第一次戰場是良人帶我去的。九宮棋谷。
其實我完全都不會玩,過地圖時還透明了根本找不到方向。(雖然不透明也找不到)
之後其實良人好幾次想帶我去戰場,可因為被帶著我壓力山大所以每次都逃了。

我知道師姊還有貓師姊,甚至可能祁風風都不喜歡良人,
畢竟俠客跟狼群打了那麼久的仗,畢竟狼群、甚至是良人本人在陣營刷的話都不算好聽。
可是,怎麼說呢,良人畢竟喊了我那麼久的師父。畢竟他是我徒弟。
哪怕我一直在努力不和良人太過往來,可說不疼徒弟嗎?其實也是騙人的。

在老謝差點被推倒,大家回浩氣守老謝,因為沒指揮所以良人上麥指揮,
打退了惡人被說是僥倖,週日惡人谷打不下被說戰場指揮還是指揮戰場就好,
被說根本不會打攻防還指揮還帶人送肉,他私下M我說他受教,但他很委屈時,
我是真的心疼這個孩子。誰都不出頭就沒事,縮著很孬但也明哲保身,
想當英雄的人就註定會受到挫折,但能扛的過去不畏言語成為真的英雄的人畢竟很少。

在清明節大家打猴子,阿笑和毛線被狼群的人誤殺時,
因為我找他說了,所以明明不關他的事情、甚至他人根本不在遊戲上,
可還是馬上問了是誰殺了一醉的孩子,要對方來道歉,
必要時讓對方原地讓我們殺解氣也可以…這件事情我也沒有忘記。

我記得他和我說每一件事情時的樣貌。從一開始賣著乖說妳當我師父吧?
到之後無奈的說他想帶領浩氣打贏攻防,但他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讓浩氣的人願意參與,
到他說內戰誰都不想打,但為了兄弟有些氣不能吞,有些事情不能忍,
到他說他不敢相信嬰靈竟然會懷疑他賣狼群時,
到在狼群逐漸有被打散的跡象時,良人點我組隊,看我在少林就神行了過來,
跟我說這內戰他打的很累,可以的話,是真的不想打了。

鐵蛋的人追過來殺他時,對著在旁邊的我說別出手,一旦我幫了良人,
就是我整個幫會要當鐵蛋敵人的意思。
那時的一醉不是只有我還有阿笑。有毛線,有八子,有橘二爺也有三三。
我可以不怕,我想假如問阿笑、問毛線他們怕不怕被人幫戰,他們大概也會說不怕。
可是我怕因為我的關係,幫會的人被莫名牽連,任務不能好好做,
在路上會莫名其妙被本來是綠名的人殺,所以我忍著沒有出手。

良人也M我,要我什麼也別做,沒事。
每一次都是這樣。當他在我旁邊,鐵蛋的準備守他屍時,
良人總是M我說,沒事,別幫我,別讓鐵蛋的把茅頭指向我的理由。

我知道我的師門都討厭他,可是這是我的徒弟。
為人師父,只能看著他被打卻不能出手,甚至不能說「這是我徒弟,你們別打!」
因為一旦說了就會被牽連,因為我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透明誰會聽我說話。
每一次看著我都很難過,沒有看久了就習慣了這種事情。

在嬰靈變相冷凍幫會時,良人跟我說他想進一醉南柯,想養老不內戰,累了時,
我相信他是說真的。即使那個時候狼群很多人入了小幫會,在小幫會那發起挑釁,
把鐵蛋的仇恨拉往各個小幫會,我還是相信良人說他累了,
想找個不必勾心鬥角的地方休息是真的。

在一醉的那幾天,碰到鐵蛋和俠客的,他沒還手,即使對方落單也是直接跑。
有人指著他罵,他也當沒聽到沒回話。
因為我和阿笑跟他說,不要把我們,把一醉捲進內戰。
你想要一個能夠休息的地方,那就來,但你要來就別把恩怨帶進來。

良人說好。他真的有做到。
在最後他還是決定回去和狼群的兄弟一起時,他也是直接退了一醉,
像一開始約定好的那樣,你不想打,就留下來,想打的話你離開。

這件事情我只跟阿笑說過。我不曉得那時良人說累了不想打是不是騙我,
我相信他說累了是真的,我甚至想過,如果他真的不想打了累了,
可是因為他之前太過出頭,鐵蛋不肯放過他的話,那麼我就去找鐵蛋。

我是個小透明,是個無足輕重的人,放在陣營裡,誰知道余宴是誰?
但當時我是真的想,要是良人不想打了這恩怨還放不下的話,
那麼,徒弟的仇恨師父來扛。良人有血性我沒有,他忍不了我能忍。
我去找鐵蛋,去告訴他們,要我下跪或者站著讓他們殺幾次都可以,
直到他們解氣為止,然後,他們和良人恩怨兩清。

我忘了其實良人不需要我保護。
他從最開始想的,就是不要把我也捲進去這場內戰。

所以他回去狼群了,繼續每天陣營大戰。
我很難過。可我分不清楚這難過是因為他說的話有可能只是謊言,
或者是因為說著要給他一個至少能夠休息餘地的我,始終還是只能看他繼續往風尖上站。
我告訴過阿笑,我一直覺得其實良人不該喊我師父。
阿笑說,她問良人,良人告訴她,可是他沒有覺得後悔,也沒有吃虧,我還是他的師父。

從那個時候,我才真的接受了「良人是我徒弟」這個事實。
雖然其實,那時已經不怎麼聯絡了。(好像本來也不怎麼聯絡,只是之後更少了)

同樣屬於基本上不怎麼聊,可總是(我自己這麼覺得)有分情誼在的,
大概就是匿名和他的朋友。(年代久遠,當時也沒加好友,我是真的忘了劍咩叫什麼…)
匿名和劍咩是第一個賽季拎著我一起打JJC,打33的隊友。
為了讓視PVP為畏途,死活不肯打JJC的我和他們一起打,
匿名當時說,妳不會打沒關係,妳就保護好妳自己,有餘力了再幫我們加血,
我春泥給妳,妳的風袖也給自己,保護住妳自己,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沒有試試看怎麼知道不明?打幾場看看,真的不行的話,我們再放棄。
然後這個試試看就試完了第一個賽季。

匿名和劍咩兩個人一起帶著毫無意識跟反應能力的我打上了兩千,
把我從本來完全不會控藍、減傷開了一樣要死、控制技能都不會用,
不會逃不會躲不會開減傷的手腦雙殘,慢慢帶成了至少勉強可以反應過來的選手。

余劍士。這是我第一個JJC隊伍的名字。取三個人各一個字。

所以當後來我發現祁風風居然加了匿名仇人時,我直接把仇人刪掉,
接著跟祁風風說,我把你仇人刪了。匿名人士,這個人是我朋友,之前一起打JJC的,
你要加誰仇人我不管,這個不給你加。

再後來是認識的人很多都AFK的節奏。
被留下來的人感覺總是特別寂寞,可是我們認識了二爹。
認識二爹還是因為日常意外組到,師姊說,這個人她有印象,是娘的朋友,
所以我們喊著幸福叔叔,喊著喊著到最後幸福叔叔就變成了我們的二爹。

那天日常是法王窟。看,我都還記得。

有了二爹後,接著就有了三爹和四爹。有了小羊、小万俟,有了瀾瀾,
有了在路邊被我用淵淵回家的采薇,有了從惡人轉來浩氣陪我們的子箏,
小小的一醉南柯變得越來越熱鬧。

你們知道嗎?一醉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的窩。
在我好不容易存夠了劍三的第一個一萬金,用它買下了幫會領地時,
看著雄偉浩麗的幫會大廳,看著每次經過都要嚇壞我的幫會守衛,
那時我雖然想過,以後這就是我在劍三的家了,可是我沒有想過我會有那麼多的家人。

第四個徒弟是瀾瀾。其實瀾瀾和阿笑、阿木木一樣是便宜徒弟。
瀾瀾是我的國中同學呀,因為找我所以來了劍三,來了陸服,
為了避免被欺負為了方便把她繫在腰帶上跑,瀾瀾的大師父就被我便宜走了。
因為同樣是七秀,所以相對阿笑和阿木木,我多少還是有教瀾瀾一些東西,
雖然我最常對她說的其實是,想練手法去打戰場,妳不想死妳就會知道怎麼治療。
要是連這樣都補不好,出去別說妳是我徒弟。

對不起我似乎總是對熟識的人比較壞也比較沒愛心。

第五個徒弟是煥煥。儘管只是一日徒弟。
說著在台版論壇上看到我做的影片,很喜歡所以追著我研究陸服怎麼玩,
從台服來到了陸服,只是因為想看看我、看看影片中出現的那些人的煥煥。
儘管只有一天的師徒緣份,那也是我的徒弟。

名字很不像和尚的白白也是。
大半夜的為了掛件包和聲望刷著英雄空霧峰,
從我準備拿陰陽玉時,就看到白白世界問著梅花樁要怎麼跳,
問到我打完梅劍雄坐著回血還在問,她還沒跳上去,而少林寺的師兄們又習慣早寢。

我對那種求救了老半天還是沒人幫忙的孩子特別放不下心。

於是就飛過去少林,教著、陪著白白慢慢跳著梅花樁。
跳了兩個小時,白白終於和我一起跳上了最頂層,回完任務後打坐時,
白白拜了我當師父。
私心來說,扣除掉阿笑以外,白白或許是我最喜歡的徒弟。雖然這情份也不長。
可以的話是真的很想把所有可以弄到、她可以用的東西都給她,但畢竟課業為重。
收到白白寄來的信,說著很開心可以認識師父,可是接著要考研啦,
要A了,角色也要刪了,只有大號秀秀要賣掉,師父不要太想我。
沒有太想,我盡量不去想,看,現在我都想不起來到底白白和尚的名字是什麼了,
只記得我一直叫著白白、白白。我只是不小心眼睛流汗了而已。
白白是我的第六個徒弟。

第七個徒弟是筱七,或者該說木木。
其實也是因為…我沒辦法放任有人求助了很久還是沒人理會所以…
我總覺得,別人都是撿徒弟,可與其說我是撿徒弟,不如說我都是被徒弟撿走的才對。
不論良人、煥煥、白白還是筱七,甚至呆花都是。
筱七也是我很喜歡的徒弟,只是,因為看著筱七總覺得會想到白白,
雖然是不同的人可是感覺很像,都是很暖很可愛而且充滿了活力的孩子,
很像所以總覺得害怕會不會哪天上線看到有信,點開一看,
是幾樣小小的作為遺物的東西或者少許的金錢,信上寫著從此刪號江湖不見。
我怕我會哭,因此總是不敢走的太近。
雖然因為工作輪班的關係,大部分的時間其實也碰不到。

呆花算是第八個徒弟,雖然收呆花當徒弟完全是個意外。
呆花是我和毛線去金蛇晃時認識的,正確說法是,毛導認識,
然後因為呆花是萬花,毛線不熟萬花怎麼玩可呆花又是很呆的新手花,
所以毛線就把我介紹給呆花認識,讓呆花有問題問我,
呆花問到最後覺得我比他的真.師父還像師父,遂學良人無視我死命的拒絕硬喊師父了…

呆花是個很習慣認為自己是新手所以被嫌棄是應該的,
被嫌棄了那就不好意思我還是縮到您看不到的地方去別礙您的眼吧的孩子。
我承認我被這孩子逼的有點焦急了。

不會的我可以教,即使不是師父也沒有關係,我知道的我就不會藏,
我不知道的我可以去幫忙問,手把手帶著長大也沒有關係,
沒有誰不是從新手慢慢長大,不是從一竅不通走到獨當一面,
重要的是能不能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和不足後去改進,讓自己變的更好。
呆花每一次每一次的「喔那我就退吧反正我是新手我不會」、「我是小白,還是別添亂」
我是真的看的很生氣,想拿筆狠狠往他頭上敲把他敲醒,
可因為敲不醒,呆花還是一樣固執的認為新手小白什麼都不懂就是原罪。
是真的焦急了。我很清楚像呆花這樣的想法如果不掰正,那麼劍三他絕對玩不下去。
只要沒有人和他一起他就會因為自嫌而自逐於任何一個團體,
即使有人一起也會因為自嫌而說著「你比我厲害啊你在這我走吧」逃跑,
假如能夠甘於當個風景黨生活黨,把遊戲當成單機打或許還好,
偏偏他渴望的是團隊的認可。渴望被團隊認可,卻不願意踏出「新手小白」這個殼,
我不是很厲害的玩家,我開不了團、指揮不了,甚至我連固定團都沒有,
我沒辦法像很多的師父那樣,徒弟小白也不要緊,師父是指揮師父讓你躺屍下團本拿裝,
裝拿齊了再多躺躺就會打了,然後不管打的好不好反正就這麼蹭著也沒關係。

我教不出高玩,但至少我不要我的徒弟出去會被人說話嫌棄,
說這種DPS、這種HPS也敢來這裡混是誰給的勇氣這種話。
當不了犀利玩家,起碼當個可以踩到及格線,縮在中間值的中等玩家。

可說著會努力的呆花,卻是說著會努力,心態上卻連「新手」這個保護殼都捨不得丟。
在我上班輪替間碰不到面的呆花會這麼一聲不吭的就消失了,其實我一點都不意外。
只是有點無奈。

然後,在徒弟之外,小七對我來說也是微妙的存在。
小七其實各方面比我資深,以師門輩份來說,應該也算是我的師姊,
可是因為不想被喊老,所以反過來的我是小七的師姊。
以七秀來說,不論是PVP還是PVE,是冰心還是雲裳,遊戲裡有很多被人說犀利的秀秀。
不過對我來說,作為七秀,甚至再一步當我玩五毒時,
我努力看齊走近的目標其實是小七。

小七是我的師妹,是個犀利的PVP治療,雖然沒辦法像她那麼熱衷於PVP,
但我在努力向她學習技術還有精神中。
我完全無法阻止自己每次看到小七時,遊戲中也好現實中也好,
都是一臉遊戲中 #可憐 的那個又賣萌又淚眼汪汪兩眼眨啊閃啊一臉期盼的看著的模樣。
糟糕說出來了這樣我好像變態。

還有很多人,都是或許只有一面之緣,但覺得溫暖或有趣所以記得的。
比方從師姊口中聽到的,那個和貓師姊用著同樣頭像,但名字很霸氣很搭頭像,
其實不算認識但她偷偷很喜歡的傲凰。
比方很久很久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師姊說過偷偷喜歡的那個傲凰,還有那個萬花,
其實都是他的竇娥。
比方為了PVP奉獻一生的蘇小鳥,鳥姨。
比方因為我死活砸不出龍字牌,和我組隊替我砸著牌子的好人道長孤單魂。
比方各種意義上都是好人,明明都不玩和尚了還總被我喊著大師的胡說大師。
比方每次都說乖姪女喊叔給糖吃的趙叔。
比方一開始一直被我們誤認成六娘CP所以叫了一段時間六郎的大谷同學。
比方很霸氣很有大姊姊風範的小魚。
比方那個揚州城內追著我跑,就為了問我現實姓不姓余,跟我說余是個好姓氏,
他前女友就姓余,衝著這個姓氏有事情他替我出面的藏劍司空令奇。
比方不時會問我對於嫁到大陸有沒有一點心動,阿笑每次都把他名字記成四海游龍,
可其實叫做游龍戲鳳的游龍。
比方追著祁風風殺各種口水,和他對話時沒句正經,
卻會因為我提到良人而突然正經模式ON,說著良人是他現實好友,
沒有說些多餘的什麼,但總讓我覺得良人能有這樣的兄弟真的很好的葉殘秋。
比方拿著70重劍,一個鶴歸風車捲走一片人,每次黑龍看到都有人大喊:
「小心!安亞熙鶴歸風車了!」讓我從此對風車有了陰影的安亞熙。

還有很多很多人,有些只有一面之緣,有些其實只有我單方面對對方有點印象,
有些即使現在也還是玩在一起,有很多很多人。

總有一天遊戲會收,劍三會消失,我會離開劍三這個遊戲,
劍三裡面再也不會看到一個叫做余宴,基本從不在幫會及好友以外的頻道打字說話,
基本上沒有誰認識,總是默默進組默默做完任務打完團本默默退組的七秀。
劍三遲早也會消失在我的電腦裡面,可記憶不會。

不會因為離開劍三,因為我頭上的名字不再是余宴我就忘記那些人那些事,
儘管總有一天我還是會遺忘,至少現在我還記得。
趁著還記得時紀錄下來,當以後我再看到時記憶就會被喚醒。

這些年來風雨同舟,千山萬水一起走過,留下來的不會只是空白和數據。
如果有什麼是遊戲消失了還會存在,那絕對是我沒有和別人說過卻一直存藏起來的情感。

大半夜的我就是突然想說說這些,說說其實我都記得。

對不起遊戲裡我就是個死啞巴,對幫會親友外的人三竿子打不出一句話,
在劍三的第三個七夕即將來臨,我很高興我們都還在。

雖然我絕對刷不起給你們一人一個海誓山盟…

[百年江山]遊戲札記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4/11/27(木) 11:20:20 |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