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6.05

【所謂番外就是作者的自嗨】新兵日記、步伐

寫到一半才發現很多東西,其實雖然有想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寫進正文之中。
這種時候就很開心番外是無責任產物。(喂)

雖然我一直覺得,如果說新兵就像戀愛養成遊戲的話,
那麼阿里跟音唄的好感度,恐怕在番外增加的都比正規劇情多吧……


  

  

  不會後悔,沒有關係,無所謂。

  受了傷的人總是這麼說著,安慰著自己也安慰著別人,但沒有人知道,在每一次說出那樣的話語時,其實他們心裡一直下著雪。

  為了將無法說出口的疼痛,深深地、深深地掩埋起來。

  

  「碰!」

  毫無預警地,行走到一半的音唄突然摔倒在地上,雖然在戰場上訓練出來的反射神經讓他總能避免摔到要害,但一天下來反覆好幾次的摔倒,還是讓他那雙用來支撐住身體的雙手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擦傷與瘀青。

  想撐起身子才發現沒有力氣,於是音唄只能默默地臥在冰冷的木板上,從少了一半的視野中看著側了一邊的世界。

  在他受傷以前,他的世界不是這個模樣。連平常的走路都會不斷跌倒,如此沒用的自己,就連自己也不熟悉。

  音唄從來不曾覺得自己虛弱過,也從來不曾以這樣的方向看著世界,但受傷以來,卻被迫不斷、不斷地體悟到現在的自己有多麼無力。只不過是一隻眼睛而已,整個世界卻像是顛倒了一樣。

  ──或許,事實上,他的世界是顛倒了沒有錯。

  也許萊依魯不會懂,凱也不會懂。從前線被迫換下……對於擅長,也只擅長壓線的音唄來說,比將戰爭失利的所有原因怪罪在他身上、賜死予他更加殘忍。如果不在前線,他不知道自己在戰場上還有什麼用。

  說好聽是換到後勤,但其實那只是為了留給他這個連前線都不需要的廢物最後的一點面子,變相地去籍吧?

  不想這麼想,不想後悔,想告訴自己沒有關係。但在每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無力時,即使不怪任何人,他也後悔著自己為什麼沒有在那個時候就這麼死去,而是活了下來,變成了就連想拿個東西都會跌倒,不會走路的累贅。

  冰涼的冷意從木板透過輕薄的衣服傳入體中,音唄慢慢地閉起了眼。

  如果在那個時候死掉的話就好了。

  反正也不會有人為了自己悲傷。

  

  「……咦?音唄你怎麼睡在這裡?會感冒喔。」

  

  總是帶著一點懦弱與沒有自信,卻溫柔到不可思議的嗓音從上面傳來,伴隨著大概是袋子,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音唄感覺到有人在旁邊跪了下來,將某種東西蓋在自己的身上,然後輕輕地,將自己抱了起來。

  不屬於自己的,另一個人的溫度,很溫暖。

  在頭沾到枕頭後,音唄睜開了眼睛,靜靜地看著阿里。

  正準備替音唄蓋上棉被的阿里在回過頭對上音唄的視線時,不自在地僵了一僵。

  「……唔,我吵醒你了嗎?」

  音唄搖了搖頭。

  「抱歉啊,我只是想說睡在地上會感冒……」

  「……不是睡覺。」

  在阿里開始習慣性地撓頭道歉時,音唄突然這麼說了,並且在阿里疑惑的視線看向自己時微微轉開了頭。

  「咦?」

  「……」淺櫻色的唇抿直,「跌倒了。」

  其實可以不必說的。因為這個人很愚蠢,如果自己不說的話,他大概會真的認定自己只是趴在地上睡覺,而不會聯想到跌倒什麼的可能性吧?不需要騙人,只要什麼都不說就好了,誰也不會知道他丟臉的一面。

  但是,正因為他是個過於愚蠢的人,所以比任何人都來的溫柔。沒想過要人回報,或許本人也毫無自覺的,無限度的給予別人自己最溫柔的一面。

  「跌倒了?」阿里看起來好訝異。「有沒有哪裡摔傷?會痛嗎?啊啊,我剛剛竟然沒有注意到你手上都是瘀青……對不起對不起──」

  雙手在頭前平合,阿里不斷地低頭向音唄道歉。

  即使不是他的錯。

  音唄坐起身看向阿里,一手按著自己的胸口,疑惑著。

  ……感覺,很混亂,心裡面似乎有什麼感覺在叫囂著想出來,模糊且混亂著,他無法分辨那是什麼。只是,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裡融化了。

  於是沒有任何理由的,眼淚掉了下來。

  「啊啊啊啊──你、你怎麼哭了!真的很痛嗎?藥、藥箱!藥箱在哪裡啊啊啊──」

  混亂的情緒很陌生,因為混雜了很多他不清楚的東西,所以感覺很沈重,可是同樣的,卻也感覺心裡滿滿的。

  在阿里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房間裡到處跑後,摸了摸自己的臉才發現濕意的音唄頓了一頓,然後突然地問了:

  「大叔,怎麼樣才不會跌倒?」

  「啊啊啊──啊?」正抱著自己的頭亂跑的阿里停了下來,帶著可笑的表情,滿臉疑惑地看向音唄。

  「……不想再跌倒了,這種不平衡的世界。」右手輕輕按上眼罩,音唄垂下了眼。

  對於音唄而言,這樣的話語與承認自己的無能是一樣的,如果是別人的話,那麼就算硬撐著腰桿也不能夠表現出自己的軟弱。但是因為阿里是很溫柔的人,所以即使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給他看,他也只會以比身為當事人的自己更加疼痛的表情,什麼也不追問卻溫柔地包容著自己吧。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

  「唔,都忘了音唄你現在一邊眼睛受傷……這樣看東西會很不方便吧?跌倒也是因為眼睛的關係嗎?」

  音唄點了點頭。

  「嗯……」煩惱地看著音唄,阿里的眉間打了好幾個結。「跌倒……如果走的慢一點會比較好嗎?」

  「慢一點?」

  「有的時候,你會習慣加快腳步吧?那樣子不是比較容易不平衡嗎?」一邊思考著怎麼說比較適當,阿里以自己平時走路的步伐來回走給音唄看,「可是,以這種速度的話,應該比較不容易跌倒……應該。」

  「……好慢。」簡直跟老人一樣。

  「偶爾放慢腳步也很好啊。」微微下垂的眼笑瞇了起來。「如果沒有試著放慢過腳步,是不會發現自己到底錯過多少東西的唷。而且偶爾也會因為走得慢而撿到錢呢。」

  當腳下的步伐越來越急的時候,往往也會跟著焦躁起來,不安、緊張,能注意到的只有眼前的世界,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驚嚇到自己。但當完全放慢腳步時,感受到的卻是不一樣的另一個世界。

  以步行速度前進其實並沒有比較慢,如果不論怎麼走,遲早都會到達同一個地方的話,為什麼要讓自己走的那麼辛苦,甚至偶爾因為委屈而想要哭泣?

  「……慢慢走……」音唄沉思了一下,站起來有些不穩地走了兩步。「像這樣?」

  「嗯……你可以再慢一點。」我覺得那樣並不叫做慢慢走,頂多只是從競走變成了快走。

  更慢?音唄皺起了眉頭。

  「放鬆一點,不要想著哪邊是目的地,你要注意的是周圍的一切,而不是你眼前的路。」阿里走到了因為不習慣慢慢走而顯得扭捏的音唄身旁,跟著音唄慢慢地走著。

  一步、兩步、三步……

  搖搖晃晃地慢慢往前走了幾步,音唄忍不住加快腳下步伐,然後一個平衡打滑,直接往後跌去──

  阿里抱住了音唄,從上方看著音唄難得無措的表情笑了出聲,在鬆手讓音唄站穩的同時溫柔地說了:

  「沒關係,再試一次,這次我牽著你走。」

  音唄看著阿里對自己伸出的手,猶豫了一下,然後將手放到阿里的手中。

  比自己大上許多的手將自己的手完全包覆住,透過掌心傳過來的,是源源不絕的暖意。

  「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有些事情,你越急就越容易做不好。慢慢來,不要怕,我會一直陪你走下去,不要怕。」

  阿里輕聲說著,音唄抬起頭看向他,因為逆光的關係,只看的清楚那雙總是微微下垂著卻像是在笑的雙眼。

  這個人,說會陪自己一直走下去。

  一直。

  悄悄地,音唄握住阿里的手稍微緊了一點。

  

  
  【步伐.完】
  







後記:
其實這是打正文打到一半突然棄守而衍生出的支線。

認識久的朋友可能也不知道,因為我幾乎沒告訴別人過,
其實我很喜歡、超喜歡看別人走路的姿勢,而且喜歡從別人走路的速度、樣子去猜測一個人,
並且在腦中做起奇怪的分析。

為了這樣的緣故打了一篇跟步伐有關的文。
在個人感覺中,音唄是那種步伐很急也很快的人,而阿里的步伐慢的跟老人一樣。
因為阿里是長輩,所以會教導音唄一些事情,
慢慢走其實沒有比較慢,是他教音唄的第一件事情。
很大的意義上,對未來的音唄來說,這也是阿里教會他最多的東西。

然後,親愛的每次都說阿里溫柔的太過分了,現實中根本不會有這樣的人,
我們很難碰到一個可以沒有任何條件,不求回報無限制地提供溫柔與包容的人。
不過也正是因為沒有,所以這樣的溫柔才會被嚮往。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好像已經知道一陣子了(被巴)
番外和正文相比,感覺上更情侶世界化XD
太奇妙了ˇ

靈:2009/06/05(金) 18:40:48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