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22

【APH】一直只有你

 ※ 本文為APH國擬人衍生,配對米英。     

 ※ 本文與現實任何國家\政治\團體\人物全然無關,
   純粹就只是作者個人的妄想物

 ※ 口味不合請按下左上方的上一頁或右上方的X甚至是鍵盤上的←Back,
   讀者不必被雷,作者不必擔心配對雷到人,大家都開心。

 ※ 按下繼續閱讀之前請確定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我有多愛你?請聽我細數。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我愛你,直到魂魄所能觸及的極致悠遠,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就像在黑暗中,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探索上帝和恩典的極限。
  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 day's
    我愛你,是每天最基本的需求,
  Most quiet need, by sun and and candlelight.
    以日以夜。
  I Love thee freely, as men strive for Right;
    我的愛情奔放,像人們追求自身的權利。
  I love thee purely, as they turn from Praise;
    我的愛情真誠,像人們摒棄虛華的讚揚。
  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
    我愛你,激切如舊時的哀傷,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 faith;
    虔敬如童稚的信仰。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我愛你,用一種似乎已隨著古老信仰幻滅的愛情。
  With my lost saints,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我愛你,以此生所有的呼吸、歡笑、與淚水,
  Smiles, tears, of my life! and, if God choose,
    而若上帝允許,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死後我將愛你更逾生時。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1806-1861)
         本文使用為言小作者梨陌於《拾戀》一書中翻譯之版本。




  ※


  


  即使還年輕卻早已疲累的你靠著身後寬大的椅背,米白色的窗簾輕輕動著,夕陽微暖的餘溫與涼爽的風令你忍不住閉起眼睛。



  稍早阿爾弗雷德的話突然湧現在腦中,使你困惑地蹙起了眉。



  並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阿爾弗雷德要對你說那些話,也無法理解,那些話裡面究竟還存有多少的真實。即使那名青年從來不曾欺騙過你,但有些事情並不是不曾被欺騙就能夠全然相信的。



  那雙湛藍的眼睛總是直直的看著你,其中的真實,從小到大都沒有改變過,即使是最讓你感覺疼痛的那時,他也是誠實不保留地告訴你他選擇自由。



  真實沒有改變過。只是,那雙眼睛從河川變成了大海變成了天空,深邃遼闊到你無法再懂。面對著時常調笑著裝傻的阿爾弗雷德,即使清楚他總是一直凝視著你,企圖以眼神告訴你些什麼,你仍舊別開了眼不願意相信。



  越是在乎,受到傷害時也就越痛。好不容易才能與阿爾弗雷德那時所造成的疼痛共存,再也不想像那樣被傷害一次。



  「我喜歡你。」



  那麼說著的阿爾弗雷德,微笑的表情卻寫著不安、害怕與請求。過多的情緒摻雜在一起,即使企圖理清,仍舊複雜到你無法理解,只能回以同樣認真的注視著那雙一直追逐著自己的眼睛。



  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那句話從阿爾弗雷德的口中被說出來。在你一直懷念的、他還小的那個時候,那個天使般的孩子總是不吝嗇用甜美的笑容以及軟嫩的聲音,一聲又一聲地對你說著喜歡。



  但他說不一樣了。



  喜歡的話語是一樣的,但其中的重量以及代表的含意不一樣了。



  卸下了總是笑著裝傻的表情,阿爾弗雷德用像是在指責你的語氣委屈地說著你從來沒有想過的話語。如果不選擇獨立的話,那麼對你來說,他就永遠只是讓你感覺驕傲的弟弟,即使再怎麼重要,也不會是唯一放進了心上的那一個。



  身為「弟弟」,他可以一直擁有你沒錯,可是那樣並不是他想要的擁有。海上有著太多太多古老的、年輕的國家,大家都是那麼地充滿了朝氣充滿了吸引力。



  自從他從你看向遠方,看向在大海另一端,那個年邁的少年仙人的視線中隱埋的野心裡明白,即使已經有了他還是不夠,你仍舊想要更多的殖民地後,為了能夠趕上你,為了能夠與你並肩而不是被你握住手牽著保護,他一直努力地想要成長的更快一些。



  不僅只是要讓你感覺驕傲,而是要你正視他,正視在除去了「弟弟」這個身份以後的他。



  想要擁有你,以獨自全部佔有的方式擁有你。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夠用鎖鏈將你鎖在自己的身邊藏著,不想要跟別人分享任何模樣的你,只要一直注視著彼此就好了。



  「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想這麼做。但那樣一定會被你討厭吧?」



  阿爾弗雷德自嘲地笑了笑。



  「造成了傷害真的很抱歉,但是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不想只能再當你的弟弟。」



  因此,必須要選擇獨立。



  你看著那張從小看到大的臉在你的面前即使紅了眼眶也還是強忍著眼淚,只是一直重複著道歉,到底是難過、憤怒或者是震驚已經分不清楚。即使不願意承認,對待阿爾弗雷德你一向心軟。



  傷口還在、還會在每個你毫無防備的時刻刺痛著提醒你他曾經對你作過的事情,「不介意了」或是「我原諒你」那種話即使作為謊言也無法說出。但是,你卻也清楚會痛的並不僅是你一個而已。



  傷害原本就是一體兩面,不論是誰傷害了誰,自己也會受到等同的傷害,即使方式跟原因不一樣卻同樣在疼痛著,一直在意著那件事情的人並不是只有你而已。



  清楚著,所以無法說出自己已經釋懷的話,也無法加深他一直藏著的傷口。



  只能沉默而已。



  「亞瑟,拜託你,不要再將我當成你的弟弟。」



  總是說自己是全世界的Hero,要全世界都注意著他的阿爾弗雷德聲音哽咽,明明臉上清楚地寫著疼痛卻不曾放棄過將聲音傳達給你。



  「公平一點,給我以男人的身份去愛你的權利,不要用『你是我的弟弟』來當作你拒絕我的理由,不讓我上訴便將我所有的機會封殺。」



  等待了很久,從領悟自己的感情有所變質就開始等待著,等到自己終於足夠強大、等到終於獲得了一直想要的獨立與自由;卻發現你始終站在那個他觸碰不到而你不再願意讓他觸碰的地方,陽光庭園裡滿佈著茶香與寧靜卻屏棄了他,他發現你始終不曾正視過他的情感。



  阿爾弗雷德並未伸手拉住你,卻以深刻而沈重的話語為鎖鏈,拖沉了你想要離去的腳步。



  「我想要的一直都只有亞瑟。」



  無法理解。



  這種話太過卑鄙。他想要的早就給過他了,但最後選擇捨棄的人不也是他?也許還會擁有許多的殖民地,但阿爾弗雷德一直都是不一樣、唯一的那一個。



  如果跟其他人沒有分別,那就不需要疼痛了。



  你這麼想著,可以作為反擊的這句話卻沒有說出。只是任由阿爾弗雷德眼中的那一片湛藍朝著自己靠近,直到裡面倒映的,滿滿地、滿滿地都是你的身影。



  真的,太卑鄙了。明明清楚你根本沒有辦法拒絕他難過的模樣。



  當阿爾弗雷德溫柔且忍隱,小心顫抖一如對待著易碎珍寶地吻上你的唇時,不願溺在那片汪洋中,你閉上了眼。



  屬於你及他的眼淚,順著逐漸激烈不願分離的親吻流入口中。



  混和著淚水鹹味的吻,總覺得有種殉教般的絢麗感。






                        一直只有你.完






網誌特別廢話版後記
-------------------------

結束。是的,結束。(合掌)

其實這是在下嚴格來說,第一次寫APH的同人文,
而且還不能保證會不會有下一次…畢竟對在下來說,這實在是個令在下為難的題材。
既對外國史沒興趣又不具有考證精神…很純粹就想寫就寫,
這種任性的作為其實在下自己也不是很能忍受。只是,這次真的管不住手。(遠目)

所以請諸位看官若是在文中發現時間點上有什麼奇怪的部份請睜隻眼閉隻眼,
不要鞭打的太用力。在下對於外國史是真的全然的束手無策啊。(哭了)

這篇不是第二人稱文,真的不是,只是以「你」作為主稱的文章不是第二人稱;
原因改天再補一篇文章說明,證實一下在下上課真的不是都在睡而已。
純粹只是因為這種寫法對在下來說比較省敘,情感的描寫上也只需要針對在一個人的身上,
而且用的是「你」不是「我」,所以不必整個帶出只是點到為止的寫法輕鬆省時很多,
所以用了這種寫法。

不過很擔心會造成視覺上的混淆呢,啊啊…(枯萎)


雖然不是很多、但看過的米英文多數都是獨立時或者獨立後,
印象中看到的在感情上都是直接由兄弟→情人比較多,
中間轉折的部份似乎不太有,但那個轉折的部份,
亞瑟到底是怎麼說服自己把弟弟當情人看的部份一直是在下所好奇的啊!
……基於這樣的好奇,在下自給自足了。(雖然結果來看失敗了,嗯。)


然後…雖然不一定會被當事人看到,因為在下會害羞所以其實也希望不會被看到。

感謝黑鳥對米英滿滿的愛以及充滿了愛意的米英文餵養,(後者是主因)
讓在下從對APH亞洲組以外完全沒有認知以及注意的情況,
變成雖然不是本命但是會注意米英配對而且不排斥。(拜)

最後,感謝觀看這篇亂七八糟的文。
願大家每天都能碰到美好的事情,擁有愉快的心情。(づ′▽`)づ~♡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雖然莫旅枯萎了可是輪到我要吶喊了ˇˇ
啊啊,你終於注意到亞細亞組以外的人(?)了

在世界的中心吶喊米英本~~~(你慢著)
好,自制力、自制力(咳)

當時看到人稱是用"你"讓我傻眼了兩秒鐘
唔挖,我從沒經歷過的第三人稱- 口 -

應該說很羨慕莫旅會爆字數,我自己硬擠也只能擠出兩三滴= =
很高興可以看到莫旅因為注意到米英而打出腦內補完的文章
所以,雖然熬夜是不好的、但是你端出來的宵夜讓我垂涎啊(啥)

完食感謝(合掌)

霧夜:2009/08/22(土) 11:01:35 | URL | [編輯]

霧夜→
唔,在下對亞細亞比較熟嘛…
(其實正確說法應該是,也只熟大哥,還限定三百年前的Orz)
真的從以前就一直微妙的排斥著西方,APH會有辦法喜歡,一方面是因為有好看的文領進門,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清楚那畢竟還是建築在虛構以及想像之上吧…然後,由於只是想到才寫,所以不太可能累積到那麼多字所以並沒有出本的打算喲~(雙手在胸前打叉)

咦?在下以為現在很多作者會試著這樣寫?總覺得時常看到呀?XDDD
第三人稱卻用「你」來寫作很有趣,只是語氣、場景都要小心注意,因為會很容易不小心又變成「他」或「我」。囧(其實寫的時候也錯手很多次)

爆字數是很好但是當下會很恐懼,爆完之後會處於長久的「我明明沒有打算爆字數…Q口Q」情緒中的事情。當然,對於讀者來說,作者如果每次都能爆字數那是最好不過的了。(炸)
熬夜是沒關係啦,因為其實自己是很容易失眠的類型所以也常常在熬夜,如果能讓妳看的滿足的話就好囉。

感謝回報完食。OUQ

某莫:2009/08/23(日) 23:48:02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