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7.12

【天翼】09年,波里斯生日賀文

最喜歡的是小麥,最心疼的是小波,一直一直都是這樣。
從符文到天翼,小波一直都很辛苦,希望他能幸福。

今後,也會繼續期許著天翼能第三次重返。
而且,能被有良心的代理商代理到。







  「請問,你是波里斯.貞奈曼先生嗎?」

  一早起來便受到愛倫的委託,要負責找到把隊長花瓶打破了就逃跑的孩子們,雖然隱約知道兇手大概是誰,但也正因為知道兇手是誰所以感到頭痛的波里斯才剛走出王國之鷹便被叫了住。

  卡雷德任務商店的娜歐莉小姐,正以甜美的笑容對他微笑著。

  在另一個世界……本來的世界中,明明是互相認識的人,在穿越了那扇門,到了這個看起來一切都一樣的世界後,卻沒有任何人記得他們曾經存在。

  即使熱絡的呼喚著對方的名字,換來的也只是困惑的表情而已。

  這些日子以來,波里斯已經習慣了。

  於是面對著娜歐莉的詢問,他只是點了點頭。

  「太好了,因為不常到那維克來送信的關係,我還擔心是自己認錯人呢。」娜歐莉鬆了口氣,從包包中取出了一大疊的信件。「一、二、三……一共十封信,請你簽收一下。」

  信?滿懷著疑惑,波里斯接過娜歐莉手上的單子,在確認過那些信件確實是寄給自己的以後簽下了名字。

  為什麼在這個沒有人記得自己的世界中,會有寄給自己的信件?難道說這個世界也有「波里斯.貞奈曼」這個人的存在嗎?但若是這樣,沒理由每個人看起來對於自己、或者該說是對於這個名字都那麼地陌生才對啊……

  看著那一疊寄件者不明的信,波里斯陷入了沉思中。

  然後,由最上面的那一封開始拆起。

  

  「致波里斯:

  若是這一封信,能夠平安送至我所認識的那一位『波里斯.貞奈曼』手上的話,我由衷地感謝著神,以及幫忙將信送到的人。

  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了呢──這麼問會有答案嗎?已經受夠了只有自己還記得,而每個人卻都遺忘這種事情;如果還有那麼一個人記得自己的話,那一定是此刻的我們所最想碰到的奇蹟吧。

  希望你能收到這封信,也希望當這封信送到你的手上時,這一句生日快樂並沒有過期。


                          伊絲萍.查爾斯」

  

  拿著信的手,在看到了最後的屬名時震了一震。波里斯迫不期待地拆開了第二封信。

  

  「波里斯:

  ……第一次寫信給女性以外的人,突然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比較好……嗯……最近過得還好嗎?是否也碰到了認識的所有人都遺忘了自己的事情?現在在你的身邊,有夥伴在嗎?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孽緣,沒想到竟然擺脫不了麥克斯明,即使與路西安同隊都比跟這傢伙來的好吧。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夠儘快與其他的夥伴們碰面。每天都要面對一臉臭臉的男人,這要我怎麼受得了!

  最後,祝安康。

  生日快樂。

                          希培林.武」

  

  「哼:

  生日快樂。

  討厭鬼希培林叫我寫的,寄送信件的三百元要記得還我。

                          麥克斯明.里伯克列」

  

  ……既然不想寄就不要寄啊,為什麼他要為了這種只有兩行的信件付錢?

  

  「波里斯:

  嘿嘿,波里斯生日快樂呦☆ (*^▽^*)

  聽路西安說,波里斯的生日快到了,這是自從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幫波里斯過生日吧?啊,不過沒有辦法跟大家一起幫波里斯慶祝……嗚嗚。蒂琪愛兒好難過。(′;ω;‵)

  約定好了呦──到時候要一起在凌姊姊那邊幫波里斯慶祝!\(^▽^)/

                          蒂琪愛兒.朱斯彼昂」

  

  為什麼要在亡者的墓前補慶生?而且好多表情圖案……內心抱怨著,波里斯的嘴角卻不自覺地彎起。

  

  「波里斯:

  生日快樂!咻!碰!有沒有嚇一跳啊,嘿嘿。

  沒有天下無敵的路西安大爺在你身邊,是不是感覺很不安很不習慣啊?我可是每天都吃的飽睡的好,完全沒有因為你不在而不習慣唷!〒△〒

  今年的生日沒有辦法幫你慶祝了,希望信件能在你生日前寄到吧。虧本大爺本來都已經決定好要送你什麼了耶,可惡──

                          路西安大爺」

  

  嚇一跳是沒有,無言倒是很多。看起來完全不像沒有不習慣嘛。搖了搖頭,波里斯繼續看下一封信。

  

  「波里斯:

  生日快樂……我應該沒有記錯日期吧?

  本來想隨信附上兩瓶蜜酒的,不過任務商店的人很小氣,兩瓶酒而已也要另外加價,坑人啊!……由於這樣的緣故,所以那兩瓶酒我就留著自己喝了。

  改天再一起拼酒吧。

                          美菈.奈伯拉斯卡」

  

  即使不寄酒給他也沒有關係,他其實並沒有那麼喜歡喝酒……

  

  「波里斯.貞奈曼:

  生日快樂,冒險者朋友!

  嗯?你問我怎麼會知道冒險者朋友的生日?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瞞得過旅人眼睛的♪

  抱著青雲的夢,離開了故鄉~雖然綠色的山、綠色的海洋沒有絲毫變化,但是人們已老去,留下來的只是回憶~啊啊~留下來的是像刀刃般的回憶~留下傷痕,在我的心裡~啊~

                          專業的旅人」

  

  ……是隆索特古奈伊特先生吧。難道隆索特古奈伊特先生還記得一切?雖然一直都是很神秘的人,不過,為什麼……隆索特古奈伊特先生沒有忘記?

  抱持著越來越深的疑惑,波里斯繼續往下看著。

  

  「波里斯:

  生日快樂,少爺。

  ……雖然曾經說過,下次見面就不會再那麼呼喚你了,但在信中,還是讓我再這麼叫你一次吧。從情報網那裡得知你最近似乎在安諾瑪瑞地區,若是有空會過去一趟,希望可以與你相見。

  最後,請加入民眾之友。

                          蘭吉艾‧羅傑克蘭茨」

  

  這是廣告信嗎?這是廣告信吧?沒想到會在這個世界,看到那個一直只存在於記憶中的名字……蘭吉艾沒有忘記他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波里斯:

  那維克,深海之洋。白天不在的話,留地點給克林茲,我會去找你。

  ……生日快樂。

                          娜雅特蕾依」

  

  看著娜雅的信,波里斯愣了很久。

  似乎……他以及其他人都完全沒有想到,並不是只有「到處找人」這樣的選擇而已,若是到處找尋找不到的話,那麼只要讓別人知道「我在這裡」不也一樣嗎?

  原來娜雅也在那維克……這樣就找到一個認識的人了。將娜雅的信折起,與其他人的一起放入腰包中,波里斯看著最後一封信。

  不會是朗肯先生寫的吧?一邊思考自己認識的哪些人可能寄信給自己,一邊猜測著,波里斯拆開了最後一封信。

  

  「給現在、以及未來的波里斯:

  我不清楚這封信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樣的方式在什麼地方送到你的手上,或許這輩子你也不會看到這封信也不一定……我衷心希望不會有這種可能。

  我不知道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過的如何,但我想,那個時候的你,對於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或許已經有了遠超過我了解的程度的認知,也許沒有,但以我所認識的那個波里斯來說,我相信在你的心裡應該有所決定了。

  或許是選擇面對,或許是繼續逃避。不論你的決定是什麼,不論決定了以後是否會後悔,記得哥哥永遠都會支持你,即使那個時候,我已經無法在你的身邊,在你為難的時候陪著你做出選擇,在你有危險的時候,拿起劍站在你的前面,為你阻擋一切傷害……

  波里斯,我的旅途到此結束了,而你未來的路卻還很長,我沒有辦法再繼續陪著你,所以,從此之後,你必須自己走,必須要讓自己變強,拿起你的劍,為了活下去而變強。

  連我的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找一個可以不必爭奪、不必仇視,充滿了安祥與和平,能讓你將驚恐的表情、以及必須隨身帶著的劍深深藏起的地方。

  當你找到那個地方後,在那裡,你會將劍收起,慢慢忘記現在心裡的仇恨以及不信任,然後認識許多的朋友,或許再找個心愛的人,組個家庭,然後就這麼安安穩穩地過著安祥的生活,直到老死。

  這是哥哥對你的將來,最大的期許。那才是該適合你的生活,你不該成為慾望以及野心下的犧牲者,為了那些你並不願卻仍舊強壓在你身上的醜陋事情而痛苦。

  波里斯,你是我唯一僅有,即使與神作對,即使成為所有人的敵人、所有人的仇人、所有人的威脅也想保護的對象。哥哥沒有辦法永遠陪在你的身邊,你必須開始學會堅強,即使無法成為石頭,至少也要成為蚌殼。為了在那條崎嶇的、名為未來的路上活下去。

  我感覺的到在我體內那可怕的詛咒正逐漸強大,等待著任何一個我鬆懈的機會下,打算侵佔我的身體,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在等著你們的到來,等著身為「審判者」的你們將我從這個詛咒中解放……

  請你務必體諒我的決定,若有其他的選擇,我並不願藉死亡來終止那個可怕的詛咒,我希望能一直陪著你,看著你露出天真的笑容,而不是逼你面對殘忍而無情的現實。

  但我更不願意看到自己成為那個傷害你的人,不論那是否出自於我的意願,我都不樂見那樣的情形發生。

  我唯一安慰的,是你並不孤單。在我離開之後,不斷找尋著我的你,在旅途中逐漸擁有了許多能夠一起並肩作戰的夥伴。

  遠遠地看著,都會忍不住的想著……啊啊,那個曾經那麼小的波里斯,即使沒有我,也已經能夠活的好好的,像個真正的戰士,不再凡事都需要哥哥盯著了呢。

  雖然總是扮演著有些像是褓母的角色,卻會為了同伴們奇異的思想以及舉動而露出有些無奈、有些為難,但卻相當溫柔的笑容。看著那樣的笑容,我清楚我不需要擔心任何的事情。

  即使我的死亡會令你感覺到傷痛,他們也一定會陪伴在你的身邊吧?

  夜晚不會永久,嚴冬之後必有春日到來,但是為了看到一切都過去的那個時候,你一定要學會堅強,要變的比我更強。

  然後,一定要活下去。

  不論在哪裡、不論碰到了什麼事情,都不能忘記貞奈曼家族的驕傲,不能忘記流在我們體內的,身為戰士的血液。

  波里斯,你是我的驕傲。

  ……瘋狂的時間越來越長,但在偶爾的清醒間,我突然想起了,隆哥爾德上的遼闊草原。想起每當到了夏天時,我們時常在那片幾乎比人還高的草原上玩耍,看著夏風拂過,將草原輕輕地搖曳出一波波綠色波紋的模樣,聞著在暖陽照射下所沁出的野草芬芳。

  當夕陽微斜時,那片綠色的草原、以及藏身其中的我們,都會被染成微微帶點金橘的昏黃色,然後,這個時候,奶媽會從家裡出來找我們,一邊大喊著「少爺,回家了!」一邊撥著草,然後警告我們如果不在天黑前回到家的話,會碰到很可怕的事情。

  在那片綠色的原野上,我曾握著你的手,拿著木劍教導你該怎麼揮出每一劍;也曾和你在那裡玩著捉迷藏,兩個人在草中穿梭著,累了就躺下來,看著即將西沉的太陽……

  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光景。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一直陪伴著你,至少到你擁有獨立存活的能力為止,但是世上沒有如果。

  亡者的路已到了盡頭,而生者的路將不斷綿延下去。不要忘記我曾教導你的所有事情,好好的活下去,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

  答應我,總有一天,你會回到奇瓦契司,代替我再看一次那片遼闊的草原。

  最後……波里斯,我唯一、而且摯愛的弟弟。

  哥哥衷心地希望,你能得到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幸福。所以,請你一定要活下去。

  一定要幸福。

                          耶夫南.貞奈曼」

  

  熟悉的字跡盈載著生前無法言語的溫柔躍入眼中,眼淚毫無預警的落下,滴在微微泛黃的信紙上。怕字會被暈開,波里斯小心翼翼地將紙上的淚水擦去,並且抬高了頭,不敢再多看信件內容一眼。

  這是他收到過,最好也最沈重的禮物。可是,即使只有一眼,如果再看一眼……淚水一定會潰堤。

  所以不能看,只能將它折好,放在那個距離胸口最近的位置。

  然後,抹去滿臉的淚水,邁開步伐。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4) 

Next |  Back

comments

說到了穿越了那一扇門,
德莫8開始之前的有一頁也有提到,
不過我始終不曉得那是什麼…囧

當下翻到直覺就是想到EP1終章那段的劇情。
因為圖書館只有8沒有其他之前的,
所以只能待有錢時才能完整看完…=3=

波里斯生日快樂ˇ
愛你的路西安少爺留=///=(被打)

悠翼:2009/07/11(土) 21:34:43 | URL | [編輯]

他們是以等價的物品作為交換,
穿越了真理之門來到了鍊金術的ㄕ…(被打)

那扇門大概是「他們原本的世界」與「平行的另一個世界」的交界吧。
劇情有大概提到,他們居住的世界其實是「仿」的,為了隨時作為母星的替代品。

某莫:2009/07/11(土) 23:47:18 | URL | [編輯]

我剛剛看到「他們是以等價的物品作為交換」
下面不看的時候以為是真的勒…囧
交界啊……
一整個好謎的感覺((滾動))

某翼:2009/07/12(日) 10:35:26 | URL | [編輯]

其實那樣說也不算錯啊。XD

根據劇情看起來,本來的設定就是,
仿星的一切都是為了本星的存在,
以便在本星毀滅的時候可以成為第二個本星(或者將物資轉移過去本星),
而波里斯一行人雖然是在仿星上出生的,卻算是「調律者」,
可以將兩個不同的世界調律在一起,所以才說他們可以拯救也可以毀滅兩個世界。

印象中是這個意思。

某莫:2009/07/12(日) 18:09:30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