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2.27

【問卷】TAG

在別人那邊看到的,覺得有點有趣,跟著慢慢寫。
 
TAG——25件關於我自己的事情
--
★所謂TAG,就是「寫25件關於我自己的事情,希望你更加了解我—這就是「我TAG你」,因為我想你了解更多。
★被TAG的規則是,寫一篇關於自己的25個想法,寫完了還要TAG你想了解的16個人,或更少。



1、
寫文的時候其實沒有想很多,也沒有什麼大綱在支撐整篇的架構,通常都是突然覺得「啊好想寫個這樣的故事」或者「啊好想寫出這樣的場景╱這句對白」然後就衝了。邊寫邊想,邊寫邊修(所以特別容易卡文)。之前偷看別人的寫作心得,提到了沒有大綱的寫作並不是不能——但很難支撐著一直走下去,就像一團肉如果想要站起來它就需要骨頭那樣,想要將寫作的長度、深度拉長加深,大綱就是必要的存在。開始反省自己總是爽一炮就走的行為。


2、
我從有記憶以來到小學三年級都是跟爸爸住,雖然他並不太管我、也不太教我什麼,甚至作為父女我們並不太交談,但有些事情、有些根深蒂固的想法畢竟還是被影響了。那時我爸常告訴我:當爸媽的,就是孩子想要什麼就會想弄給他、不讓他失望。可是我們家不富裕,爸爸不是什麼都可以給妳,所以妳不可以說妳想要什麼,因為妳說了爸爸就會想要弄給妳,但我們家又買不起,那爸爸就可能會去作些犯法的、不好的事情,被警察抓走,妳就沒有爸爸了。
——像是這個樣子的,一邊說,一邊拿出他早就準備好的,沒裝錢的老舊皮夾翻給我看,跟我說「妳看爸爸沒有錢」。也許他是希望教育我要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要分清楚「想要」跟「需要」的區別,不要看到什麼都想要、需求無度…也或許他只是純粹跟我開玩笑,我爸的幽默我一向不太懂。但我從小就笨,就真的把那句話理解成了「因為我們家買不起那個,所以如果我說想要的話,爸爸媽媽會被警察抓走」的意思,然後變得什麼都不敢說。

對於大部分的孩子來說理所當然的「我想要那個」——這種話我小時候從來就不敢講,自己完全沒有意識到哪裡不對,問我為什麼不說我也說不出原因,但就是不敢,剛回我媽那邊住時,我常常因為這個被我媽罵。我媽沒什麼耐心,很容易不耐煩,小孩子哭著吵鬧說要什麼她會不高興,但問小孩子要什麼小孩子一直不說一直回答「都可以」她也會生氣(好難伺候)

那時我跟我媽的對談基本就是「妹妹妳喜不喜歡這個?」「喜歡」「那妳要不要?媽媽買給妳好不好?」「不要」「為什麼不要?妳不是喜歡?」「不要」「妳想要就老實說,妳到底要不要?」「不要」——這樣的相處模式。她問我喜不喜歡我會說,可是問我要不要、想不想要我就會說不要,如果問的多了我就乾脆不回答不理他用沉默的抗議表示拒絕。我媽說我這樣很討厭。她說小孩子就是應該喜歡的說喜歡、想要的說想要,該不該、是不是必要買,這種事情大人自己會判斷會決定,不用我擔心,我說「哦」,她要我老實說我到底想不想要,我還是說不要,然後我媽就不想理我了。

後來我媽學會了跟我的相處模式——問我喜不喜歡,喜歡,想不想要,不想要,那就不管我,她覺得哎唷不錯這個好她就買,我不用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一直到上了大學以後才終於有意識的發現這是有問題的,雖然還是有點改不過來,不只是家人而已,我不敢對任何可能會回應我的人坦率的說出「我想要某個東西」或者「我需要幫助」這種話,如果我覺得那是會麻煩到別人的我就不敢說。但我現在盡量努力試著說出口了。


3、
其實我最早會開始寫文、會成為同人文手,這是我哥的鍋。他是我第一個讀者,雖然其實他不看我寫的文。

我小學時天堂正火紅,我哥當年迷天堂迷的不要不要的,然後那時天堂官方有個徵文活動,讓玩家寫故事去投稿,之後再由玩家票選…得獎的作品會被做成書籍放遊戲內商店賣,可以閱讀(當然有獎勵),投票的玩家則是如果投的對象得名,就有機率抽中遊戲內的虛寶獎品。當然那跟我無關,那時候我還沒玩天堂,頂多就是偶爾替我哥開他的妖精蹲妖森打打安果打打樹枝按量跟他換零用錢,只要離開妖森←→燃柳我就會迷路,這樣的遊戲狀況。然後我哥很口水那個活動獎品,就慫恿我去參加,當然我是拒絕的…當年我有沒有小學三年級啊?

後來我哥就跟我說,他給我零用錢,我去寫文投稿,於是我就為了50塊加上一包餅乾妥協了(…)不過沒有得名就是了,一來灌票拉票兇,二來因為投票的玩家也有機率抽獎,其實沒多少人認真把每篇比賽文看完,都是點開頁面選中第一頁第一篇就按了投票,比賽結果出來時我哥氣死了,一直抓著我說他覺得我寫的完爆那篇得名的這比賽就是屎…之類的。
因為我哥氣憤難平,後來他就替我把那篇文拿去投了天堂talker…我忘了哪一期了,有上,我哥特地買了那一期回家珍藏,後來又在他慫恿下寫過另一篇去投,也有上,那兩期天堂talker一直被我哥保留了至少十年吧…不過後來還是被我整理家裡時順手丟了。他知道我有寫文,但基本不看,不過當初最早最早會開始寫(以及意識到原來我能寫啊)是因為他的慫恿就是了。 ̄▽ ̄;


4、
小時候我覺得自己很怪,因為我爸、我奶奶他們是那麼說的,他們說我是「奇怪的小孩」,學校的老師也都說「妳為什麼這麼奇怪」,然後因為我天生視力不好,在那個年齡層的孩子來說我又戴眼鏡又作視力矯正什麼的…「和他們不一樣」,所以被同齡的孩子直接指著說我是妖怪、是怪物的經驗也有。那個時候常常因為這樣一個人躲棉被裡哭,就算我媽哄我都沒用。

然後我哥人生第一次打架就是因為我同班的小孩子說我是怪物,我課都不上了哭著跑回家,我哥知道後很生氣,下課了就跑去堵我同學,把我同學打哭,打到對方家長到學校罵我哥,還指名要我媽到場問我媽怎麼教小孩的。然後我媽真的來了,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後說我哥打的好,還當著人爸媽的面說這種話換她聽到她也打人,當爸媽的就是這麼教自己的孩子去嘲笑別人是怪物、是妖怪嗎?如果當哥哥的因為維護妹妹打人是沒家教,那罵人的小孩跟他的家長又算什麼?

後來我就不太理同齡的人,覺得既然他們認為我怪那就不一起玩,我知道自己不是怪物,如果有人當我面那麼說我,唔,那就照我媽說的,揍他,揍到對方不敢再那麼說,看到我就怕,最好揍到他家長來學校說要找對方家長理論,我媽就會來替我罵回去。之後國小到國中我是班上一霸,當我面嘲笑我的都被我揍過,久了就沒人敢惹我,因為師出有因,班導師也不太想管,對方家長到校我一個人可以把對方家長噴回去。

再後來我發現所謂的「怪物」,其實在人心不在外表。


5、
以前流行過一個創作者問題,問題內容大概是這麼說的:如果神說可以讓你回到最初剛開始創作的時候,讓把你的寫作(繪畫)才能拿去交換成繪畫(寫作)才能,你願不願意交換?

那個時候還沒有什麼圖文雙修的魔劍士,大多數人都是偏科生,寫文的安分寫文、畫圖的專心畫圖,我常常羨慕也常常崇拜別人圖畫的真好,但讓我交換我不願意的。我很清楚我沒有辦法熱愛繪圖一如我熱愛寫作,我沒辦法,那是我的生命。


6、
大部分人家長都會反對孩子(小時候)看漫畫看小說之類的,在我家這要分邊。我爸不喜歡我看小說,他覺得看小說就是學認字而已,生活會用到的字認得就好了看那麼多幹嘛,不都差不多的套路?看漫畫還有意思一點,至少有點創意、還可以看人家怎麼畫得學畫圖。而我媽認為看小說很好啊,不指認字,還可以培養文字使用的邏輯以及組織能力,看得多了即使自己不會寫,在寫一些日常的事物時也不會讓人覺得這是一個會寫字能看懂字的文盲。

但我媽很反對我、還有我哥買漫畫。如果是租的她就不說話,但買漫畫她很反感。因為漫畫集數都特別多,但真正會回頭看得卻少,她覺得沒有買回家放著的價值。不過我媽自己其實也迷過漫畫就是了…小時候我家那一整套的《P.A.替身天使》跟《闇河魅影》可不是我買的呢…(然後我買的《來自遠方》她也很喜歡。另外強推來自遠方,我心中永恆的穿越漫畫經典之作) ̄ω ̄


7、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簡直像上輩子的事了——也跑過場、擺過攤、出過本,但後來因為一來我低產(身為凍土我表示慚愧),二來放我一個人坐在攤位裡面前後左右都是不認識的人其實我心裡亂慌的…三來實在也沒什麼好出加上真的年紀大沒體力,就不跑場了。出本什麼的有計畫但慢慢來,不參場就不急不慌……我人生的目標之一就是總有一天用自己的刊本把書櫃放滿一格呢。(整個弱)

距離目標還有………至少20本左右的努力空間吧。


8、
最喜歡的女性聲優是林原惠,男性聲優是子安武人…但並沒有到狂熱的搜及所有相關產品以及資訊的那種地步。就是默默喜歡默默支持,會因為有這個聲優特地追某個作品的地步。XD
子安是我唯一一個可以不看聲優表就認出來的CV…雖然這也有他的聲音很好認的緣故,不過當我某天下Hgame玩,在勇者大人開頭的第一句話就認出那是子安時,我還是不禁轉頭跟太太說我對子安大人真的是真愛了_(:3」(其實不太會從聲音認人)


9、
特別喜歡、一看就覺得戀愛的畫風基本是這種的。
80db68d7gw1dmds5tcxoyj.jpg5d4f5f26tw1eqw5bng9x9j21hc0u0qde.jpg6aa3df83gw1ef889nt4y7j21jy0newv9.jpg9cb48a9egw1eho4rkrhmyj20go0ncjy6.jpg



10、
寫文的時候一般不聽音樂,聽的話只聽純音樂或者英日語(因為我聽不懂),聽中文歌我會聽著聽著然後就放空忘記要寫什麼了。會依照寫的文聽不同的歌。通常聽的是這種類型:






11、
大部分的時候會想:如果可以有腦波寫文生成器,只要想想就會自動生成文的黑科技就好了。又或者要是可以寫一寫不想寫了給大綱結束後完就算完結該有多好…好懶的寫文喔整個卡文卡哭覺得自己真是語言廢,擁有的詞彙跟知識怎麼樣都不夠用,少的令自己都感覺慚愧。
但又有的時後會想,儘管身為作者的我是最清楚故事的來龍去脈,是最無所謂故事是否被清楚的記載成文字的人,但當想法被真正的寫成了文字時,它是擁有著當下的我無法直覺察覺的生命的。

然後就一邊嘆氣一邊哀號,一邊還是爬回去寫了。


12、
玩遊戲的時候總是特別喜歡玩治療。但通常不要我治療,又或者是朋友們幾乎都玩治療於是我只好默默轉D的情況比較多。以前會因為這樣感到難過,現在不會了,只能說劍三這種雙天賦隨意切,開心玩補就補,不開心補就D的遊戲模式真好。
我喜歡,並且認真對待會把我當成治療好好珍惜的隊友。祁風收我時說妳要快點長大,師門沒補就靠妳了,即使我是超級大水貨還卡甚至容易掉線也沒喊我切過D,我由衷感謝他,所以劍三我只有這麼一個心悅誠服的師父。

老冰說反正不差妳一個治療,他們補不上讓他們多切個補出來就是,妳打DPS就對了,對我來說妳的DPS比治療量更重要。所以雖然老冰人很好,但我不喜歡跟老冰一塊玩,能碰上有時間那就一塊出團一塊玩,沒碰上那就算了。滴滴說她想玩D不想玩補,說宴宴奶我~所以雖然上線不一定碰的到,但我跟滴滴綁定著玩,她是我的綁定D,我是她的綁定補。


13、
有在使用的平台大概是——
噗浪(最常使用)、lofter(想到了就發個文)、FC2(然而很久沒更新了)、FB(基本不開)、微博(專門只轉不發)、巴哈小屋(同人文存檔用)、BS2(很久沒更新過了)、PTT2(萬年隱板不更新)

其實有了噗浪後,其他的就很少更新了(一臉誠摯),我對噗浪是真愛。


14、
我有點CP潔癖…但並不是那種喜歡A組CP就不允許拆、逆,而是我沒辦法接受原作中寫明了這兩個角色就是情侶、夫妻(夫夫)關係,同人卻把他們給拆CP配給別人甚至自創角的行為。如果是原作中沒寫明的角色,只要是喜歡的人物、創作者詮釋的好,怎麼CP怎麼配我都吃都喜歡,但原作已經寫明了這個角色跟另一個角色是一對時,我就沒辦法接受拆CP這種事情。

大概就是一種將心比心的狀況吧。今天有人把我寫的文裡頭明確寫出CP且關係確實的角色在他自己的同人中拆CP配給別人,我會抓狂我說真的 (然而醒醒並沒有人要寫妳同人妳也沒什麼可以給人寫同人的)儘管只是二次元,已經有對象的我就不希望有第三者用任何方式插足他們之間,沒對象的反正是自由身自由戀愛哪怕本來心裡有白月光後來喜歡上別人也沒關係,這是我在創作上的CP潔癖。

雖然我也不知道同人是不是非得先取得原作授權才能創作…(圖我確定不用,文我就不知道了…同樣都是同人,一個要授權一個不用,這感覺真是大寫的尷尬啊)但套用寒鴉台同人事件中,原作者淮上的回答:未經原作者同意允許就擅自拆人文內明確CP,這才是作為同人創作者該理虧並且即使不被原諒也是活該的事情。


15、
我對認識的熟人很壞XDDDDDD 大概就是那種,不認識的、不熟的,再怎麼作死我也就是「嗯,喔,哈哈」的看,反正看不下去就是掰,眼不見為淨,所以我也不想多說別人好壞什麼的。但認識的熟人就XDDDD 如果我覺得對方這樣不好我就會去跟對方說,很熟的話我還會罵人(最常被罵的例子→方泥泥)也不是說完全就是「罵你是為你好」的心態吧,我沒那麼偉大可以當沒罪的聖人,就是覺得,因為有點在乎所以沒辦法這麼看著自暴自棄或者想偏,覺得對方那樣已經整個偏差掉、不太好而且想法有點危險時我就會跳出來罵一罵拍一拍把人拍回正常狀態了XDDD

我自己都覺得自己這樣整個討厭鬼XDDDD
我是那種會在親友跟人吵架時看一看狀況,發現自己親友也有問題就先關起門來把親友罵一罵然後再站親友面前替親友把人兇回去的類型。之前被遊戲的師姊說過,幫理不幫親,要這種親友幹嘛?可我沒辦法只幫親不幫理啊,作不到。


16、
因為我自己常常是被開惡劣玩笑的對象(比方那種真心話大冒險最喜歡的「去找討厭鬼XXX幹嘛幹嘛」,我就是那個會被找的討厭鬼;又或者那種「你連XXX都不如」、「連XXX都比你好」的那個XXX一般也是我),所以我很討厭那種開玩笑的人可能會覺得自己很幽默只是玩笑而已無傷大雅,但對於被開玩笑的人來說很受傷的各種「玩笑」話。即使是朋友也不可以,我不會說出來但我會生氣,次數多了友情就消耗完了。


17、
不算擅長,但我寫作喜歡寫心境…然後在寫景跟動作上有點弱,要加強。描寫人物時,喜歡從一些細微的地方去描寫而不是直言長得好看…基本上我對於作者必須在文中反覆提起這個人很好看的行為有點疲乏,除非是刻意的、有點故意惡搞式的反覆提起,不然一直把角色捧成天人我覺得看久了很累啊。自己在描寫角色樣子時,特別喜歡描寫眼睛、頭髮以及手的部份。(由此可見我很控這些部位Orz)


18、
我覺得自己算是一個悲觀的樂觀者。我習慣在凡事開始就做好最壞的打算,習慣在相遇的時候就做好離別的準備,甚至為了避免一切結束而避免開始。然而也因為我已經將我所能想到的壞結局都預先設想、防備好了,所以每一個預料之外的好結果都分外的讓人感覺喜悅而值得期待。我不認為有什麼人、事、物是必須屬於自己…又或者自己應該在哪個位置,所以當我不在那個位置上、當那些東西不屬於我時,我也不會感到難過。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認清楚自己有多少份量,才不會對自己有過多的、膨脹的想像。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很容易受傷的。這個道理,我是在狠狠的跌了一跤,用了好多年慢慢爬起來的過程中才終於明白的。


19、
雖然時常被誤會,然而實際上,我是個反應慢了很多拍的人。這也是遊戲中我很少跟人對談說話的原因,不是我高冷,是通常大家說完這句話,我還在思考時,大家已經講到十萬八千里遠去了…突然再接回前面的話題很奇怪,那我就乾脆只看不回了。_(:3」

噗浪上也是。有的時候會被朋友關愛的私底下敲著問說「怎麼了?」,但其實真的沒有怎麼了。

許多事情在它發生的當下,我根本沒有意識到不對、沒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或者情緒不太對勁,只是覺得心裡有點堵堵的,但我不知道哪邊出了問題…又或者我覺得好像有問題、我知道有問題,但我不曉得該怎麼做,而那件事情又不是急迫需要馬上被處理的,那我就會選擇「放著」。先放著,然後慢慢的想,再慢慢的想。也許某天我會在別人無意的回答中找到方向與答案,也許某天睡醒突然就通了那個竅,不著急那就先放著,早晚總有一天我會想明白。

摸索著想出個明白後,我會把那個被我藏了很久的疑問以及情緒作個總結,那是長久以來的,從最初我意識或者沒意識到時,一直到慢慢我摸出了那個樣貌、慢慢我終於想明白的過程,並不只是針對某個人——或者某件事,即使是它們通常也都是過期很久,已經不需要去被緊張在意的了。能說得出口就表示已經想明白、無所謂了。這種時候只要給我個擁抱就好。= ̄3 ̄=


20、
以前(好吧現在也是)常被認為是很愛找架吵、特別喜歡打筆仗、愛好是架炮轟人的人,甚至朋友們提到筆戰炸人第一個就會想到放我出去……然而這真心是個大寫的冤…堪比竇娥的冤。_(:3」

我,其實,非常的,不會吵架。當事人自己沒意識到原來這是在吵嗎的架不算吵架。我說自己反應比較慢真的不是謙虛,我是實話實說,認真來說我也不算不讀空氣,但別人什麼時候是在開「玩笑」、什麼時候這句看起來還有討論空間的話其實隱藏含意是「到此為止」。
這個我真的不太會分,我分不清楚。所以我永遠沒明白為什麼我明明跟這個人本來在討論某個東西、某件事情,講著講著兩個人發現彼此的想法有所不同,或者是支持的方向跟立場不同,我提出我的看法、對方也提出對方的看法,對方有對方認同的主張,那我當然也提出我那麼以為的根據…只是「我覺得」是沒有根據的,所以我會去找導致我那麼認為的理由,或許那不一定是對的,但那是導致我那麼認為的原因,那我就找給對方看。然後對方就覺得我這是在找架吵了。

要舉例的話,大概就是有人說毛毛(穆玄英)真是浩氣男神棒棒棒舔舔舔超讚的愛死他了,我覺得很奇怪啊這毛孩子除了90後美工給了張好臉外,劍三劇情哪時候他男神過了?這傢伙基本就是個掛機聲望黨,毫無建樹,靠他爸以及謝淵的關係空佔了一個浩氣盟少盟主的位置然而因為把全盟NPC好感值刷尊敬所以沒浩氣NPC覺得不對的存在,哪浩氣男神了?臉嗎?

然後我跟對方提出了我的疑問,說除了臉以外毛毛真的算不上男神,舉出雙星記的劇情、舉出副本劇情、任務劇情、NPC待機對話劇情以及NPC出場的地方的相關劇情證明我不是平白無故黑毛毛,而是這毛孩子真的就是毫無建樹啊。然後對方看我丟劇情反證毛毛除了臉以外沒什麼男神的地方,也提不出除了臉以外到底喜歡毛毛什麼,就覺得我這是在跟他撕逼了。
除了懵逼臉我還能有什麼表情…
只能說這大概就像聯盟跟部落吧,部落說聯盟是狗說聯盟壞透了,聯盟說我們哪有我們那麼慘部落才壞部落把我們當蘿蔔種…然後因為兩邊的立場跟支持點不同,你不服我、我不同意你,那就是兩邊各自舉證支持論點啊…我舉不出來我也不瞎逼逼,就像我喜歡阿薩斯,別人說阿薩斯是壞人才不是什麼正義者也沒有嗚喵粉自以為的什麼悲劇英雄就只是個中二病又自以為是的傢伙,我也不反駁我就說喔可是我還是喜歡嗚喵王阿薩斯,吾王即是正義啊。 _(:3」

喜歡或者討厭一個人事物並不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就是喜歡」、「就是討厭」本身就是理由,不論別人說什麼都不會被動搖,所以也無須舉證去反駁對方什麼……舉證反駁本身是為了安麗以及洗腦對方從A隊站到B隊,而不是捍衛自己的喜歡才是正統啊(O)。我有自己的想法,不會別人說什麼我就跟著好跟著是,所以我會提出我的看法我的論點以及支持它的理由,就像賣安麗的人會說安麗這個產品balabalabala多好一樣。

不接受、不喜歡那就直說也許我有我的道理,但我們的「道」不同就好了。想捍衛自己的喜歡、也舉出自己的想法,我就以為這是要跟我討論或者是要反安麗我買這股啊…那我當然就繼續討論下去就合理跟可能性作提出說明和存疑嘛…………然後舉不出例子,又或者被問煩,對方就說我這是在找架吵了。
這就像上課時老師提出了一個問題,我覺得哎呀這個問題好深奧跑去問老師這個為什麼這樣那個為什麼那樣為什麼不可以這樣那樣,老師被問的多了,就說我真是個問題學生專門找碴……寶寶好冤,覺得自己快跟竇娥一樣冤死了。_(:3」

我反應比較慢,如果不是很明確表示出了不耐煩或者不想討論,而是我說一句回一句感覺像在接續話題,我就會覺得這是在討論。我有不懂的我就想問個明白,如果不想講了,真的直接跟我說「好,話題結束,反正我就是支持AAA」就好,又要跟我回討論下去然後又說我找架吵挑毛病很喜歡戰人什麼我真心巨冤。天可明鑑我一直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討論啊對方也沒說不願意談啊他不是跟我互回得很開心嘛…Orz

雖然說「如果一件事情總是那樣,那就表示一定有其中一方存在問題」,但我也認真思考過為什麼我總是會被人當在吵架吵…我自認三觀還算端正,不是存心找人吵架或者對方先找架吵開嘲諷時從不出口嘲諷人也不反諷,語氣也沒什麼特別戰的地方…我一直都很心平氣和很開心想說:耶!碰到能討論的人了!

……可大概,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並不喜歡追根究底,也不喜歡弄個明白吧。所以有了疑問就非得弄明白,喜歡問到底的我就變成了「喜歡吵架」的人。


就像很久以前,玩遊戲時因為我是純補,沒辦法自己打怪只好找人組隊而有人願意組我帶著我跑高級地圖,因此被一個朋友針對著嘲諷,有一天我終於受不了回了回去,直言不是沒治療要組對方,是對方自己嫌治療累贅說情願多帶點水,現在又來嘲諷治療真好只要吸經驗就能升級還省錢不像打手花時間花體力花金錢幹嘛?然後對方說喔不是,沒有,他嘲諷我不是針對我,是針對那個跟我固定組隊的人。然後對方下線後去找了另一個人哭訴這件事情,所以另一個人跑來找我。
跑來找我的那個人說我是不是誤會了打手朋友什麼,我說沒有誤會,對方針對我嘲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都知道整個公會只有我一個人玩純補自己打不了怪,整天說補真好帶補真好,說自己水錢多兇打怪多容易死,問要不要組隊一起又說不要說不習慣帶治療,說帶治療不如自己多帶幾罐水比較實際,還不用等治療跟上。我不喊痛不表示我不會痛,不哭不代表我不會難過,我也會委屈,也會覺得為什麼我要莫名其妙承受這種嘲諷?明明說要治療的是他們,說不要也他們。

然後跑來找我的那個人就說我是個惹人厭的、因為喜歡追根究底問個明白、因為不喜歡蒙受不白之冤即使死也要死的清白的人,所以我惹人討厭,所以每個認識過我的人都會在最後告訴他他們討厭我。

因為那句話我難過了很久,有很長一段時間看到什麼人都覺得對方只是在忍自己,只是看在曾經認識、而我又沒什麼朋友的份上不忍心離開,怕如果連自己都走了我就沒朋友了,只好同情我委屈一點忍耐著留下來。:)
那句話一直是我心裡的傷,跟誰都不敢說。被藏的久、摀的久了,就變成了一個痊癒不了的創口,留著膿、發著臭,即使不去碰也會痛。我知道那個傷留的久了我會死,但我無能為力,只能看著那個傷口被越藏越深,卻始終沒有痊癒,變成了心裡一個裹著膿的鬱結,不安的脈動著,隨時都有可能因為被刺透而迸發出惡臭的、留著膿的黑血。
後來也真的跟人大吵了一架,對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的錯,不論是吵架的原因、還是被傷害,都是我的錯,我一個人的鍋。

自己的軟弱不能怪人,自己的敏感跟脆弱也不能怪人。我沒告訴對對方我心裡一直有個結,所以對方也不曉得她無意的一句話正好戳中了我最怕最痛的那個點。後來我躲避對方躲避了好幾年,才終於慢慢從死去的深谷裡爬出來,在死過以後終於可以把那個傷口痊癒。
追根究底,凡事都要弄個明白或許是很惹人厭的事情。可對我來說不那樣就活不下去,就算難過、就算會痛我也要把自己的痛苦弄個清楚,弄清楚了我就能咬牙撐過去,想明白後痛完就好了。所以我改不了。

我從沒想過要跟人筆戰什麼,如果因為我想弄個明白而被認為那是爭執、是在找架吵,那或許就只能說,是這個社會不允許這樣的追根究底吧。

其實如果不想講了就直接說不想談就好。


21、
常常會被人說,總是會覺得很擔心我、有點放心不下,因為感覺我是個什麼都很認真的去看待,把自己繃的很緊,不太會拿捏什麼時候該放鬆、什麼時候什麼話把它當玩笑就好,什麼都看在眼裡,揣進心裡藏著,因此也讓人感覺如果不看著我,可能哪天我就這麼沒有了。
朋友跟我說過:「妳要多開心一點,很多事情、很多話妳不要認真去聽、認真去想,妳要當那是玩笑,聽過就算了。」我說好,我會努力不要去在意。然後朋友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妳努力』就不對了啊,妳看妳又把我的一句話較真起來嚴肅對待了。」


22、
不是「不太會」,而是根本不會化妝。聽說化妝是一種禮貌…我是那個不禮貌又沒想過要試著去禮貌的人。與其要我花半小時甚至以上時間化妝就為了出門見人,我情願把那時間拿來花在被窩裡面…事實證明懶惰才是一切的根源。
我不太喜歡偽裝,也不太希望別人是因為我的偽裝所以喜歡上我。我總覺得那樣的話,等到哪天偽裝不下去、素顏了,對方就會發現原來我跟他們想要的、喜歡的樣子完全不同,然後就會因為失望離開。現實與網路皆然。


23、
偶爾會被誤會,但我其實很少——甚至不太看純文學作品…因為大多很悶,而我又是個沒慧根的人,悟不到什麼……讓我看純文學作品,就像牛嚼牡丹。比起正式的、高級的餐廳我更喜歡路邊攤跟夜市,正因為我是這麼膚淺的人,所以我有點怕那種非經典不讀、不文學不看、會對大眾及普羅文化表示諸如不入流看不起,甚至會覺得只看文學作品的自己十分優越的精英分子(或偽精英)。

我覺得那跟我不是一個世界的,我做什麼在對方看來都是鄉下人、都是不入流的,那還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比較好。

陽春白雪或許好,但下里巴人也沒有真的就差勁去哪。我能尊重每個人各有所好,但太精英(或者覺得自己是精英)的人卻總是喜歡踩著別人說低俗來彰顯自己的高尚,我不喜歡那種優越感,也不知道怎麼跟那種人往來,所以有點怕。比起被貢在廟堂上,我還是比較喜歡在泥巴裡快樂的玩耍。XDD


24、
最喜歡的顏文字是「XDDDD」,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常常XDXDXD的人(?)。雖然可能給人的感覺有時太過正經、很嚴肅而且充滿了負面能量感,不過其實還是很容易滿足也很容易開心的,畢竟一切都沒有發展成最糟的那個情況啊,哪怕只是一點沒被當事人注意到的善意以及溫暖都可以讓我像是 ₍₍ ◝('ω'◝) ⁾⁾ ₍₍ (◟'ω')◟ ⁾⁾ 這樣這樣或者 ⁽⁽ଘ( ˙꒳˙ )ଓ⁾⁾ 那樣那樣的,一個人開心上很久。


25、
生日密碼/5月10日——孤獨的行動者
這天出生的人在專業領域裏能有很好的表現,任務通常是個人獨力完成的,而非團隊合作。如果用最廣義的比喻把他們比喻為老師,他們往往會用實例來做教材,雖然此種教法生動活潑,不過有時會讓人很難跟上他們的腳步,而這一半是因為他們的思緒異于常人,一半是因為表現方式極為特殊。

這天出生的人可說是天賦異稟,但是也需要別人不時地幫助他們導正方向,避免誤入歧途。他們常常因為埋首手邊的事,而錯失遠大的前景。因此如有值得信賴與尊敬的朋友或家人可以給些意見和指點,那就是他們的福氣啦!而且,最好的指引就是給他們愛和讚賞。當他們寂寞或被誤解時,旁人的安慰與鼓勵肯定是最有力的大補丸。這時,別看他們好像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其實,情感的支持才是他們人生最重要的價值和目標。

A型的金牛是安靜和不張揚的,他們作風低調,行為含蓄,一般總喜歡和他人保持一定的距離,喜歡思考,充滿了責任感,認準了目標就會一直走下去。不輕易嘗試冒險性的活動,即便繞遠路,也會選擇一條安全的路線,寧可花時間去企劃而慢條斯理地去完成它,有時顯得稍欠圓滑和變通。


--

寫到一半時我還以為會寫不完(整個乏味可陳的人)XDXDXDXD
不特別點名,如果有人覺得有點感興趣再自取吧XDXDXD

[百年江山]問卷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