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18

【歿世】君が好きだ

防雷頁:

 .雖然篇名很甜但其實內文是痛文,食用請注意。
 .這是同人這是同人這是同人──就算作者還沒寫到這人物,這還是同人。
 .耶羅(一月)中心。
 .催文麻煩樓下左轉空色幻想找那邊的主人不要找在下。笑






  喜歡你,所以捨不得看你露出為難的表情。
  即使要我將自己縮小再縮小也沒關係,
  只要你開心就好。

  所以,笑一個吧?








  到底,認識了多久呢?似乎從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了,接著一路大學、出社會……兩個人認識的時間,算算也差不多十年了吧。


  真是可怕啊。至今人生的三分之一,原來都是一起度過的嗎?


  但換個角度想想,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的。或者該說,總覺得相當地慶幸,陪自己一起走過了三分之一人生的是他。


  確定自己的心意其實是很容易的事情。那雙貓般倒豎著瞳孔的雙眼中,總是有著滿滿的耐心以及溫柔;雖然偶爾也有些不耐煩,但最後往往還是無奈地輕嘆一聲,說了不下千次的下次自己看著辦,但每一次卻還是選擇了伸出手幫助。


  當發現在自己的心中,那抹嬌小的身影所佔有的比重越來越多時,曾經疑惑過,但當確定了那樣的感情是比喜歡更加喜歡,無數的喜歡堆疊起來直至足以成愛後,他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在掙扎上面。


  或許,那個時候的他還太過年輕也太過自負,在眾人嬌寵的掌聲中,相信了自己是那個必須被高高拱起的太陽。所以才會認為,若是自己喜歡著一個人,那麼對方也必然需要以同等的喜歡回報予他。


  「我喜歡你。」


  在即將升上高三的那個暑假,他在校門的椰子樹下並不怎麼浪漫的這麼對著他說了,與其說那是告白,不如說那是一種宣告來的比較洽當。


  ──我喜歡你喔,所以你也要喜歡我。像是這樣的宣告。


  然後他看到了那個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與自己同年齡表情,總是淡淡微笑著的少年露出了相當、相當困擾的表情。細長的眉輕蹙起,淺櫻色的唇也抿成了一直線,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他而已。


  但是那雙詭麗的倒豎瞳孔卻閃爍著夕陽殘落的金光,清楚地將滿滿的困擾以及不悅告訴了他。


  他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可以讓自己委屈到什麼地步。


  可是,只有不想看到他為難的這一點是被確定的。


  於是他笑了起來,咯咯的,像是中邪一樣,無法自己地笑著。即使緊緊摀住了嘴,笑聲仍舊不斷從指縫間溢出,疼痛的肚子讓他忍不住微微彎曲了身子,讓他從需要抬頭看他到足以平視。


  在陽光下會帶著一點淺褐的黑色頭髮短薄柔軟而微微蓬鬆著,即使不必伸手觸摸也能確信那絕對是會讓人上癮的手感。細長的眼中有著倒豎的瞳孔,既像貓眼又像爬蟲類的眼睛,詭異的很美。


  很美麗啊──讓人想要就這麼一直看著,一直,讓那雙眼中只有自己的倒影。


  如果能夠那樣就好了。


  但是、真的捨不得,再看到他露出那種為難的表情了。


  ……啊啊,我的告白讓你很為難嗎?我……造成你的困擾了嗎?


  對不起。可是,真的喜歡你。


  「我喜歡你。」


  「嗯。」


  「吶吶,八月,我喜歡你喔!」


  「……」


  「八月是我的正咩──誰都不能跟我搶!我最喜歡八月了!」


  「你神經嗎?」


  每一天、每一天,只要找到了機會就會重複一次「喜歡你」那樣的話語。看著他的表情從開始的困惑到仍有些微的無法適應,再到麻木,最後是完全不當一回事的自在神情,他的笑容更深了。


  咯咯笑著。為了什麼卻只有自己才懂。


  如果謊言說的太多就會變成真實的話,那麼同樣的,當真實被反覆重述時,會不會變成謊言?


  已經說出口的話無法收回,喜歡的心意不會改變,但卻不想就這麼破壞掉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友誼以及交情,也不想看到他為難的、像是想要拒絕卻猶豫著該怎麼開口比較不會傷人的樣子。


  所以只要那一句話變成一個玩笑就好了吧?只要讓他相信,那句喜歡其實只是個玩笑,他是不是就能夠釋懷不再介意,即使聽到了也不會為難困窘,能夠毫不猶豫、自在地與他交談著;而不是兩個人只要碰面了就是尷尬,最後連朋友都沒有辦法再繼續當下去?


  那句話的真實性,他清楚就好了,八月可以不用懂。然後,他會在每一天例行公事般的「我喜歡你」中悄悄地祈禱著,總有一天他會懂得其實那並不只是個玩笑。


  每一天、每一天他所訴說的喜歡都是真實的,並且日復一日的逐漸加深著其中的喜歡。從高二即將升上高三的那一年夏天開始,一直持續著,大學、出社會後都沒有改變過,已經不再清楚能以「喜歡」以外的什麼言語來形容,也不再清楚,比喜歡更喜歡、比深愛更愛的這種情感該如何稱呼。


  為了對方的一個笑容而高興,為了對方的皺眉而難過。不論什麼好的事物總想留著與他分享,在幸福的同時也會感覺到疼痛,也會不安也會惶恐,面對著無法確定的未來既充滿了信心也充滿了害怕。


  他所給予的各種情緒,滿滿地、複雜地交織在一起,早就無法一條一條的分清楚個別到底是些什麼,於是那些愛呀恨啊……只能選擇一口嚥下,任由甜美又苦澀的滋味從心底往四肢蔓延著而已。


  「今天也是元氣滿滿的喲!我啊,最喜歡我的正咩奇拉了!」


  「誰是你的啊!一……耶羅你這白痴!」


  「呼嗯──打是情罵是愛,親愛的你就用力打我吧!死兔子怎樣,很羨慕吧哇哈哈哈哈!」


  「你這變態!」


  「即使我是變態,也是最喜歡奇拉的變態喲~☆有沒有很感動啊?」


  「並沒有!」



  我喜歡你。一直以來,最喜歡的就是你。


  喜歡你,所以捨不得看你露出為難的表情。


  即使要我將自己縮小再縮小也沒關係,只要你開心就好。


  所以,笑一個吧?


  ──我最心愛的你。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