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04

【歿世】January

耶羅,設定上是奇拉現實的朋友,喜歡奇拉。
非常非常有趣的人。



  平順的日子過的久了,突然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一點都不稀奇。


  那是個天氣悶到他直接翹班不想去面對屍體的日子。


  「一月,我問你…如果你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對方卻不可能會喜歡上你的話,要怎麼辦?」


  有著張打十幾年前他認識他開始就沒有變過的不老娃娃臉,以及詭麗的倒豎瞳孔,八月一手撐在桌上托著下顎,一手拿著湯匙攪著表層舖滿奶油的咖啡。


  稚氣可愛的臉孔透著不適合的憂鬱,黑色的眼中有的,卻是讓人心疼的溫柔。


  溫柔還是一樣的,但是,什麼時候他開始學會了憂鬱?


  是在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嗎?


  「如果我真的那麼喜歡一個人的話,那就沒有什麼怎麼辦可言。既然我喜歡他,那麼當然也要他喜歡我。」其實有些帶桃花的眼微微瞇了瞇,一月理所當然的說著。


  拿起了面前的柳橙汁喝了一口。


  「真好,如果我有像一月一樣的自信就好了…」看向遠方輕輕笑著,八月挪了挪唇,用氣聲說著。「可是就算我有那樣的自信也沒用,他不可能喜歡我…」


  果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某個地方某個時候,在八月的身上發生了什麼吧?


  一月笑著,有些輕佻的用指勾起了八月的下巴。


  那雙有著倒豎瞳孔的美麗大眼中有著朦朧的水氣。


  非常、非常的無辜,而且惹人憐愛。


  「什麼啊,八月喜歡的人不就是我嗎?我怎麼可能不喜歡八月呢,八月是我最愛的正咩呢。」一月咯咯的笑著,修長的身子往前傾了傾,故意在八月的唇上啾了下,還發出了「啵」的一聲。


  八月瞪圓了眼,原本的憂鬱跟煩惱瞬間被驚嚇到通通忘記。


  「噯,雖然我不介意,可是八月你用這麼『熱切』的眼神看著我我還是會害羞的吶。」一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雙手掩著頰,裝出了一臉嬌羞的模樣。


  明明就不是適合作這種可愛動作的長相。


  啪啦一聲,八月相信自己聽到了神經斷掉的聲音。


  「你這渾蛋在裝什麼可愛啊!」用力的在桌上一拍,八月站了起來,即使高度跟坐著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不過沒關係,至少氣勢夠了。「還有,你、你…你這傢伙做了什麼!」


  還是活跳跳的八月看起來可愛。


  「我做了什麼?我想想。」一月一指點著唇,竟然還真的思考了起來。


  「這種時候別跟我開玩笑!」八月爬上了桌子,扯住一月的衣領往前一拉,額頭抵著他的,燃燒著火焰的大眼用力的瞪著他。


  一月又咯咯的笑了起來。


  「討厭,我一直很認真呢。而且,八月其實並不討厭我的碰觸不是嗎?」在八月的怒視下,他伸出了手輕輕碰了碰那張充滿了生氣的臉。「我知道喔,你很討厭別人碰你,就算只是肢體上的碰觸也無法忍受。可是,八月並不會排斥我像這樣碰你吧。」


  「你又在跟我開什麼玩笑,認真一點!」


  「我一直都很正經呀。」一月瞇眼笑著。「還會覺得難過嗎?」


  這傢伙又在說什麼?八月皺起眉,想朝總是沒個正經的一月頭上巴下去。


  然後突然想起了,自己本來應該是很難過的。


  可是被他這麼一鬧,卻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難過了。


  每次都這樣,一個被惹到火大就忘了本來在想的事情。


  秀氣的眉緊緊的皺著,八月疑惑的問向他:


  「你這傢伙,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嗯?不知道唷──」兩手一攤,一月痞痞的笑著。


  八月鬆開了抓住他領子的手,啐了聲,似乎咕噥了什麼。


  很容易被引開注意力,然後就想不起來自己本來在想的是什麼事情。


  在自己的死纏爛打下從開始的拒絕漸漸變成習慣,然後不會排斥他的碰觸。


  花了十幾年的時間,一點一點的讓八月習慣自己,讓自己在八月的生命中佔有特別的地位,只有他能觸碰八月而不讓他反感,也只有他能輕易的挑撥八月的情緒。


  當八月只有他的時候,同樣的,八月也是他的唯一了。


  他並不想看到任何悲傷的、痛苦的情緒出現在八月的身上。


  即使是憤怒也好,生氣蓬勃,才是最適合他的樣子。


  一月笑著,咯咯的笑的很開心。


  「八月八月,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唷,你靠過來一點。」


  「什麼?」


  「八月是我最喜歡的正咩唷!我認真的。」


  然後,趁著八月沒有防備的時候,又從他的唇上偷到了一個啾。


  軟軟的,春櫻般粉嫩,又帶著一點咖啡的苦澀。


  八月愣了愣,終於忍不住握起了拳往一月的頭上直接巴下去。


  「你這傢伙,你每次都騙我!你哪裡認真了啊!」


  「呵呵呵,不知道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啦~剛剛是突然起乩了,有怨靈附在我身上啦。」


  「我聽你在講!你別跑!今天我不痛扁你一頓我跟你姓!」


  「唉唷討厭,來抓我啊,呵呵呵…」






  早上明明還是那麼悶熱的天氣,入了夜後卻開始轉涼了。


  穿著藍白條紋的四角褲,一月戴著黑框眼鏡盤腿坐著,手中拿著下午和八月分離後繞道去買的D.G.C以及遊戲晶片,微微噙著笑,手指有節奏的在膝上敲著。


  由於八月平時的生活範圍都在他的「防守範圍」內,所以他可以篤定的說,八月的反常絕對不是因為生活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麼,就是在其他地方囉?


  八月有了喜歡的人,聽到的時候還真是害他的心跳差點漏跳了一拍呢。


  那個人應該也是在那個地方認識的吧。


  聽說八月很迷一款叫做《歿世錄》的遊戲,那遊戲應該就是造成八月改變的原因吧?


  笑著將晶片插入D.G.C後戴上,幾秒後,一月進入了沉睡。







  『請決定ID、種族,以及外貌。』


  「耶羅,人族,有著棕墨色的短髮,臉側的頭髮比較長,有著一撮醒目的紅髮…」





  沒有將防守範圍涵括到遊戲世界中去,是他失算了。


  不過沒關係,這一點小小的失算還來的及救,來的及。


  人物漸漸的被創造出來,化名成耶羅的一月,輕輕的笑著。


  咯咯的輕笑聲,隨著南風飄送了開來。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