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1.03

【生活】嗯…

在小M那邊看到了一篇轉載,關於創作者與讀者的一些……嗯…關係?

我認同在那篇文章中,作者提到小說家不應該是任何觀念的代言者,但我不認同身為作者就不該為自己的信念說話,正如同我不認同他所說的「作者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有一個清楚的價值觀」那樣的話。

有人說寫作比繪畫容易,因為寫作可以很容易的只使用一點形容、一點敘述就去「創造出未知生物╱怪物」,那並不一定要是作者親自見過、有實際參考樣本的。而繪畫並不一樣,繪圖者「無法畫出已知以外的東西。即使繪圖者畫出了屬於『未知』的某個東西,那也必須先建立在『已知』上」。


可其實寫作也不存在真正的「用未知創造已知」。人沒辦法書寫、形容出自己所知、已知、能知以外的事物,沒辦法寫出自己想像中無法架構出來的事物。就像人無法去「試著去想像一件你無法想像的事情」一樣。

即使作者並非出於明確、肯定的意識去書寫某樣事情、某種觀念,屬於作者的價值觀、思考模式、判定仍舊存在於他所書寫出來的每一個角落。儘管那是潛意識,也不能否決掉那就是那名作者的想法、他的世界。

對作者來說,每一次的創作都是一次掏空,將那個名為「自己」的世界甚至宇宙重新翻覆,不斷地壓榨、破壞、建築並且企圖在反覆的破壞中找尋中新的組合與結果。在那個世界裡並不存在任何不重要的東西,哪怕只是灰塵都是那麼的重要並且確實存在,只是發現到與沒發現到而已。

那種感覺就像,房間的地板上有一根頭髮。你沒注意到並不表示頭髮不存在,它確實存在,那是非常清楚的事情。當你站在房間內時可能你沒注意到───因為名為「房間」的世界內擁有的其他事物太多並且相對醒目,可當房間的每一個細節被定格回頭來細細檢閱時,你就會發現其實它真的存在那。

人即使竭盡一生,對大腦的使用、對記憶的提取與使用量可能也不到真正容量的一半,用明確有印象的那一部份去斷絕剩下被暫存、忽略掉的那些說那並不屬於作者這種話根本就是荒唐。那篇文章再長說的再多在我看來那也不過只是文字的謬論,企圖用荒謬的例子以及反覆交雜的言語把人繞暈,最後騙得別人認同的話語罷了。

人是一種相當善於欺騙自己的生物。從情緒到記憶,凡是直觀上能夠直接反應出來的都能自我欺騙。可被藏在潛意識裡的那些不會,那些不曾注意過的事物總會在每一個不留意的言語中被展現出來,隨著書寫的越多展露的越明顯。

寫的時候其實沒打算寫出這個。自己都沒想到會寫成這樣。───這樣的言論就代表了「作者不清楚自己在寫什麼」、「作者連自己的理念╱價值觀是否清楚都無法肯定的給予答案」,我只能高貴冷豔的呵呵一笑作為我的看法。表情可以騙人,情緒可以騙人,文字可以騙人,但字裡行間那些隱藏不住的東西無法騙人,連這都不清楚的人評論「作者」?呵呵。

作者必須清楚、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信念是什麼,才能夠去瞭解並且擁有它,再進一步的藉由它去反推、反思甚至衍生出更多的層面以及層次。固然不能被單一而偏執的信念侷限了視野,將自己鎖死在一個面相而放棄了從其他方向去思考的可能性,但同樣的,也不能因為害怕會變的過於偏執而放棄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理念以及信念。

正因為每一個作者都只是渺小的人類,所以才能夠看見世界的廣大以及多樣貌,能夠看見被藏在角落或許連當事人自己都不清楚的那些事物,真正凌駕於人類之上的,那並不是作者,那是神壇上面的騙子好嗎。超脫凌駕於人類之上的人無法體會到屬於人類的那一切情緒與心境,無法明白那種即使不被允許也想要訴說,即使無聲也要放生尖嘯的掙扎是為了什麼。

不曾擁有過現實的人,再怎麼書寫,所織就也的也不過只是一場虛假而已,就連幻境都說不上。

別忘了所有的創作動力(所有的,並不止於小說)都是源自於想要傾訴。對人、對事、對物、對自己、對世界的傾訴寄託甚至咆哮。

如果沒有了那些,那麼也就不存在於創作。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您好,第一次在這裡留言。

把這個網誌存在書籤裡已經一段時間了,然而今天是第一次造訪;恕我冒昧,是在幾天前什麼也寫不出來的時候,不過,我看了這篇文章好幾遍。

我是個對繪畫與寫作都有觸及的人,然而我的作品一直好不起來,從十年前就開始這樣子。

再怎麼用不同的繪畫風格或寫作方式,我都沒有辦法對自己的作品滿意,因此造就了許多斷頭還有未完的草稿,而且,我拒絕被人批判,然而我卻不清楚這樣做的理由。

我從不明白的是,那個在作品中缺空的一塊是什麼,我筆下這個陌生的故事,還有那些形同垃圾般的草稿,他們欠缺的究竟是什麼,這十年來我找尋答案,對自己吹毛求疵,並且一直不斷傷害週遭的人,即使裝做心如止水,實際上在水面下都已經發狂了。

最近有一些契機使我變得稍稍平靜,進而促使我拜讀了這篇文章,那結尾的三段話直擊了我。

我所欠缺的或許就是不敢向這個世界傾訴的膽量,懷抱著可能重蹈覆轍的恐懼。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只是選擇了自我欺騙,還有欺騙。

仔細審視自己的作品後,我也從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即使我認為,一直以來自己只是縮在角落無意義的發抖。

雖然茅塞頓開,卻不知道這樣的心情能夠持續多久,自己也能稍稍理解,就算此刻能這樣一直寫作,但下一刻的自己是否還能想起現在這樣的感覺,這是我選擇在這留言給您的其中一個理由。

另外一個理由,則是我確實的在您這篇文章中獲得了共鳴和實際的幫助,即使可能我看到的面和您本身想透過文章陳述的理念,可能不是完全一致,但請容許我在此表達對您的感謝之意。

真的謝謝您。

kyoko:2014/03/08(土) 15:43:34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