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7.14

【Latale】黑月一家之忍者保鑣的秘密

  夏日的午後,奧亦齊的大街在夕陽的潑染下,被渲成了一片耀眼的橘黃,
  粉色的花在樹上盛開,並隨著涼風撫過而吹落。

  他們三個人一起趴在黑月城閣樓的大窗戶旁往外看,
  被太陽曬紅了臉的公主開心的笑容,
  總是站在他們身後的舞扇帶著寵溺,微微勾著嘴角的模樣,
  以及美到日落時分,總是美麗的讓人心碎的奧亦齊。

  那是埋藏在記憶中,最美麗的景色。
  即使時光飛梭,即使黃粱南柯不過一夢,他也不會忘記。


  ※


  他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在黑月城、就在公主的身邊了。

  他與舞扇一樣,都是看著公主長大的。但早在舞扇出現在公主身邊以前,他就一直陪伴著公主了。

  從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

  「斯諾比──斯諾比你在哪裡?出來啊斯諾比,不要玩了──」

  逐漸褪去孩子特有的稚嫩與柔軟,公主以飽含著嬌氣的聲音到處呼喚著他的名字,就像很久以前,她還很愛笑的那個時候。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那個曾經就連他翻身時不小心摔下來都可以笑上許久的孩子,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逐漸失去了笑容,變成了現在這個不懂得笑,只會以傷害與猜忌來保護自己的少女?

  是從老城主生病,而上忍大人又叛離了黑月城開始?從塔莫里也選擇了離開那時開始?或者是從那個叫做愛麗絲的女孩子,以及那群總是以她為中心旋轉的夥伴們進入黑月城開始?還是……從舞扇認為那樣對公主比較好,而讓她跟著愛麗絲他們一起去旅行開始?

  最後一次看到她的笑容是在什麼時候,已經記不得了。僅剩下記憶中依稀存在的那個孩子,在夕陽下紅著臉說著「最喜歡奧亦齊」,以及黑月公主冷冽的笑著下達了擅入黑月城者殺無赦的模樣。

  其他的,記不得了。

  活了太久就是這樣,記憶也好體力也好……明明想要珍惜的東西還有那麼多,卻只能隨著體能逐漸衰退而慢慢放手,然後失去。

  這種時候就不自覺地羨慕起了舞扇。什麼都記得,什麼都……

  擁有力量的人才擁有一切,這個道理他懂。所以才會感覺格外的難過。

  「斯諾比──」

  很久以前,他並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的模樣不過是舞扇給他,為了要他以上忍大人的樣子在城中走動,穩住底下那些忍者們,將上忍大人背叛的事情壓隱下來、將貓頭鷹城隱藏在黑暗中而給他的。

  ──說穿了也就只是個替身而已。

  但即使如此也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因為他需要力量,可以保護公主、可以保護黑月城以及奧亦齊的力量。

  只要選擇戰鬥就可以了吧?那樣的話,總有一天,他們三個人還能一起趴在閣樓的大窗戶旁,笑著看向窗外,看著被夕陽渲染成一片橙黃的奧亦齊吧?

  只要讓黑月公主再看到跟當年一樣,充滿著安祥與和平的夕陽,那個愛笑的孩子,就會回來了吧?

  他深深相信著會,並且不接受有其他的可能。

  「啊,原來你在這裡睡覺。不是告訴過你很多次,在閣樓的窗戶旁睡覺很容易著涼嗎?」

  赤腳踩在木板上的喀嘰聲伴隨著衣服摩擦的聲音響起,趴在窗子旁睡著的斯諾比感覺隨著木板的震動離自己越來越近,照射在他眼皮上、令他蹙起了眉的燈光也慢慢的被黑影給掩住。

  被抱進了充滿了香甜芬芳的溫暖懷抱中,長而微捲的頭髮撓著他的鼻子,令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唉呀,吵醒你了嗎?舞扇,不要一直拿我頭髮玩斯諾比!」

  一藍一紅的眼睛微微睜開,看見的是公主一臉氣惱的樣子,以及在公主旁邊、有著一頭桃紫色頭髮的忍者似笑非笑,正抓著一綹公主的頭髮撓著他鼻子的情景。

  於是,他又打了一個噴嚏,換來了公主對舞扇忍者的瞪視。

  「舞扇說,你被前幾天的入侵者打傷的太嚴重,暫時沒有辦法對你施展人形之術,等你傷好一點、體力可以負荷之後他再幫你變成人……」

  微涼的手輕輕地拍著他的頭,順著頸子滑過他的背。

  「小笨貓,要你在前面顧著可不是要你把命賠上去,舞扇忍者本事再大也沒辦法把死貓變回活貓。下次要是打不過,直接變回貓逃吧,後面有我負責。」

  說話總是帶著一點嘲諷、一點刻薄的忍者笑著說了,拿著白色摺扇在他的頭上敲了敲,說是看這樣會不會讓他變的聰明一點。

  當然,又被公主罵了一頓就是了。

  從窗戶看出去的月亮越來越小,銀白的月輝在紙門被拉上後再次被阻絕於紙門的另一端,頸間綁著紅色領巾的白色波斯貓縮在黑月公主溫暖的懷抱中,訥訥地被主人抱著,從閣樓走了出去。

  然後,因為太過溫暖與舒服,忍不住又瞇起了眼,在主人的懷中睡著了。

  在夢中,他又回到了那個時候。日落時,他們三個一起在閣樓上看著美麗的夕陽,粉色的花瓣飛舞,染上橙黃的奧亦齊,舞扇與公主開心無憂的笑容,那是他所珍藏的秘密。

  即使公主以及舞扇都已經忘記了也沒有關係,他還記得,而且會一直記得。因那是他埋藏在記憶中,最美麗的景色。

  他會守護奧亦齊,還有公主的笑容。就像一直以來舞扇所做的那樣。




                    黑月一家之忍者保鑣的秘密.完






後記最開心之:
其實故事的設定是這樣的(或者該說自己的理解)。

上忍(貓頭鷹城那位)→背叛黑月城出走(立繪不帶口罩,暴牙男= =)
斯諾比(黑月公主養的白色波斯貓)→為了避免奧亦齊的人民知道上忍背叛黑月城,所以被舞扇以上忍的外型變成人形。(戴著口罩,沒有立繪,私心超帥ˇ)

簡單來說,個人的認知是,斯諾比其實本來是黑月養的貓(打敗後會變成小貓跑走),只是因為某些因素所以被舞扇變成了人形(反正舞扇超威超強大),和上忍的模組相同的關係是因為,斯諾比本來就是被作為「取代上忍」而擁有人形的,所以兩人的模組一樣。
想要保護自己的主人,想要保護自己成長的城市,所以想要擁有力量想要變強,於是對於自己必須取代誰變成人類也沒有太大的掙扎,相當逆來順受。XD
由於陪黑月從小長大,以貓來說年紀算大了,因此個性感覺有些慢慢的。當然再過個幾年大概會變成貓又也不一定?w(日本有傳說貓活太久會變貓妖)

總之──就是寵物的心情,這樣的一篇文章。
斯諾比很可愛,請大家愛護他。

然後,這次也感謝看完。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