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6.28

身為牛女的我(中)

作者 mohlue (莫旅)            看板 Taurus
標題 [有感] 身為牛女的我(中)
時間 Sat Jun 27 14:50:16 2009
───────────────────────────────────────

其實現在正在等動畫抓完去用我哥的電腦繼續玩遊戲中。XD
感謝前一篇大家的鼓勵。Q_Q/ 雖然不知道英文會不會趴過…
不過我們就當它會吧!(熱血)

所以,這邊是依約的第二篇。XD(先把標題後面改成中)
本來想先打生氣怎麼辦,不過打出來卻變成了關於忍痛的了。(噴茶)
為了避免版面太長大家會看到失去耐心,生氣篇留到下,
晚上吃完海鮮大餐回來沒死再來打。Q_Q

一樣是以身為牛女的自己想法敘述對於一些事情的想法,
希望可以讓大家當作參考。OUO












金牛座是超會忍的星座。千萬不要懷疑這句話。
不管是生理或者心理上的疼痛與不舒服,牛都很會忍,而當忍不下去時,
嗯…通常旁邊的人被嚇到的機會,真的非常非常大。

以身為牛女的自己來說,生理上的疼痛(經痛、胃痛、頭痛…etc),
如果是自己還能忍的話就不會想要告訴別人其實自己不舒服很難過,
不太劇烈就生活照過東西照吃,稍微劇烈一點就可能吃個成藥,然後一樣裝沒事。
(就是不喜歡去看醫生嘛…沒有很嚴重去看醫生幹麼?)


如果牛女說「好痛」這種話,通常有兩種可能。

1.其實她沒那麼痛,只是小傷小痛而已,可是因為她想要你給她一個拍拍、一個安慰,
想要看你跟她說「那我帶妳去看醫生/幫妳擦藥好不好」,以及「妳好可憐喔,我會
捨不得耶?」而已…………對,說白了就是在撒嬌
這種時候請給她一個回應吧。運氣好會看到小傲嬌嬌的那一面唷。(被打)

2.她真的很痛,而且是痛到她已經不太有辦法忍受、也沒有辦法自己試著讓疼痛舒緩,
所以她需要你的協助。通常這種時候跟上面那個時候最大的差別點可能在於,撒嬌時
其實會故意唉的很大聲,一分痛都硬要說成十分;可真正痛的時候卻死也不敢喊出來
給別人知道,怕會被當成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只好一直忍著,直到自己受不了。
受不了後即使告訴別人自己不舒服,可能也只是皺著眉頭、臉色看起來很差,明明都
痛到冷汗狂流了,也只是像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稍微咬著嘴唇低著頭,微微不安地
說著「怎麼辦…好痛喔。」之類的話,語氣很無辜,通常也不會說的太大聲,因為自
己其實也知道,自己是從小痛一直忍到它變大痛,所以不太敢太理直氣壯的說。
況且站在自己對面的那個人,一般來說臉色也不會太好啊(黑掉了)……ㄒ▽ㄒ"

「妳又忍多久了?不是告訴過妳不舒服就講嗎?」
「我想說只是『有點痛』而已,等一下 / 睡一覺就會好了嘛…」

若是牛女是用很低調的方式告訴你她很痛,通常就代表她是真的很痛
請趕快把她拖去看醫生,不然她可能會爬上床繼續「睡一覺就好了」。
(而且因為牛女其實很愛撒嬌,所以抓她去看醫生時請灌甜湯讓她滿足撒嬌的欲望)


稍微舉兩個實際例子幫助大家進入狀況吧。XD
由於個人是被稍微用力撞一下就會很容易瘀青的體質,所以常常讓朋友看了覺得超慘。
(雖然自己真的不覺得有什麼痛)
大概在上週三時,系上某堂課要我們改寫一篇小說為短劇本試演,那天剛好是演出日,
因劇本中有一幕是要架人出去教室外,所以本來組員們都說好了,被架走的人不掙扎。
結果演出時那個人還是掙扎了,直接往我的左腳拇指踩下去,(那天穿涼鞋)
那位同學跟我,體重差約一倍,在重力加速度的情況下,我的拇指瞬間整片瘀青黑掉,
而且因為對方踩的太好了,整片指甲有一半直接被踩到掀起來,
指甲下面的皮肉有部份被撕裂開來,在當時的我還沒察覺的情況下泊泊冒血著。

看起來很痛?那麼那個時候的我在幹麼呢?
毫無異色的笑著演完了那齣戲,然後笑著告訴那位同學,叫她看我指甲
(然後同學馬上從疑惑轉震驚的跟我拼命道歉要我務必踩回去XDDD)
雖然除了被踩到的那瞬間外真的沒有很痛,因為有傷口所以幾天後瘀血也排光了,
不過我還是接連好幾天到處跟人哭夭我好痛(喂),要大家安慰我。

「嗯?mohlue妳指甲怎麼黑黑的?」
「我跟你說~~人家瘀青了好痛喔~~Q口Q」
「咦?!」



然後一樣是例子不過真的很痛的是…
前天我一早睡起胃就在痛,很痛,不過還是可以忍的範圍內,OKOK。
所以跟室友兼同學吃完早餐後正常的去考試,結果考到一半疼痛變成了劇痛,
我在教室的最後面一邊思考著蘇格拉底跟柏拉圖說了什麼,一邊縮成龍蝦,
考完該堂課,同學過來看在桌上用頭滾動的我時,很哀怨的告訴她,我痛到走不動了。
等她扶我回宿舍後不久,我直接跑去洗手台上把早餐貢獻出來。
貢獻完後比較不痛一點,我就繼續開心的去考第二堂課,直到下午英文考試,
那時的疼痛真是當日最強大…坐立難安、冷汗直流、根本沒辦法集中注意力在試卷上,
所以在考試前,我很可憐的看著室友兼同學,很小聲的告訴她,
我真的很痛,所以等下可能要超沒義氣的丟下她先走了。
結果英文我考了十分鐘,除了中翻英沒寫外都寫完就交卷了,然後走回寢室睡覺。

「mohlue妳臉色很差耶?還好嗎?」
「………嗯,胃有點痛。」
「很痛?」
「………大概像是有人揪著妳的胃飽以老拳再把它當抹布用力擰轉的感覺吧。」


沒有的話就會很故意,真的有反而很低調。身為牛女的我會這樣,真的。


這是生理上的疼痛。那麼心理上的呢?
牛很會忍痛,這點不論男女都一樣。即使明明痛到了極點,還是可以笑給別人看。
對於牛來說,眼淚是留/流給自己的

比起生理上對於疼痛的反應,牛女對於心理上的痛,比較偏於不坦承。
很痛,可是那又怎樣?因為即使說了也不一定會有人想聽,因為聽了也不一定懂,
因為說了就好像自己很弱,一點點的小事情也會難過一樣,所以不能說。

金牛座很誠實不會說謊。我忘了是在哪裡看過這麼一句話。
不過那其實還是只能相信一半。牛很誠實沒有錯,因為不太(願意)說謊騙人。
但許多事情,其實一直都藏在心裡面沒有告訴過別人。
只是不願意說謊而已,但也不喜歡誠實自己的想法。越貼近自己深處越不願意誠實。
不論外表笑的再開心、再少根筋沒煩惱,身為金牛座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如此。
我是這麼認為的。

正因為很會勉強自己,所以喜歡牛女的人很辛苦,
你們必須比別人更加細心去注意牛女,因為女性終究比男性容易傷感容易想太多。
很會忍,所以即使難過了也不會說,即使其實無意間你傷害到她也不會說,
牛女只會一直忍,直到她忍不了了為止。而到了那個時候,她會生氣,也可能會離開。

有時候,牛女展現出來的堅強並不是因為她真的很堅強或者要證明她很強,
只是因為她沒有選擇軟弱的餘地而已。

想要知道到底她在難過什麼、在想什麼,只能直接問她。
但並不是指直接問「妳在難過什麼?」,這種問法只會換來「沒有啊」三個字。
大多數時候牛是不願意說謊的,但這不代表她會主動告訴你。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大概牛是很喜歡玩躲貓貓的星座。
總是喜歡隱藏一些東西,但是又害怕別人找不到,所以喜歡藏在鬼的附近。
自己到底在難過什麼、希望什麼,其實一直都在偷偷地傳遞給對方,
只是對方或許會注意到、或許不會而已。

只要願意問,而且是具體性的問,通常牛女都會願意說的。
如果你能自己確實的找到問題所在,或者是摸到一個大概,那我就會誠實的告訴你。

如果要以一種動物來比喻牛女,我會覺得像貓,而且大概是流浪貓
不希望別人覺得自己看起來很軟弱,所以會武裝自己,會讓自己看起來很好、很堅強;
但是偶爾也會想要撒嬌、想要親近自己喜歡的人,只是因為不好意思表現出來,
所以只會走到別人旁邊,蹭個兩下喵個兩聲,希望別人可以主動給自己食物給自己安慰,
然後把自己抱回家。(←不要想歪不要想歪不要想歪──)
如果身上有傷口在,若是你不自己找到那個傷口在哪,我也不會告訴你。
可是如果你真的找到了那個傷口,並且讓我感覺到你願意去治療它,我會乖乖配合你。

「牛女到底在難過什麼?」
這是最大的問題所在,不論是要了解或者讓她好過一點,通常都必須先明白這點。
但那個問題是因人而異的。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去回答,因為每個人要的答案都不一樣。
假設說問題是一個上鎖的盒子,那麼鑰匙就握在與她最親近的那個人手上,
若是那把鑰匙不是那個她希望可以打開盒子的人自己找到、並且願意打開盒子,
那麼一切就都沒有意義,即使找到了也只會看到她落寞的笑笑。
一個盒子打開的同時,卻又產生了第二個盒子。

想知道她在難過什麼,只能夠自己去觀察,就像她平常總是偷偷地,
在你不注意的時候觀察著你在想什麼、喜歡什麼一樣。
想問牛女比較隱私的事情,不要直接問,以半聊天的方式,
從自己開始作為話題會讓她比較願意聊,只要她喜歡你,她會願意聽關於你的任何事情。
不要害怕將「自己」告訴她是令人恐懼的事情,因為其實她也一樣,
而且正因為她比任何人都害怕把在笑臉底下的那個自己坦承,
所以若是有人願意告訴她的話,她會很認真的在聽,絕對不會敷衍你,
即使一邊在做其他的事情,注意力也絕對是在你身上。

迂迴地問著不太相關卻又隱約具有關係的問題,一邊聊天一邊問著,
當你逐漸靠近核心時,即使你只是靠近而已,她也會坦承的把事情告訴你。
但通常並不會直接的告訴你「這就是問題所在」以及「我希望你怎麼作」,
所以牛女所說的每句話都要仔細地聽,然後認真地應對著。
如果你表現出來的不是牛女想要的,她會很失望,但是因為問題其實本來是你,
所以她不會想太多,雖然失望但是也沒有關係,她還願意給你機會。
若是在她很認真的訴說自己的時候,你給她的感覺是輕忽的、不專注甚至不在意的,
那麼…恭喜。直到她受不了爆發,這輩子她大概不會再讓你有機會踏進去她的內心了。
即使她還是很愛你,如果她覺得你不會懂或者不會聽她說,她就不會再跟你講。

難過還是會難過,傷口還是在心底,但是她會把盒子的縫以及鎖孔完全封死,
即使你已經找到鑰匙,她也不讓你開了。

重視對牛女來說是很重要的。她希望你重視她,她要你重視她。
不是指那種我眼裡只有你的重視,而是希望至少今天我說了什麼,
你可以認真的聽,而不是眼睛注視著另一邊,有沒有聽進去也不知道的「喔」一聲。

我是牛女,我最討厭也最怕的,是在我很認真的說著一件事情時,
對方總是回答「嗯」跟「喔」給我,而不給我其他的任何回應。
當我訴說一件事情時,我希望得到的不是對方的認同,即使反對我也沒有關係
就是不要什麼回應都不給我,在那邊學正妹一樣「嗯嗯、呵呵、去洗澡」,
我會生氣也會很難過,真的。

我希望的是對方可以告訴我,同樣的事情他的想法是什麼,越詳細越好。
金牛不是無理取鬧的星座,即使鬧彆扭也會認真思考並且反省自己,
不要用一句「我覺得如果說妳那樣不對好像會傷害到妳」作為不願意回答我的原因
對我來說,不願意回答比告訴我我錯了更加傷害我。
因為很重視對方的存在,所以即使只是一個反應也可以是心中的核子彈。
太習慣去注意並且猜想對方的想法、對方想說的話,所以當對方不願意回應時,
往往會往差勁的方向去想,然後就算一個人明明很想哭明明很難過,
為了不讓對方發現也還是笑著。

知道對方其實也不是故意不理或者敷衍自己,所以即使難過好像也不能怪對方,
這樣的情況下能怪的只有自己而已。
若對方是故意的或許還好,雖然牛是吃草的,也不會漠視別人一直針對自己,
但正因為不是故意的,所以即使難過也不能說。
只能微笑著說自己沒事、說自己無所謂,然後其實心裡一直在下雪。

很多人都忽略了,也許今天有些事情,就自己認為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的,
但對別人來說,即使是疼痛也好,還是希望對方可以給自己一個回應。
沉默對於必須要反應的人來說是很好的保護。什麼都不說也就表示什麼都不表態,
不贊成也不反對。可是對於必須要看對方反應的人來說,那是很大很大的傷害。
就像吵架中最具傷害力的永遠不是尖銳的話語,而是當對方不存在的不予理會。

容易傲嬌的牛女像貓一樣,不要別人一直抱著自己一直黏在自己旁邊,
可是委屈的時候、無聊的時候以及她想表示她其實很喜歡你的時候會撒嬌,
雖然看起來可能不像,也可能很難看的出來,但確實會撒嬌。
(就像有的貓撒嬌是蹭人,有的貓是拿爪子抓人嘛…)
她不需要你像老媽子一樣地叮嚀著她需要注意什麼哪裡需要小心,
只要你注意她,然後在她轉過頭靜靜的看著你的時候給她一個擁抱。

基本上只要常常給她一個抱抱應該可以太平很久。(炸)
色不色我不知道啦…不過,嗯,我很喜歡、非常喜歡另一個人的體溫,
所以沒事就會很喜歡趴在別人背上,感受著另一個人的體溫、自己的與對方的心跳。
那會讓我有種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很溫暖也很放鬆。





希望能夠對大家有所幫助。不要忘了養寵物最重要的就是愛她就要關心她。XDDD
然後,再過六個小時我要出去吃大餐啦啦啦啦~XDDDDDDD
位於山中的學校周圍的食物難吃到有找,我忍了一個學期終於可以解禁了,萬歲!
→對於金牛座來說,沒有好吃的食物比什麼都痛苦。

--
我們都把真實的自己藏在鏡子的裡面,
以倒映的影子生活在這個既虛假又真實的世界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19.71.142.237

[一醉南柯]綜合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