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7.25

【Latale】槍與劍

其實這是在彩虹日記的某一篇改標題版本而已。=D=



  Kyrie eleison.Christe eleison.

  Kyrie eleison.

  

  ※

  

  幾許陽光從古老的城堡雕著繁花的窗中映入,剪落一地光影。

  空氣中的灰塵在陽光下顯得閃閃發亮,朦朧了在光影交織下的一切,使得放眼望去的景物,全都不真實而美麗的宛如圖畫。

  弗爾貝倫突然想起了大教堂。

  擁有久遠歷史的大教堂給人的感覺也是這樣,莊嚴美麗卻不真實,即使陽光再大,飛舞的灰塵總是讓人無法專注而清楚地觀察周圍的一切。

  在他接受進階轉職洗禮的那一天,到場祝賀的人其實並不太多。想想也是,一開始會選擇騎士這個不吃香的職業的人本來就不多,而在那少部份中,自己認識的更是少之又少,更別提什麼戰友了……那種東西不是騎士有的。

  除了組成討伐團征討各處尚存的亞修拉成員外,大部分的時間騎士這兩個字都跟獨行俠劃上等號;而慢慢地、慢慢地,在騎士無法以一人坦住鎮守各處的亞修拉成員後,似乎……更沒有被需要的價值了。

  那天他選擇成為聖殿騎士而非武鬥家時,所有人驚訝的表情是為了什麼,他不是不清楚。

  晚自己二期成為騎士,以尖酸刻薄的態度出名的學弟,帕雷迪恩憐憫地看著他,嘲笑著明明苦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解脫,卻又選擇了同樣一條的他。

  但弗爾貝倫比誰都清楚,即使明知道痛苦,等輪到帕雷迪恩站在大教堂轉職時,他也一樣會選擇進階地成為聖殿騎士,而不是武鬥家。

  這個時代並不屬於、也並不那麼地需要騎士,選擇了其他道路行走的人不明白,騎士的精神與堅持並不存在於劍上、也不存在於職位的高低或者財富的多寡,更不存在於怒馬鮮衣的榮耀中。

  騎士的精神,是守護,以及忍耐。

  想要守護某種事物的念頭一直在他們的心中存在著。即使再怎麼痛苦,他們也會堅守著自己的選擇。

  選擇舉起那張盾,從來就不是為了有趣或者榮譽。

  刺痛從腳部盔甲所沒有包覆住的部位傳來,弗爾貝倫低下了頭,看著一群小小的人努力地爬上他的腳,以刀、箭以及弩炮攻擊著他。

  這裡是奧列佛,也就是俗稱的小人國,如果不是在貝斯的時候受人委託,他大概也不會注意到,在不起眼的樹洞後面竟然還有一個小小的國家存在。

  也許是因為自己與他們是那麼的不同,也或許是因為鮮少有外來者到來的緣故,弗爾貝倫不得不說這裡的人民,對於外來者還真的是……充滿了敵意啊。

  西點軍艦、傘兵、奇怪的特攻隊以及炮兵隊,不斷被叫去到處與奧列佛的軍隊比較,看著他們引以為傲的攻擊對自己不痛不癢的,他都快內疚了。

  這次又被吩咐要取得奧列佛的王城,哎喲哎喲城上層才有的奧列佛雕像的青銅碎片,他真不知道該不該請他們不要再這樣測試他的能力了。

  有些為難地撓了撓頭,他彎下腰以指捻起小人們,放到以自己來說並不太高,但對這些小人來說卻需要借助長梯才能上下的高樓上。

  「抱歉啊,我只是來解個任務而已。等我取得了十二個青銅碎片後就會離開了。」

  雖然不會痛,但被纏久了還是感覺很煩。聽不清楚小人們揮舞著武器到底是想說些什麼,弗爾貝倫將青晶劍插入了劍鞘中,舉起了雙手盡可能地表現著自己毫無惡意。

  只是他的善意似乎傳遞不到奧列佛的軍隊那裡。

  無奈地嘆了口氣,在弗爾貝倫開始思考起以暴力讓他們不敢靠近會不會比較快時,一聲拉長的慘叫從上方的迴旋階梯傳來。抬頭望去,在刺眼的光線中,弗爾貝倫看見了一具人影正以飛快的速度往下掉。

  本能性地伸出手將人接住,才發現那是一名雖然有些嬌小,但的確和自己一樣,來自於外面世界的少女。

  原來這裡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的人。

  「喂喂,快放開我!那群傢伙跟著下來了!」用力地推了弗爾貝倫一把,少女跳下地,飛快地從短褲兩側的槍袋中取出了深綠色的雙槍,伏低了身子,槍口對準階梯。

  反應不過來的弗爾貝倫愣了一下,看向不斷傳出碰撞聲,並且聲音越來越近的上方。

  接連五具差不多等同他高度,執劍策馬的深綠色雕像掉落在地上,原本包圍著他的小人們在看到雕像後全部朝著雕像聚集了過去,然後……他看見那五具雕像,在小人們的同心協力之下被扶了起來,轉向他們,並且朝著他們緩緩靠近。

  這不會就是他這次任務所必須找尋的雕像吧?

  「發什麼呆啊!再不跑我可救不了你!」弗爾貝倫還在思考,發現自己無法將雕像打退,收起雙槍準備逃跑的少女便從他身邊跑了過去,不忘順手拉著他要一起跑。「跟著跑啊,你還呆站著做什麼!」

  「……妳要我逃跑?」這真是,罕見到讓弗爾貝倫忍不住皺起了眉的兩個字。

  「不跑會沒命啊!」一邊扯著他的手,一邊回頭看著逐漸接近的雕像,少女近乎以吼的音量對著弗爾貝倫大喊。

  推開少女的手,弗爾貝倫將背上的盾牌取下持好,抽出劍,往前踏了一步,快速地重複交疊著揮舞手中的青晶劍。銀白的劍輝交錯著,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十字,撕裂空氣而去,席捲向朝著他們而來的奧列佛雕像。

  在少女驚愕的視線中,他回過頭朝著少女微微點了點頭。

  「我是騎士。」他這麼說著,並且在雕像再度襲來時舉高了盾,在少女的前面為她抵擋著攻擊。「我不會逃跑,我只懂得防禦而已。」

  即使必須就這麼犧牲,在確保周圍的人安全以前絕不能轉身。以身為盾,保護著所有需要保護著人,這就是弗爾貝倫所遵守的騎士之道。

  這一面盾是他的驕傲,是他無法言說的一切。為了保護別人,所以才會選擇拿起了盾,成為了騎士,而後再成為了聖殿騎士。

  總是不斷地、不斷地祈求著上蒼垂憐,祈求著在他有生之年,哪怕僅止只有那麼一人、那麼一次也好,能夠榮耀地貫徹自己身為騎士的天職,作為另一個人的盾牌而活,讓自己的戰友能夠毫無後顧之憂的戰鬥。

  「啊──怎麼會有這樣的蠢蛋啊!」看弗爾貝倫一面防禦一面吃力地攻擊著雕像與不斷湧上的特攻隊,少女氣的跳了跳腳,然後對著弗爾貝倫丟出了組隊的邀請。

  槍聲、劍聲,以及雕像們碰撞在一起所發出的撞擊聲交織,煙塵瀰漫著哎喲哎喲城上層的迴廊走道,在灑落的陽光下顯得閃閃發亮。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希望不是只能看著別人組隊,而是自己也能成為組隊裡的一員,希望能夠保護別人。他總是這麼祈求著。

  在轉身時瞥見少女認真而專注地協助著他攻擊雕像,弗爾貝倫笑了。

  雖然與自己想像的有些出入,但遠從選擇成為騎士的那一刻便開始的漫長祈求,終於得到了垂憐。

  不論黑夜如何漫長,白晝總會到來。

  神吶,感謝您的慈悲。

  
                     
  



後記:
可以算是之前那篇騎士的相關延續,也可以當是獨立故事來看。
為什麼還是騎士(聖殿),因為我喜歡。(被打)ODO

帕雷迪恩是之前那篇騎士的主角,私心很喜歡他所以他成了本篇主角的學弟。
本篇主角弗爾貝倫的名字是出自於Forbearance這個單字,雖然正確發音應該要是「佛爾逼倫斯」,
不過顧及名字美觀,加上其實英文滑音後音還滿貼近「弗爾貝倫斯」(斯音輕聲),
Forbearance一般翻譯成忍耐、忍受或者自制,但其實同樣地也有著寬容、寬恕以及原諒的意思,
很符合我對於騎士精神的另一個想像(其中一個是守護,也就是帕雷迪恩的名字由來),因此本篇的主角就決定叫弗爾貝倫了。

其實內文並沒有標題的那麼燃,對不起。(′;ω;‵)

文章開頭的那段文字,是安魂彌撒經文十二段中的垂憐經。
意思簡單來說就是請求上蒼的垂憐,如此這般。然後最後引了自己很喜歡的,馬克白中的對話,算是與開頭做個呼應。




隱藏於網誌版的隱藏補充:
其實這篇是上下文,只是反正寫一半也可以拆一篇,所以彩虹日記那邊就拆了。
正名是本篇使用的槍與劍。

下篇要思考,女槍手的名字到底是什麼呢──…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