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8.03

【ASK問答】其二

Q:莫旅您好,看見關於自殺的問答,想請問如果身邊真有人如此,自己該如何去陪伴呢?很擔心要是有那麼一天,自己卻連陪伴都作無法做到該如何是好……






別和我一起墜入黑洞般的情緒深淵。
因為,我需要一雙堅強有力的手,將我拉回這世界。
就算我放棄了我自己,
也請你,不要放棄我。

——來自一位憂鬱症患者的心聲〈自殺防治短文〉



你要讓對方清楚、並且強烈的感受到你希望他能繼續堅持下去,即使很痛苦、即使很難,但哪怕你或許並沒有辦法提供什麼實質的幫助——如果對方需要你,就算只是傾訴痛苦也好,你一直在的念頭。

這其實並不容易。那是必須持之以恆的事情,而人太容易在一次兩次的徒勞無功與挫折後選擇放棄。
哪怕只是一個甚至還沒明確,只是在萌芽就被察覺的念頭,一旦放棄過,就什麼也救不回來了。請不要放棄他們。我知道那很累、那很辛苦、那甚至會讓人心裡覺得我到底在做什麼把自己搞的這麼累還跟著對方一起痛苦關鍵是好像什麼用也沒有——可是不要放棄,拜託不要。

當你選擇拉住他們時,你已經是他們和這個世界僅存的連結了。

那就好比是蜘蛛之絲(芥川龍之介 著)吧。
他們的腳下是地獄,他們身處地獄之中,而想將他們拉回「這邊」的你是從雲端垂降下來的蜘蛛絲,是唯一連結兩邊的事物,脆弱而易斷。在爬上蜘蛛絲的過程中,所有不甘心被拋下的痛苦以及黑暗會緊緊抓住他們的腳,不讓他們輕易離開,嘶啞叫吼著要他們永遠在底下陪伴……那是無法被甩掉,即使一度甩掉,也很快會攀附回去的東西,是纏繞在他們心中的魘。
他們掙扎著想要順著垂下的蜘蛛絲爬回屬於「那邊」的世界,而若是在緩慢攀爬的過程中,蜘蛛絲斷了的話,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他們。假如原先即使身處地獄之中,至少還能站著,將鼻子浮於痛苦之上,苟延殘喘的呼吸著堅持不死的話,這一摔就是直接將他們摔進了絕望的深淵,直接滅頂了。

也不要一直告訴他們想想什麼、想想誰、想想世界有多好什麼的……不要讓他們覺得自己活著跟死了好像都是在給別人添麻煩,不要讓他們對於身邊的人感到壓力,那樣只會讓他們為了不想更痛苦而將自己與他人之間的聯繫慢慢斬斷罷了。
找一些事情或者東西讓他們分散注意力,盡量用「咦這個不錯你看看」「我猜這個你會喜歡」的話語去代替「世界還有這麼多值得你XXXX的事物」。可以懷抱那樣的目的並且讓他們發現、但不要將那樣的話直接說出口,世界上或許還偶很多值得的人事物,但若不是他們自發性的那麼認為就沒有意義。

最重要的是——千萬不要說,我帶你去看心理醫生。
當這是我的偏見吧,我覺得心理醫生只是讓人越看心理越痛苦而已。
最擅長用「世界上還有其他更不幸的人」「想想XXX」這類讓人聽了心裡更難以平衡更難過的話來「安慰」別人的就是心理醫生了,本來沒什麼事情、沒什麼問題,看完醫生以後反而要覺得人生沒有希望我活著幹嗎簡直給全人類製造困擾。
拿了一大堆的藥,要嘛吃了以後睡不好,肉體跟精神一起疲勞更容易東想西想;不嘛吃了以後一直想睡,肉體是獲得了休息,心靈暫時逃避,然後就脫離不了藥物了。

這麼說可能很奇怪,但他們、我們,把自己活的那麼痛苦還是堅持著不肯放棄,為的也不過只是找一個能夠瞭解並且體諒、包容自己的人。
即使沒有太多的安慰,沒有華麗的言語也沒有關係,每一個被逼到最後的人,對於他人的情緒以及心情轉變都很敏感,不要刺激他們,慢慢的接近,安靜的坐在他們身邊,握住他們的手,他們會知道、心會知道。
這個髒兮兮的世界,終究還是有一點什麼能去被期待。

--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
在我最難過的那段時間裡,我身邊一直有人不放棄的接連伸手,接力般的把我抓住,堅持著把我拉回屬於「這邊」的世界。她們有些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有些不知道,但不論清楚於否,當她們覺得「我不對勁」時,第一個選擇的反應就是把我拉住。

她們沒有說任何諸如我的痛苦都是自找的幹麼把自己搞的這麼不開心,或者世界上比我不幸的人很多為什麼我不看看他們之類的話,也沒有要我想想家人、想想朋友、想想誰,她們只是拉住我,在所有她們能夠陪伴我的時候在我身邊或者透過網路,陪我天南地北的瞎聊,丟一堆我想過或者沒想過的東西給我,吸引我的注意力(清純如我,人生第一款跟第二三四款玩的BL遊戲跟H Gmae就是在那個時候…大半夜戴著耳機寢室裡打糟糕遊戲,聽著身後室友翻身簡直不能更挑戰羞恥心Orz)。

然後告訴我,如果哪天不能像這樣和我一起聊天,她們會覺得很遺憾,也會很難過的。
(我媳婦則是霸氣十足的跟我說,如果我敢怎麼樣,她絕對讓我連死都死的不安寧,說到做到_(:3」)
我問過她們後不後悔認識我,她們說不後悔,說即使人生能夠再重來一次,還是想要選擇認識我,和我一起做朋友,一起玩,一起去吃飯然後什麼也不幹的無視旁人眼光,哈哈大笑。不論那究竟是安慰也好,是實話也好,為了她們我就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再努力一下,再堅持一點。

會知道 Plastic Tree 也是在那個時候。其實我並不太會主動找日文歌來聽,作為看不懂日文的人,即使旋律很美,無法理解歌詞是什麼意思,對我來說還是有點痛苦。我是那種連看動畫都會跳過OP跟ED(除非旋律真的太喜歡了)的人。
那個時候因為APH的關係,真っ赤な糸這首歌一度挺紅的…紅到在我對 Plastic Tree 這個樂團名稱有印象以前,在NICONICO上、在K島上已經對這首歌有著深深的印象那種地步。但當時對樂團真的毫無印象啊…後來某天,現在被我暱稱為小天使的朋友按慣例推薦她心愛的 Dir en grey 給我時,從我喇叭聽到了真っ赤な糸,就改推我 Plastic Tree 的歌…然後在革命數次未果後,終於靠著 Plastic Tree 成功的把我推進去了。(大笑)

那個時候她丟給我的是記憶行き……當然,是附歌詞的那種。


さよなら。
僕の事が思い出せなくても泣かないでね。
お伽の国の嘘だ。ほんとはすこしだけ泣いてほしい。


這段歌詞,以及主唱微微帶著哭腔的歌聲,突然就戳中了我心裡想哭的那個點,聽得我既難過又覺得自己被安慰了。小天使說,難過的時候就聽歌吧,那麼多的歌,總有一首能夠唱出妳心裡的痛,能讓妳覺得能去寄託、覺得被安慰。
我想,她說的是對的。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