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10

【轉錄】記憶如流,信仰似海

記憶如流,信仰似海



過去是不是真的存在,我有時會試著問自己。
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回憶,是屬於個人的。
會這麼說,一大半是因為除了個人,並沒有任何人在意那些陳年往事。

即使是和其他人一同經歷的回憶,在每個人心中,
都有個別的切割方法,以個人獨有的視角來保留過去。

回憶,多麼重要啊!輝煌的事蹟、閃亮的風采、無與倫比的紀錄,
見證著我們曾經走過頂峰。
如果把回憶抽空,人還剩下什麼?

回憶,都已成雲煙,無可挽回,更不會重來。
儘管個人仍耽溺其中,時間、人群、世界,
恍若未聽未聞,大步向前行去,把所有的個別回憶遠遠拋在後面,任令它如煙消散,為暮色吞噬。
全部都過去了,我們的生命僅僅剩下一個回憶,這屬於我們獨有的回憶,竟無人理會。
沒有人要聽,想說的嘴張開又合攏。

最後,我們自已也會忘記它吧!

一個作家講起他寫作的心情,是想要留下記憶,他帶著驚恐的語氣說:「我正在忘記。」

生命是一場這麼大的破壞,連回憶也終將被遺忘。

一切都是緩緩而來的,像輕淺的浪花推擠上沙灘,濺起層層白浪,
在濺起的那一刻,興奮的那一刻,一切開始過去。
退去,無可挽回,徒留回憶。

對浪花的回憶,線條、色彩、泡沬都不精確。
回憶是不精確的再現,扭曲的重構,而且在時間裡,不斷遭逢更大的破壞。

全部時間均已過去,我們的生命立基於過去之上,如此脆弱,如此不真實。
但這卻是我們僅有的,珍貴的。


                   黃明堅 <如歌的行板> 自由時報副刊

[百川匯流]轉錄文章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