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04

【歿世】L、O、V、E

直接寫在筆記本上跟使用WORD,字數會差至少一倍。
真是讓人有點感覺到無奈的差距啊啊──…

粉紅色兔子亞咲,很可愛的角色,
但也不知道重新翻修後會不會再出現了。



  今天也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大清早起來打扮好儀容後就到小姆家前面大喊上將近一小時的「小姆我愛你」,直到小姆受不了的爬下床打開門衝出來大罵才肯離開;接著趁著小姆還沒出門前先他一步跑到狩獵公會去等他……嗯,有的時候會因為途中在哪裡耽擱了結果被小姆搶先先到……


  不過沒關係,這種事情是無損他的愛的!今天對小姆依然還是滿滿的Love、Love喔!


  ……雖然,每天都重覆著「追求小姆→被小姆打踹補刀→掛掉→追求小姆→被小姆打踹補刀→掛掉」這樣重覆到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像蠢蛋又沒結果的行為,已經讓他開始有種深深的挫折感了。


  開始有一種,累了,倦了,不想再這麼繼續下去的感覺了。


  不想再當白痴了。


  黃昏的教堂前,亞咲背對教堂抱著膝屈坐在階梯上,粉嫩的臉靠在蓬蓬裙上,微微噘著嘴,總是寫著明朗快樂的臉龐上滿滿的都是難過跟哀傷。


  一群停在地上的潔白鴿子被暮靄染成了柔和的銘黃色,在走了幾步後,有那麼幾隻鴿子振了振翅,接著陸陸續續地,牠們飛了起來,背對著夕陽離去。


  一個人看著這樣的景色,其實很寂寞。


  一手按著隱隱發疼的腰側,亞咲垂下了兔耳,桃紅色的眼睛裡有著水霧。


  今天被小姆捅傷的傷口還在微微的滲著血,雖然他在小姆的面前總是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笑的好像很燦爛很燦爛的樣子……可是很痛,其實很痛,很痛很痛很痛!痛到他只能躲在小姆看不到的地方捲曲著壓住傷口,忍著那一陣一陣的刺痛。


  他知道要停止這種痛楚,只要找人幫忙治療或者喝下治癒藥水就好了。可是,治好了身體上的疼痛,心呢?心裡的疼痛要怎麼樣才能夠治好?


  如果……身體的痛楚不足以壓過心裡痛苦的話,他會不會、會不會就這麼在小姆的面前哭出來,然後在宣洩完了心裡面所有的難過之後,變的不再愛小姆了?


  他不想變成那樣,他想愛小姆。


  可是小姆都不會愛他……


  「亞咲?你蹲在這裡作什麼?」有些熟悉、有些低沉卻像幼貓一樣綿細的溫柔嗓音納悶的從頭上傳來,亞咲本能的抬頭一看,眨了眨盈滿水氣的眼。


  「奇拉……」他用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喚了。


  有著一頭刺眼熱情的橘紅色長髮以及稚氣的外表,實際上卻比任何人都要來的溫柔而安靜的奇拉,在看到亞咲那張失去了笑臉的臉時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嗎,怎麼一直按著腰……咦,你怎麼會受傷?等等,我拿藥給你擦……」有些慌亂笨拙的從包包裡找出了治癒用的藥品,奇拉小心翼翼的將亞咲按著傷口的手給拉開,儘量放輕了手勁、怕弄痛他的將藥灑上。


  藥粉才沾上傷口而已,在微微麻癢的感覺中,原本泊泊滲著血的傷口漸漸縮了口,不再隱隱的疼痛著。


  因為是常常受傷的人,所以才會隨身帶著這麼好的傷藥吧?看著奇拉一臉擔憂,手上動作卻熟練無比的替他纏著繃帶,想起了奇拉喜歡的那個人,亞咲不由得替他感覺難過了起來。


  奇拉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這樣毫不隱藏、直接而溫暖的溫柔,讓他原本因為小姆而痛著的心減緩了一點痛楚。


  不論在什麼情況下,溫柔都是最好的療傷藥。


  如果、如果我喜歡的不是小姆,而是這個人的話,他一定會很溫柔很溫柔、捨不得我受到傷害的對待我吧?


  看著奇拉認真而柔和的側臉,眼角還含著淚水的亞咲有些顫顫的伸出了手……


  「碰!」厚實的教堂門突然被人由內而外推了開,嚇了一跳的亞咲轉過頭,跟奇拉一起看向了站在教堂門口的那個人。


  紅色的帽子下,暗紅色的短髮以及鑲著紅邊的過長白色袖子隨著夜風飄動,彷彿會對人說「不准靠近我」的黑色雙眼不帶感情的看著他們,卻也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們。


  相較於一看到對方就激動的立刻跑上前的奇拉,亞咲只是維持著坐在階梯上回過半著身子的樣子,桃紅色的大眼寫著驚訝與震驚。


  哥哥……怎麼會在這裡?


  只是淡淡的看著亞咲而已,威德垂下眼,邁開了腳步走下階梯。


  奇拉一步一步的追著他有些過快的步伐,什麼也沒說,卻能從他的表情看出來他很高興,非常高興。


  因為奇拉很喜歡哥哥,因為太喜歡,所以情願放棄所有的東西,捨棄了自我也捨棄了自尊,只為了容納下一個哥哥在心裡面。因為太喜歡了,所以一直被傷害也無所謂似的。


  可是奇拉,明明是個那麼溫柔的人。


  在威德走過他身邊的時候,亞咲忍不住開口叫住他了:


  「哥哥!」


  威德冷漠的回過頭看他一眼。


  從來沒有看過威德用這種眼神看他,亞咲嚥了嚥口水,卻還是說了:「哥哥,奇拉是個好人……拜託你,對他好一點,至少對他好一點……」


  「我要怎麼作,不需要你教我。」冷漠的說完,威德踏著不大卻快速的腳步離去,而奇拉雖然有點擔心亞咲的情況,卻還是在回頭看了他一眼後選擇跟上威德。


  因為那是他選擇的路。


  即使知道會被傷害還是那麼決定嗎?真像個白痴,白痴!


  亞咲又將自己曲成了一團,粉紅色的頭顱埋在蓬蓬的蕾絲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個人突然站到了他的面前,用著憤怒卻喘著的聲音對著他大罵了:


  「你這隻蠢兔子!平常不小心打死你都沒看你說什麼,今天不過就捅了你一刀你竟然直接跑掉,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啊?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多久啊?看你蹲在這邊我還以為你哭了害我嚇個半死你知不知道?」


  這個聲音是?垂下的兔子耳朵稍稍的上揚了一點,亞咲抬起頭,就看到小姆滿頭大汗喘著氣一臉凶狠的樣子。


  「看什麼,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好熟悉,這是小姆的怒吼……


  看不慣亞咲仰著頭一臉呆樣的看著他,小姆伸手一把將他拉起,卻發現他的腰部纏著好幾圈繃帶,而且因為他這一拉的關係,繃帶還有點鬆了。


  他的臉突然有點綠。


  「對不起,我沒想到小姆你會突然跑出來找我……」兩眼充滿著水氣的亞咲突然停住了聲音,屏息看著小姆突然彎下腰來替他將繃帶綁好,甚至還拆下了自己用拿固定衣服的別針替他別住繃帶……


  「這樣總不會掉了吧?嘖!」像是相當滿意自己巧手的小姆拍了拍手,才站好身子而已,面對的就是亞咲一臉呆樣,眼淚卻狂掉的樣子。「哇啊!你、你哭什麼!」沒想到他會突然哭出來,小姆有些慌張。


  「小姆!」亞咲突然大叫,在小姆頓了一下的時候笑著撲了上去。「小姆,我果然還是最愛你了!」


  「你這隻蠢兔子你在幹什麼!注意你的傷口!回狩獵公會前你的傷口如果裂了我絕對會用踹的踹死你!」


  「小姆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就知道小姆你最愛我了!」


  「你給我閉嘴──」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