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6.20

【Latale】黑月一家之舞扇忍者的珍寶

  天堂、地獄都不怕。


  三千五百萬年前,自太白星而來!


  ※


  那是一座華美且莊嚴,讓人忍不住敬畏,並因仰慕而想要靠近,卻樹立著一重又一重的機關,禁止任何人擅自靠近,也拒絕任何人進入的城堡。


  就像那位住在城堡深處,與城堡同名,美麗而驕傲的姬君一樣。


  「──。」


  清脆並飽含嬌氣的聲音與踩在木板上行走的嘎嘰聲響起,在空蕩的城堡中響亮的刺耳。雄偉的城堡雖然美麗,但實際上卻像死城一樣。


  若是要論及原因,所有奧亦齊的人民都清楚,那是因為黑月公主只允許被她認同的人進入黑月城的關係。廣大的空間,擺設相似的構造,無數的陷阱門與機關,以及充滿了危險的地道……


  即使喜愛著,也沒有人敢靠近。於是只居住著公主以及忍者們的黑月城,逐漸地變成了奧亦齊的指標,變成了一個在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傳說。


  ──如果你再這樣的話,黑月城裡的那些忍者就會將你抓去餵幽靈狼唷。


  這樣的話,變成了父母用來管教不聽話的孩子,以及每個人打趣著別人時所說的話語。


  既景仰又畏懼,喜歡的同時卻也因害怕而憎惡著,高傲、美麗並且冷漠,這就是奧亦齊的人民對黑月城、以及黑月公主的看法。


  當然,如果就他來看的話嘛……


  「──舞扇!你沒有聽到我在叫你嗎?」


  ……不過就只是個被慣壞的任性小鬼罷了。


  雙手交疊於腦後,有著一頭桃紫色長髮的忍者閒散地躺在竹製屏風上,灰藍色的雙眼微睜,側過了頭由高而低地看著站在下面以腳踏著拍子,兩手在胸前交疊,一臉怒容的紫髮少女。


  少女有著即使憤怒也無法掩飾的美貌,細長的眉毛斜飛而上,眉間卻總是微微皺起,那讓她不論何時看起來都像是在生氣,也讓奧亦齊的每一個居民對她的印象,總是維持在任性、傲慢與無知上面。


  但認識少女的日子比誰都要久遠的忍者很清楚,並不只是生氣而已。更多的時候,少女只是以這樣的姿態與方式來保護、掩飾著自己的情緒與想法,拒絕去面對其實自己也很脆弱的事實罷了。


  人類啊,都是這樣的。即使貴為公主,那也只是頭銜名為公主,實際上與其他任何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舞扇!」


  「我在聽。」在少女──黑月城唯一的公主放下手,準備要侍者將她的弓取出時,在屏風上翹著腳假寐的忍者回應了她。「怎麼,叫的那麼急,難不成愛麗絲又出現了?」


  毫不在乎地說出黑月公主最在意的事情,忍者帶著輕輕的、像是嘲諷的笑聲,從屏風翻落而下,寬大的深藍色袖子在空中劃過,在炫去注視者目光的同時,他已經平穩地站在地面上,輕盈到就連一點稍大的聲音都沒有製造。


  穿著袖口及衣襬處皆繡著醒目圖樣,其實並不適合活在陰影中的忍者穿著的深藍色和服,拿著一柄巨大的白色摺扇的少年傲然佇立,似笑非笑地看著氣到臉紅的黑月公主。


  他是負責守護通往公主房間通道的舞扇,奧亦齊的守護神,即使為皇族工作著,仍舊高高在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強迫他作任何他不願意的事情,哪怕是奧亦齊的王。同時,他也是一直在黑月公主身邊守護著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離開過的唯一一人。


  「不要裝傻了!」毫不猶豫地斥駁,黑月公主用力地指向了跪在後面不敢起來的忍者保鑣,「他就算了,為什麼連你也將入侵者放進來!」


  唔?原來是在為了上次他讓入侵者通過的事情生氣?灰藍色的眼越過黑月公主,看向了跪在後面,悄悄抬起頭來看他的斯諾比。在飽含著愧疚的眼神中,舞扇清楚了是斯諾比將自己其實是故意將入侵者放過去,而不是被打倒的事情告訴黑月公主。


  ──不過,那又怎樣?舞扇忍者從來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舞扇,連你也想要背叛我嗎?」


  高傲的公主這麼問著,隱於袖子下的手緊握成拳,微微顫抖著。


  「在愛麗絲之後,就連你也要背叛我嗎?」


  尖銳地逼問著一直陪伴著自己,從小到大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忍者,黑月公主水藍色的雙眼銳利地瞇起,卻隱約有著水光波動。


  因為一直都在旁邊看著,看著當年那個有著無邪大眼,只會追著他後面跑的愛笑女孩慢慢地長大、慢慢地將自己封閉起來,最後變成了別人口中高傲且不可侵犯的少女,所以舞扇比任何人都了解黑月公主。


  越是難過就越以尖銳的反應對待別人,即使面對的是他也要挺直著腰桿,像是如果不這麼作的話就沒有辦法繼續維持自己的尊嚴一樣。


  驕傲的少女啊……有些無奈地搔了搔頭,舞扇嘆了口氣。


  「愛麗絲那件事情後,妳一直將自己封閉在裏城不願意見外面的人,這樣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那些來自外面的人都只會背叛我而已!如果不是愛麗絲……如果不是愛麗絲的話,雷比君還有葩娜又怎麼會離開我!」黑月公主憤怒地質問著,淚水毫無預警地從眼眶中掉出來。


  看著驕傲的少女在一愣後飛快地將淚水抹去,舞扇瞪了斯諾比一眼,知其意的斯諾比點了點頭,迅速地維持著低頭的動作退出房間之外。


  「……還會痛嗎?」


  舞扇的問題讓正不斷將淚水抹去的黑月公主楞了一下。


  白色的摺扇平舉,筆直地指向黑月公主的胸口。「這裡,還會痛嗎?」


  黑月公主先是戒備地看著他,而後,不太甘願地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不痛?葩娜,雷比……即使是背叛了自己的愛麗絲,在那個時候,其實也是很認真地信任著、喜歡著她。


  但是,即使她是這麼喜歡著愛麗絲,她還是被背叛了。因為愛麗絲的關係,一夕之間她最要好的朋友、喜歡的對象以及最想信任的人通通都沒有了,這要她怎麼再信任別人?


  如果不是她當時讓愛麗絲進黑月城的話,就不會認識愛麗絲,也不會被背叛,葩娜也不會選擇離開……


  「因為即使是被背叛的現在,也還是一樣的喜歡愛麗絲,所以才更加的無法原諒她也原諒自己吧。」舞扇毫不留情地說著,在淚流滿面的黑月公主狼狽地瞪來時笑了。


  「妳可以選擇將門緊緊地封閉起,不讓任何人進來,妳自己也出不去──就像妳一直以來所做的那樣。但是這麼作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嗎?」珍惜地揉了揉自己一直疼惜著的少女的頭,看著她為了不哭出聲而緊咬著下唇,一臉倔強的模樣,舞扇不自覺地放軟了語調。


  明明就比誰都渴望能夠走出這座城,比誰都希望能夠走在奧亦齊的大街上,或許像那些她時常靠在窗戶旁以羨慕眼神看著的冒險者一樣,開心地跟每一個人談天,不必顧慮別人眼光的邊走邊吃,不論何時都能與不同的人融洽相處……為什麼要因為曾經受過一次傷,就將自己封閉的更深?


  淚水隨著舞扇溫柔的話語而越落越兇,眼眶與鼻頭都泛紅的黑月公主抿緊了唇,不甘心地拉下舞扇的袖子拿來擦眼淚。


  「如果怕會被再次傷害的話,我會保護妳,就像一直以來的那樣。舞扇忍者可是就連天堂、地獄都不怕,在三千五百萬年前,遠自太白星而來,因為妳而選擇在這裡留下的。」


  最捨不得的,其實是看到那個曾經開心地抓著他頭髮,哭鬧著要他留下來的小女孩哭泣的樣子。為了讓那個孩子可以懷著笑容長大,他選擇了留在奧亦齊,只為了保護那個住在城閣之上的公主。


  那是他捧在手上,深怕稍微用力就會碎掉的珍寶。


  在黑月公主突然撲進自己懷中,開始細聲地哭泣了起來時,舞扇溫柔地拍了拍她的背,然後,輕輕地吻了她的髮旋,對著她、也對著自己發誓著:


  「除非妳要我離開,否則不論過去、現在或者未來,舞扇都會在妳身邊。」


  
  



               黑月一家之舞扇忍者的珍寶.完







最愛寫的真的是後記:
大家日安,又是我。今後可能還是會不定時地出沒在這裡,所以問個好。 ._.)/
礙於等級的關係,其實主線我沒有過的很後面,只是在打黑月城的時候,被這對主僕搞得很悽慘就是了…
(沒死在舞扇手上卻被黑月連毒毒到死)

latale最讓我喜歡的一對,大概就是舞扇以及黑月這兩個人了。舞扇好帥,傲嬌公主好萌…(挨箭)
為什麼黑月會喜歡雷比而不是喜歡舞扇真是我心中最大的謎團,黑月妳眼前就有個好男人妳怎麼捨棄他不要去喜歡那個超衰的雷比…

可能沒有表達的很好,但在我的心中黑月城以及黑月公主的關係就是這樣的。
為了避免被傷害、為了維持表面的堅強,所以拒絕任何外來者的窺視,也拒絕任何人的觸碰;唯一被特許,能夠看見黑月公主的,是守在黑月公主前面的忍者保鑣(斯諾比)跟舞扇。這樣的唯一也象徵著,黑月公主對於他們是絕對的信任。
這讓我忍不住想深入去寫他們之間的故事啊啊啊……

然後,黑月一家也是我最心愛的主子所喜歡的一組配角們。喜歡到如果有人需要打舞扇跟黑月,總是沒有抱怨與怨懟的拿起雙槍帥氣地在前面開著路,幫忙輾過黑月也輾過舞扇,即使那個時候其實她自己需要練功。
每次要去找他們時都很感謝主子。因為除了主子,大概公會裡也沒有我敢找的人了。(乾笑別過頭)



給主子:

寵子很笨所以不知道主子在煩惱什麼,也沒有辦法鼓勵妳或者給妳幫助,所以至少希望,這樣的一篇文章能讓妳的心情好一點。因為妳是我最喜歡的主子。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