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1.26

【劍三】新年

  「哐啷。」


  清脆的聲響過後,金色的年獸陶罐裂了開來,隨著純陽的心,嘩啦啦的碎了一地。


  「怎麼又是空的啊……」在不死心的以手中劍鞘仔細撥開檢查過陶罐碎片,確認裡頭什麼也沒有,就連最常見,專門用來兌換監本印文的兌換券都沒個影後,純陽終於垮下了肩,喃喃的哀號了聲。


  難得過年期間洛陽、長安、揚州三個大城聯合起來辦活動,在城內外擺設了許多以傳說中年獸的造型鑄出的陶罐,讓人們以砸罐子的方式來趕年獸,並在陶罐中放入各式各樣的物品作為新年禮品,結果呢?


  到底是誰跟他說很容易砸出好東西的?誰說隨便砸砸都可以砸出名牌包包砸出造型奇妙的背部掛飾砸出寫有「龍年吉祥」可以去換物品的牌子還有本年度春季最新紀念款的寵物機甲龍的?!

  五十!這已經是他今天敲出來的第五十個空罐了!


  不要說什麼掛件什麼名牌包什麼寵物──他能敲出來最好的東西,就只有「醉生」以及小金錘而已。就連陶罐都在嘲諷他什麼都敲不出來只能繼續一口「醉生」一手拿錘子繼續砸嗎?


  被一旁從陶罐裡砸出包包的秀坊俠女開心勾住大師頸子往那顆光頭上親去的景象雙重打擊,純陽蹌踉退了兩步,一手按在胸前,彷彿下一秒隨時會吐血應景似地咳了兩聲。

  「這負心的世道……」


  「……你又發什麼瘋?」剛將砸陶罐的積分全數換成梅良玉簽的萬花一走回來,看到的就是純陽這模樣,那張老被谷中師兄姊叮嚀著「面癱是病,得治。」的臉上逐漸有眉頭朝中心併攏的跡象。


  聽見萬花的聲音,純陽本來想上前去抱怨一下自己的手氣差,但在看到萬花手中一上一下拋著的「龍」字木牌及黏在他腳邊磨蹭表示親暱的寵物龍時……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的欲望讓他大力地扭過了頭,以悲痛又沈重的語氣說了:


  「……你不會明白的!」


  「……」萬花只覺得他真心明白不了,也不想明白。「砸了多少?」


  純陽遲疑了一下,伸出手比了個「二」。


  「兩百金?」


  伸的筆直的手晃了一下,仍舊擺著「二」。


  「兩千金?」


  純陽深吸口氣,牙一咬眼一閉,用力比出了「二」。


  「……兩萬金?」


  「……對……」


  「沒砸到想要的?」


  「……沒有,最多就砸出『醉生』跟錘子,連『寄憂谷』都沒有……」兩手食指交繞畫著圓圈,在被萬花教訓以前,純陽自己先低下了頭反省。


  「……」對於只差沒將身上那套衣服和劍一起抵押下去,幾乎將全部家當花在買錘子買各種輔助用品上,只為了砸陶罐的純陽,萬花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想法了。


  教訓一頓嘛,他自己已經先反省了,更何況純陽花的也是自己的錢不是他的。但不教訓,又覺得有股氣梗在那惹人心煩……


  萬花沉默了很久,最後想說的話還是全化成了一聲嘆息。


  「學乖了?」


  「說什麼也不砸了……反正我就是手黑就是沒手氣就是個黑到底的黑貨……」


  看著純陽開始蹲到地上去畫圈,只留個充滿無限哀怨與陰鬱的背影給他,萬花思考半晌後安慰了句:「你手氣其實挺好。」


  「哪有。」


  萬花面無表情的扳指數起純陽曾不只一次對他炫耀,力求讓他羨慕嫉妒恨的愛徒事蹟,十隻指頭都數完還得折回再數一次。「手氣不好,徒弟哪撿回來的?」


  「……也對!」提到愛徒,純陽終於抬起了頭。「真的手黑的話,怎麼可能撿回來那麼聽話可愛的徒弟啊!」所以原來他不是手黑,而是他把手氣都留在撿徒弟上了嗎!


  「更何況,」將雙手攏進袖中,萬花居高臨下看著純陽,慢條斯理的說了:「別人修上十世的福,也沒能撿到爺。」


  沉默的變成了純陽。


  面對那張沒有起伏卻明顯寫著「快點承認能在路邊把我撿回家是你三生有幸」的麗顏,純陽在掙扎猶豫了許久後,終於還是忍不住說了:


  「……那個,撿到你是我手黑到極致的證明吧……?」


  「……滾!」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