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2.09

【心得】電影 刀見笑

68925c76d5f7263dbe3cf54685a15d1e.jpg


※ 底下有劇透

啊我要先說我喜歡配音……劇中所有聲線偏低偏慢的都是我喜歡的類型。
最喜歡獨孤成,然後是師父跟笛師,再來大公公…寐娘的我也喜歡。

雖然分類是喜劇但是很奇妙的喜劇。怎麼說呢…算是黑色幽默吧。

其實是個沒有和尚的佛理故事啊。(看著喜劇分類總覺得心情很微妙)


刀見笑的故事中引用了佛家的三毒,這點從開場出現的三種動物(雞、蛇、豬),以及後面不斷輪轉迴圈的圖案可以看出些……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大概是,導演可能怕藏太深有些觀眾會看不懂,所以刻意在每一個故事的轉鏡時用了很快的畫面提示了這是三毒中哪一部份。

更可惜的是雖然導演已經說的這麼清楚了居然還是可以有人看不懂……


雞、蛇、豬,在佛家「六道輪迴圖」中個別象徵著人性中的「貪瞋癡」三毒。在故事中也有作為實際動物的出現(貪的故事開始和結束都在養雞場,嗔的故事啞巴一直緊握著家人留給他的竹蛇,痴的故事主角就是個殺豬的),用這作為一個「喜劇」的基調,算是…怎麼說呢,很有趣吧我覺得。

整部電影的顏色都很暗,以大量的灰色跟黑色作為主體,即使偶爾有其他的顏色,飽和度也很低。唯一貫穿全場的明亮顏色只有一個:紅色。

那一點紅色非常亮眼,真的。那大概是電影中最幽默的地方了。




電影敘述了一把刀的三個故事:俠客(獨孤成—貪)、廚師(啞巴—嗔)、屠夫(少三兩—痴),但故事的敘事手法是從時間最近的痴開始,推回去嗔,再推回去貪,再由貪接續嗔來到痴,接著結束。

少三兩是個癡心妄想的人,因為他想娶寐娘,所以他想殺了強佔寐娘的一刀仙……但他只是個屠夫,於是他在乞丐(啞巴)救了他後偷了乞丐(啞巴)的刀。

乞丐(啞巴)說,你聽我說一個故事,關於這把刀的故事。而在那個故事中,也有另一個人告訴啞巴,你聽我說一個故事,關於這把刀的故事……

總覺得這跟「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有個老和尚,還有一個小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對小和尚說,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有點異曲同工啊。

那把醜的就連叫它菜刀,菜刀都要不開心的刀一開始時並不是刀。就像打造了那把刀的唐胖子也不是胖子一樣。

獨孤想要得到天下第一,所以他需要一把天下第一的刀。為了那把刀,他殺了跟自己有相同心思的手足、盜了自家老爹的墳,拿走了玄鐵找上了唐胖子讓唐胖子替他鑄刀。唐胖子不肯,他就逼的唐胖子不得不肯。

雖然獨孤那口嗓子迷死人了……低音炮的殺傷力簡直。每次聽獨孤開口,冷冷的幾個字我耳朵已經懷了多包胎(X)

獨孤想要一把能夠殺人的刀,但他並不是真正能夠辨認好刀……也不是有資格使用好刀的人。看到他把鐵拿給老爺子問老爺子打不打刀時我就知道這人非死不可啦。怎麼看都是那個被他棄若敝屣用來裝鐵的盒子才是好東西啊,這都不懂還愛下戰書想要一挑多,果真是蠢死的。下輩子投胎記得點智力。

獨孤死時看著那柄穿透了自己、一刀斬斷自己項頸的刀,無聲的說了「好刀」二字。假如他所求的只是殺人,那麼我覺得其實一開始他自己拿的那把就很好。那把才是真正用來殺人的刀,救過他、飲過血,不曾棄離。

作為一個用刀的人,從背叛了自己的刀的那刻起,他就註定一死了。

更何況唐胖子已經不打武器了。不論過去他是一個再好的鑄兵師,當他心中已經沒有了武器,沒有了那股出鞘見血的鋒銳時,就像唐胖子說的,那把刀是不能用來殺人的。

後來唐胖子把真正的玄鐵融成了一柄醜到讓人很想吐槽它的菜刀,給了一個孩子。

唐胖子說不要當一個刀客。刀客除了傷害人以外,還能讓誰開心嗎?要當就當個廚師,你一樣用刀,但好多人會因為你用刀而感到開心。

我好喜歡唐胖子的這一句話。

唐胖子鑄了一把菜刀送了那個孩子,孩子記得了唐胖子的話,長大後成了〈俏江南〉的大廚,八大鏟。八大鏟是個好師父喔喔喔喔我好喜歡師父——T_T

啞巴為了復仇,用盡心機,連他心中其實很尊敬的師父都能下手毒害,只是為了拿到師父的那把刀,用師父傳授的最後一道〈八仙過海〉引大公公注意後殺了大公公而已。當啞巴一臉痛苦、內疚的跟師父叩頭,說著既然知道有毒,為什麼還要全部吃完時,師父答非所問的一句「你已經盡得我的真傳」,話中的欣慰之意要哭死我了都…

啞巴很難過,為了報血海深仇而使他不得不親手殺害師父的事情讓他很愧疚,可對師父來說,他本來就是要死的人了。

即使不是啞巴,大公公也會在師父為他做完菜後將師父殺了,因為好玩,因為大公公就是這麼有權、任性。師父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死,他也知道啞巴心懷不軌…現在回想起來,「好一碗蝦湯」時師父那一句「荒唐」的結語用意不是一般的深啊。

可即使知道,師父還是將他的一身手藝、將他一身絕活以及那柄菜刀全傳授給了啞巴。因為他可以死,但那八道菜不能失傳。

師父最後考驗、品嚐著啞巴做的八道菜時,很明顯吃到第二道師父就知道有問題了啊!短暫的沉默後輕輕笑了一下舉筷伸向剩下幾道,每吃進一口臉上就出現難以忍耐的痛苦,每一口咀嚼、吞嚥的時間都比之前還久…可即使如此,即使知道有毒還是吃了下去,還是能夠毫無怨懟的對著得了自己唯一真傳的小徒弟說盡得真傳……告誡著啞巴,「你想用這把菜刀殺人?可這把刀,並不是把殺人的刀呀」T_T

啞巴的故事是整部最精彩的地方我覺得。師父的每句話每個笑容都好有深意。T_T

啞巴最後如願了,他替大公公做菜,爭取到了一次能站在離大公公最近的身前刺殺的機會。可即使他一直想著血海深仇,想著他掛念了十五年的恨,他其實根本下不了手。刀就在手邊,但他沒辦法拿起來,他有多期待就有多緊張能夠下手的那一天,但即使在自己的想像中他也無法得手…這讓他更緊張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刀就在那,他連伸手去拿的勇氣都沒有。

大公公最後也不是死在他的手上,而是死在了那個被小冬瓜不小心敲裂快壞的茅廁木板上。啞巴曾經為了躲避大公公派人的追殺而躲在茅坑中,躲在糞池裡不敢出聲;他的家人為了保護不小心被發現的他,用身體保護住了啞巴,自己被守衛從上面拿矛刺死了。所以最後大公公也掉下了糞坑,在爬不上去又惱怒的說著等上去了要殺了守衛們時,被守衛們用矛刺死讓他永遠也沒有上來的機會。

啞巴一個人站在那裡,就像個笑話。拋棄了一切,殺了恩師,拋棄了良知……就為了當個笑話。

「原來不論我殺不殺他,他都是要死的。」

假如啞巴能夠早點明白,或許他可以選擇不殺害師父,可以當一個……用菜刀讓好多人都開心的廚師。而不必最後成了一個有著一身好廚藝,卻只會來回叨念著那麼幾句相同的話,失心瘋了的乞丐。

而少三兩,少三兩是整部最好笑,也最荒誕悲涼的角色。

他因為膚淺的原因而喜歡寐娘,但正因為膚淺所以他執著,他一廂情願覺得寐娘也喜歡他,不然怎麼給他拋手帕呢?他存錢、他偷刀、他憑著一口氣挑戰一刀仙——然後他發現自己原來什麼也不是。

寐娘根本不喜歡他,在寐娘的故事中,他不是主角,連配角也不是,只是劇情該結束了就打上「劇終」兩個字,誰管你在哪兒的丑角而已。

他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非常深情,所以寐娘特地請了戲班子演了一齣好戲。開始時少三兩也跟著拍手叫好哈哈大笑,說好巧,寐娘跟他說好笑的不是巧合,而是比巧合更像巧合的神似,少三兩傻,沒聽懂。

可隨著戲班子繼續演著,他看懂了,再對應著周圍所有人的哄堂大笑,少三兩終於明白了自己在那裡面扮演的就是那麼一個愚蠢的、引人發笑的角色。他也終於明白了寐娘對他哪怕一點點的情也沒有。

他一個人坐在那,看著老鴇等人揮著手帕對寐娘和笛師說著恭喜他們兩個人白頭偕老,說真是太好了故事有個完美的結局…他難掩一臉錯愕的看著荒誕的一切,然後他的好朋友春哥坐在上頭吃著餅,擦了擦嘴後拋了一塊破布下去,砸中了少三兩的頭,就那麼掛在那,像當初寐娘的手帕砸到了少三兩那樣。

我從開始春哥攔著少三兩的桃花車不讓他去找寐娘,少三兩硬要去、攔不住就只好陪著他去,卻一直打著哈哈說著回去吧一塊吃飯吧別玩兒了,看一刀仙想殺少三兩就跳出來用丑角的方式打著哈哈,極盡誇張的假裝哭鬧弄的一刀仙沒了心情只是略施薄懲時,我就覺得春哥你對少三兩這不單純啊………最後春哥那哀怨的小眼神簡直不得了,完完全全是在說著「不就是塊手帕麼?哥也給你丟塊,你倒是瞅哥一眼」啊!!!春哥對少三兩絕對真愛!

故事的結尾是寐娘和笛師在一起,那把曾經身懷故事的菜刀被拋下了崖底…看起來像是了斷,但以佛家的角度來看這也是又開啟了另一個因果。

雖說這是一個喜劇,但我更認同這是一個用喜劇手法去包裝的悲劇就是了。

我覺得還滿好看的…………特別是那個配音(幹麼一直強調)

[一醉南柯]綜合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