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8.03

【ASK問答】其一

Q:能談談對自殺的想法嗎?





唔。我先聲明,我絕對沒有任何鼓勵或者贊同自殺的意思。
其次,我以下所指的自殺者,並不包括那種拿自殺當有趣,覺得在手上割幾道疤很酷很有故事,
用「我要去死」作為威嚇他人以達到自己目的的人。

這世界並不美麗,我知道,我們都知道。
然而「我」比我所想像中的更喜歡這個髒兮兮的世界。
不是因為什麼了不起的原因或者偉大的信仰,跟神也沒有任何關係,只是還有些人與事,我捨不得而已。

說實在的,我很反感社會上絕大多數的人——包括老師、包括心理醫生、包括所謂的身邊朋友們——對於自殺者╱擁有自殺傾向者常說的那些話,我也很反感「想想可樂果」、「多想兩分鐘,你可以不自殺」這種言論。
這世上大多數的自殺都不是出於一時的衝動,在「生」與「死」之間,他們花了無數個兩分鐘的時間去思考,去告訴自己家人會難過朋友會難過——那些人們總是說「他們怎麼不想想」的東西,他們其實都想過,想了很久、想了很深,最後發現已經沒有什麼辦法能夠改變現況,沒有選擇,日子真的沒辦法再過下去了,才會真正跨過那條線走到門的另一邊去。

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那個故事——但套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在自己書中寫過的一句話:
「 有人疼,誰喜歡流浪。」(出自《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或許自殺是懦弱的行為,但說真的,能找到辦法好好活下去的話,誰願意踏上那條路呢。
也許那些理由在別人看來都是藉口、都很輕鬆簡單並且能被解決,但對當事人來說,那就是沒辦法被解決的痛苦的事情。他們被自己折磨著,被現實折磨著,被身邊每一個關心自己的人折磨著——抱歉請恕我這麼說。很多時候那是出自於善意,是被抱持著正面意象去訴說的話語,但拜託真的不要對自己身邊的朋友,特別是已經、曾經表現出類似負面情緒的人說出類似「你再努力一點就好了」「別人都可以為什麼你不可以」「想想XXX啊」的話,特別是「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那麼多人家還不是活的好好的」「你這樣都想不開那別人怎麼活」這一類的話,最好連「加油」這種話都不要說。

那些正是真正折磨著他們的事物。
道理大家都明白,然而並沒有用,痛苦的事情依舊痛苦,不會因為和別人比較而變得比較輕鬆。網路上、書本上勵志的文字比比皆是,宣導生命的話語放誰誰都會講,要說的多漂亮多好聽都可以……可是沒有意義。看著那些文字也只會讓人覺得像是隔著其他媒介看向太陽,看見了光亮,但並不會因此而感到溫暖。

「明明是讓人很羨慕的對象啊為什麼要自殺」——其實關於自殺,最常看到的疑惑是這個。
——那個人明明很有成就是人生勝利組,怎麼突然就想不開了?他平常表現的很正常啊,看不出來是會這麼做的人。
我要再重申一次:不是真的被折磨到無法忍受,一個人獨自掙扎最後卻還是陷入泥沼,眼睜睜感受著自己一點一點窒息瀕死,誰也不想真正走上那條路。他們比誰都更想去擁抱希望,可想了無數個兩分鐘,最後得出的還是只有一個結論,希望只是希望,奇蹟並不存在,神也不存在,自己的祈禱跟聲音並不會被聽見。


世界上有不能流淚的哀傷存在。
那是對誰也無法說明的——
就算能夠說明,誰也不會理解的那種東西。
那哀傷既不能改變成任何形式,只能像無風之夜的雪一樣靜靜的逐漸積在心裡而已。
我曾經嘗試把那哀傷改變成語言,但不管怎麼用盡語言,都無法把它傳達給誰。

————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在一切都還來得及時,他們也曾經求救過。
只是沒人聽見,即使聽見了,也沒有人能夠理解。

以前有人教過我一個方法,他說妳想像妳的心裡有個天秤,天秤的一邊妳用來放溫暖的東西,哪怕只是一個陌生人的笑容、一句謝謝,一首喜歡的歌,一本喜歡的書,一個妳突然很想去吃的東西——再微小不過的人事物都可以,把妳覺得溫暖,覺得「活著其實也不錯」的那些東西。
另一邊的天秤,妳拿來放讓妳覺得沒辦法,努力過、嘗試過,可是依舊什麼也改變不了,除了死以外沒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的事情。而一旦那些事情得到了解決、或者妳得到了妳認為可以接受、甚至滿意的結果時,就把它從天秤上拿開。
如果天秤還沒有完全傾向不好的那一邊,如果美好、溫暖的那一邊還有哪怕一點點的東西可以拉住妳,妳都不要選擇另一邊。

我很認真的去蒐集那些會讓我覺得溫暖美好的事物,然後才發現天秤的兩邊其實重量的算法不一樣。
那些痛苦的事物哪怕只有一點點,也會每個午夜夢迴間、在每個脆弱的時刻竄出來提醒自己它的存在,折磨著人的精神,讓人連想好好睡一覺都像種奢侈,神經越來越緊繃,然後覺得誰說什麼安慰都像拿著針在灌滿氣的氣球上扎。

該怎麼說呢。我覺得《人間失格》這本書寫的真好。
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也棉花都會受傷。
每次看到有人責備自殺的人,說無法理解啊在想什麼啊怎麼不想想家人朋友啊……的時候,我總是很想請他們去好好的、好好的、不要戴著有色眼光的去看看《人間失格》。看看那個痛苦的說著害怕和人相處,卻又無法隔離於人世之外,努力的將自己扮丑,以人們喜歡的開朗姿態去面對世界,僅僅抓著和人世最後一絲微弱的聯繫不肯放手,說著「這是我對人類最後的求愛。」的主角,去感受最後他說著自己已經失去了身為人的資格,完全稱不上人的痛苦。
或許那並不完全,也無法借代成每一個自殺者,但請看看他們為了求生而做的掙扎,看看他們在最後絕望前,對人類最後的求愛吧。

可以說「活著才有希望,才能改變」,但不要說「為什麼你不怎樣做」。
誰也不想把自己活的那麼糟糕的。

--

然後來說說最近的那個吧。

林冠華LINE對話記錄
[爆卦] 現在三立的前進新台灣

我不曉得該怎麼形容我的心情——但在看到那句「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對得起自己。」時,我直接在電腦前大哭了出來。我覺得這個社會真他媽有病,大人不願意管,選擇沉默、選擇視若無睹,逼的一個孩子得站出來死諫——儘管我們都知道,那沒有用。他把所有珍貴的一切都捨棄掉了,他說我幫你們擋,說人總要對得起自己,可是——並沒有用。
我無法找到除了難過以外,看到那則新聞、那一句話時的心情。

--

還有很多人愛我,
但從今爾後,我的死不會讓任何人活不下去。
——這就是不同以往之處。

————羅蘭.巴特《哀悼日記》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