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9.22

【劍三】不會忽悠徒弟的師父不是好師父

標題無能。
標題和內文關聯性自己找。






【1】

  太虛一直十分崇拜自己的師父純陽。

  連排名最小的自己在內,純陽門下一共有二十四名來自不同門派的徒弟。在太虛還很小很小的時候,每一次師門團聚,光是記誰是幾師兄誰又是幾師姊並且一一問候就足夠讓太虛混亂到忍不住哭出來。

  然而這並不影響太虛對於「成為師父」這件事的憧憬。

  他一直都在旁邊看著。看著自己上頭的師兄師姊們和純陽之間亦師亦友的相處模式,看著純陽一臉驕傲地對宮內其他同門炫耀自己的徒弟們有多乖巧多聽話,看著自己的師兄姊們也開始有了屬於自己的徒弟,自己終於不再是師門中輩份最小的一個……

  他一直看著,也一直羨慕著。

  他是真的想要成為一個和純陽一樣的師父。

  想要有自己的徒弟。


【2】

  當這個最小的徒弟找上自己,以閃閃發亮的期待眼神看著自己,說「師父,我想要一個徒弟!」的時候,純陽很認真地思考著這句話跟「師父,我想要那把木劍!」的差異性在哪。

  最後當他按照小時候應付太虛的方式敷衍的回著「好好好師父下山時順便給你帶一個」遭到抗議後,他才發現這個最小的徒弟是認真的。

  專注為人師表三十年,期間誤人子弟毀人不倦從不曾怠惰的純陽,在苦惱沉吟了好一會後,決定以故事來開導太虛,讓他明白凡事應依循大道自然而行,不應強求才對。


【3】

  首先,純陽說的是一個在宮裡流傳已久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個師父,師父收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個徒弟,並且樂此不疲的繼續往下收著,似乎頗有朝一打兩打三打徒弟邁進的跡象。收著收著,前面開始時收的幾個徒弟覺得自己被師父冷落了、寂寞了,便聯手起來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將師父殺害,一人從師父身上割下一塊肉與骨頭,放進宮裡每個人統一標配的煉丹葫蘆中,據稱這樣就可以從此和師父不分開。而在十幾年後,那些聯手殺害了師父的徒弟們,開始不時會聽到從葫蘆中傳出來師父微弱的「放我出去」聲音……

  在太虛明顯寫著「這不就是師父你嗎」的眼神中,總覺得自己後頸似乎開始發涼的純陽當下立斷地決定結束這個故事。


【4】

  「如果我有徒弟,我會對他好,會教他很多東西,他想要什麼我都給他,師父以前給過我的,我都會留給他。」太虛偷偷覷了純陽一眼,小聲的補了句,「而且,我只要一個徒弟就夠了。」

  上頭有著許多師兄姊的太虛十分明白,不論有再多個徒弟,師父都只有一個。

  只有一個,所以不可能對每一個徒弟都一樣關心一樣的好。即使能,每個人所能擁有的,也不過就只是師父好不容易分出來的一點。

  臉上再怎麼笑著說無所謂,心裡也不是真的毫不在意。

  純陽嘆了口氣。

  
【5】

  第二個故事中,訴說的是一個和太虛一樣一心想要收個徒弟的人。

  不同的是,他比太虛幸運。當他揣著期待的心情下山後不久,他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徒弟,成為了年輕的小師父。儘管師徒兩人各自拜於不同門派,但這並不影響師父對於徒弟的疼愛。

  相對於徒弟對師父的敬愛,但凡有什麼好的,師父總會留一份給徒弟。雖然有些事情自己也不懂,只要徒弟問了,師父轉過身一定馬上去查。

  對初為人師的師父來說,乖巧的徒弟就像小棉襖一樣暖心,讓他不只一次想要昭告天下向所有人炫耀,自己有個天底下最貼心最可愛的徒弟。

  即使徒弟從來不曾開口要過什麼,師父依然將所有他所能想到或許徒弟會喜歡的東西全給了徒弟。哪怕因此錢包內總是剩下不到幾枚銅錢,他也心甘情願。

  然而好景並不長久。某次徒弟下山化緣時,正好碰到了流亡到那附近的盜賊,為了保護那些無力反抗的婦孺,徒弟犧牲了。將徒弟死訊送至華山上給師父的和尚說,徒弟這也算是求仁得仁,來世,徒弟定會託生到更好的人家。

  當時還很年輕的師父還看不破許多事,看不透生死,所以當夜他便提著劍下了山,手刃殺了徒弟的那些盜賊,從此不再踏足華山境內,一去便是十數年。

  最後他還是有了其他徒弟。儘管再沒一個如同第一個徒弟讓他那麼上心那麼疼寵。


【6】

  「師父為什麼跟我說這個故事呢?」

  「想你明白,執著很多時候沒用。」純陽一手按上了太虛的頭,寬大的道袍阻去了他所有視線,只有純陽溫緩沙啞的聲音在耳邊環繞。「不是你的,終究不會屬於你。凡事強求不得。」


【7】

  然後純陽給了他一顆種子。

  「把這種子種在門前的樹下,每天灌水每天跟它講話,好好練劍不要偷懶。等哪天你夠大了、夠格當人師父時,只要緣份夠,種子就會發芽,變成你的徒弟。」比方你的大師兄大師姊,就是這麼被為師種出來的,所以你看大師兄大師姊終年身上縈繞著各種花香藥香不是沒有理由的……

  打小被純陽撿回家養大,壓根不懂那些世俗凡事的太虛信了。


【8】

  此後,便是數不清的日月星辰,看不盡的春去秋來。

  當純陽一頭高綰起的髮也被時光染成了雪白後,褪去了孩童稚嫩圓潤的模樣,早已長成俊秀青年,也不再輕易被純陽的話語所騙的太虛仍然對當初純陽的那一句話深信不移。

  他還是每天殷勤地練著他早已嫻熟於心的劍法,直至閉眼倒轉如流也未曾懈怠。

  還是每天替那棵早已高大到無法一眼盡收眼底的樹澆著水,訴說著自己這些年間從未改變的想望。

  那麼多的師兄姊中,只有他一個人相信了純陽的話。

  不是種子不發芽,是緣份未到,強求不得。


【9】

  又到了殘雪盡落的時候。

  拗不過純陽每一次耍賴偷懶的藉口,太虛拿著掃帚走出屋外,將長長的掃把當成了長劍使著,劍式一招換過一招,將地上樹上的殘雪給挑起掃落,揚起了漫天的雪花。

  突然,「啪」的一聲吸引了太虛所有的注意。他停下手中的劍式,轉頭往聲音的來處看去。

  細落紛飛的殘雪中,一名玄髮墨衣的孩子站在大樹下,白皙到近乎透明的小臉上沒有表情,就那麼,靜靜的不發一聲看著他。

  那是早春的種子,終於發芽的聲音。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4/03/11(火) 12:32:15 | | [編輯]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4/03/11(火) 12:35:21 |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