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26

【LaTale】七夕,舞扇忍者苦難的一天!

總之,七夕愉快。

  不知不覺地,又到了這一天。

  靠在閣樓的窗戶旁,舞扇忍者看著底下熱鬧而騷動的人群,蒼藍色的眼睛微微瞇起。

  原本是一年一度,但近年來由於與其他城市的往來多了所以逐漸變成了一年好幾度,由於實在活了太久所以其實已經看過好幾回,可所謂情人的節日,還是令他感到無法理解。

  既然是情人節,顧名思義當然也就是情人之間的節日,那些不相關的人在湊什麼熱鬧?

  雖然……也不能夠否認,這個節日確實給奧亦齊帶來了很大的商機。

  「來喲!只要在這短箋上寫下自己與愛人的名字並掛上河邊竹子,就能祈願兩人的愛情長久喲!」

  「那邊的小姑娘,買下這個千羽鶴的提燈,今晚跟著妳的情人一起去看煙火吧?牛郎跟織女一定會保佑你們兩個的愛情長長久久的唷!」

  商人們吆喝的聲音從下方傳來,伴隨著混雜的笑聲,充滿了精神。街道因掛滿了燈籠而感覺充斥著過節的氣息,平時不太有機會看到的各式攤販都在空地上擺起了攤位,製作煙火的師傅們在預定點燃煙火的地方開始做起了準備……

  即使覺得很沒意義,但確實很熱鬧。

  「……舞扇……他們來了。」身後,斯諾比小聲地說著。

  從和服的袖子中取出一台對話用的無線電,舞扇忍者對著另一端的人下達了命令:

  「七夕也要上班辛苦各位了。今天由於是特殊節日所以城堡禁止殺生,但不能讓那些俗野之徒擾亂公主的清靜,明白嗎?」

  『是!為了保護公主,我們會使出全力的!』

  「就是這種氣勢,保持下去,有問題我會叫斯諾比過去支援。」

  為什麼是他支援……不敢怒也不敢言的斯諾比一臉哀怨。

  收起無線電,舞扇忍者以指在下唇上點了點,思考著該怎麼做才能杜絕今天讓任何人藉由任何通道見到黑月公主。一臉認真的模樣,讓斯諾比忍不住出聲吐槽:

  「幹麼今天才一臉認真啊?舞扇你平常明明放水放的比誰都……痛!」

  「唉,小笨貓。小笨貓啊。」搖頭嘆氣,舞扇一臉驚訝怎麼會有人問這麼傻的問題,手中的巨大摺扇卻毫不留情地敲打著斯諾比的頭讓他直喊著痛。「當然是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所以才要採取特別的做法呀。」

  平日也就算了。即使公主口口聲聲說著不想見任何人,但總是將自己關在城裡也不是好方法;再怎麼說也總是正年輕如花般的女孩子,幹麼提早過著老年人的生活呢?但今天再怎麼說,也是奧亦齊幾個重要的節日之一,哪怕公主不會注意到其他男性,作為最最保護公主的舞扇忍者,他也不接受任何人在今天闖進奧亦齊企圖跟公主告白這種事情發生。

  自我安慰的將公主的名字寫在紙箋上那就算了,他管不著。雖然若是想將紙箋掛上竹子的話,就要有那張紙箋會被他扯下來撕毀的心理準備。

  啊……總之,不論怎麼說,外頭的男人都是畜生禽獸騙子,想要在七夕來欺騙他可愛的公主,那種事情是舞扇忍者絕絕對對不允許的。

  「那群愚蠢的人類若是敢來就來吧,今天的舞扇忍者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什麼啊!舞扇你這個控制……好痛!好痛!」




  ※




  滿滿的人牆與好幾個經過偽裝,遠遠乍看像極了黑月公主的影武者,不聽控制的鬼武士也強迫它協助防守,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

  只是,似乎、事情的發展與他的預料有所出入。

  當第一發煙火於夜空中炸開之時,從下午開始便聚集在黑月城城門的人也發生了暴動,一口氣的洶湧而入沖散了原本佈署好的所有防線,各防守據點失守的報告不斷從無線電中傳出,舞扇忍者的嘴撇成了「へ」字形,不悅地嘖了聲。

  本來還指望不需要自己上場的……果然期望過高嗎?

  握緊巨大的摺扇,決定與斯諾比兩人一起阻擋來者的舞扇忍者銳利地盯住隨著逐漸接近的陣陣腳步聲震動的和紙門。

  「唰!」紙門被用力推了開來。

  「呀啊──是舞扇!」

  「小萌貓也在耶──」

  「哇啊,他們靠在一起耶!激萌──」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錯愕地看著停止在門口處,幾乎是開始以眼光扒著自己衣服的一票女眾,舞扇忍者在女性們虎視眈眈的眼神中,冷汗流滿了一背,不自覺地抓緊了自己的衣襟。

  「舞、舞扇,都是女孩子耶……舞……」轉過頭想詢問舞扇忍者該怎麼辦的斯諾比,疑惑地看著舞扇忍者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一臉蒼白滿臉驚恐地看著他的模樣。「……舞扇?」歪過頭,有點懷疑其實自己身邊這個人也是影武者吧?

  舞扇耶!那個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唯我一人的舞扇耶!怎麼可能會露出害怕的表情還嚇到一臉蒼白嘛──

  「舞扇抓住萌貓的手了!他抓住他的手了!」

  「喔喔喔喔喔喔他們深情相對了!媽啊好萌,姊姊我滿足了!」

  「萌貓直接叫他『舞扇』耶!啊啊啊沒有白來了!」

  「……小笨貓,」打著寒顫,臉色僵硬至極的舞扇忍者以像是擔心他會逃跑的力道用力地抓著斯諾比。「這次,算舞扇忍者對不起你!」

  「咦?」沒能反應過來,斯諾比被舞扇忍者以過肩摔的方式摔飛了出去。

  方向──前方的那群女性。

  「舞扇你太過分了──」淒厲的慘叫聲從後方傳來,但對逃命至上的舞扇忍者來說,此時此刻已然顧不上那隻笨貓了。

  如果不跑,被抓住的可是他啊!

  朝著內室跑去,開啟了一道又一道的陷阱門,最後靠在黑月公主的房門前,舞扇忍者還沒這麼狼狽過。

  氣喘吁吁地看著一片祥靜的前方,才想露出放心的笑容,前方的紙門便隨著令舞扇忍者差點不顧形象慘叫出聲的笑聲被慢慢地拉了開來。

  「嘻嘻嘻嘻……找到你囉……」

  嘻嘻嘻嘻,一雙又一雙手從被微微拉開的門縫中伸出,伴隨著可怕的笑聲,嘻嘻嘻嘻。

  在她們將門撞開奔跑進來時,有那麼一瞬間,舞扇忍者覺得自己的心臟被嚇到停住了。

  然後……

  「喀嚓!」細微的機關轉動聲,清晰地劃過房中,在舞扇忍者抬起雙手護住頭做最後掙扎的同時,以那群女性的腳下為中心,從紙門到舞扇腳前數步的地板突然朝下方打開,讓除了舞扇以外的人全部掉了下去。

  因為不常被使用到,其實,他真的忘了在往公主的房間前,還有這最後的一個陷阱。只要上面的重量過重就會開啟,讓站在上面的所有人全部掉下去幽靈狼巢穴的陷阱。

  「……哪來這麼多無禮的人?」黑月公主微冷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舞扇忍者抬頭看著那張皺眉寫著不耐的俏顏。「舞扇,你又放人進來?」

  這或許是黑月公主第一次看到舞扇忍者將頭搖的像搏浪鼓一樣,忍不住「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

  總覺得很不是滋味……可是,真的很久沒有看到她的笑容了。所以,即使被取笑也沒有關係吧?如果是她的話。被取笑的舞扇撓了撓頭,撇嘴啐了聲卻沒說什麼。

  「從早上忙到現在,沒有時間好好看煙火吧?祭典快結束,煙火也快放完了,要進來一起看嗎?」黑月公主看著舞扇忍者有些狼狽的站起,雙手環在胸前帶著笑意的問了,並以下巴朝著房內的大窗戶比了比。

  如果是從黑月公主房間看出去的話,那的確是奧亦齊最美好的風景。只是……舞扇忍者看了黑月公主一眼。

  「沒關係了嗎?」

  「什麼?」黑月公主微微怔愣,想了一想才明白舞扇在說什麼。「啊……如果是那個的話,已經沒關係了。」雖然還是有些難過、有些不甘心,但沒關係了,只要看開了就沒有什麼好放不下。

  真的已經沒關係了嗎?舞扇忍者懷疑地看著她。

  「難得七夕,想跟你一起過不行嗎?」走進房內卻發現舞扇忍者沒有跟上來,黑月公主回過頭這麼問了一句。「當然,也順便找斯諾比一起。」

  「……不,不是不行。」只是那隻笨貓如果還有命過來一起看煙火的話。

  「啊,對了。」想到什麼般,黑月開始在房間的角落找尋著東西。「雖然是便宜的東西,不過我之前買了一些情人節巧克力回來,你晚點幫我發送給忍者們,我找找在哪……」

  巧克力?不用了,那種東西,他拿幾個月前別人寄給他的去送就好了,若是吃壞肚子也不是他該負責的事情。公主的巧克力,除了他以外絕對禁止其他人也收到。

  「因為舞扇是不一樣的,所以們的巧克力是我自己做的,雖然可能比不上外面賣的好吃……可是,不許你去搶別人的巧克力來吃喲?當然,斯諾比也是,你要特別盯好絕對不能讓他吃巧克力。」總覺得他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黑月公主特別地叮嚀著。

  總覺得這樣的節日,這樣的話語似乎特別有讓人想歪的空間。

  「……是。」

  啊啊,完全被打敗了。即使不是那個意思,但公主大人偶爾也會有出人意料的壞心眼啊……

  黑月公主的身後,舞扇忍者狼狽地一手掩住了通紅的臉。










  同時間,艾麗婭斯──

  「請問是雷比.亞倫斯嗎?」

  「是的。」

  「這裡有你的郵件,麻煩請你簽收一下。」滿身通紅的郵差從身旁的背包中取出了兩個包裹以及簽收表,附上筆後遞給了雷比。

  清澈的藍色眼眸中有著輕輕的疑惑,但雷比還是道了聲謝,在遞還簽好了名字的簽收表的同時接過那兩個雖然有點大卻不具什麼重量的扁長包裹。

  自己回來艾麗婭斯的事情,明明才剛傳出去不久,是誰會寄東西給他呢?

  抱持著這樣的疑惑,雷比慢慢拆開了包裹。

  兩個包裹所呈裝的是一樣的東西,但在內容上卻有著些微的差異。

  第一個包裹所裝的,是方形的巧克力,以白巧克力寫著有些凌亂的字,因為巧克力有些融掉的關係,雷比花了一點功夫才辨識出來上面所寫的分別是「騙子」、「對不起」以及「謝謝」,最後可能是屬名的地方,則是畫著一抹有些歪歪曲曲的彎月。

  到底是誰寄來的,又代表什麼意思呢……疑惑被加深,雷比看向第二個包裹的盒子。

  與其說是愛心更像菱形的巧克力上面沒有任何文字,旁邊卻放著一張對折過的白色小卡片。雷比將那張卡片打開。

  「對不起,不能陪在你身邊。
   對不起,害你遭遇到這樣的事情。
   對不起、對不起……

   可是,即使如此,若是再重來一次,還是想要遇見你。
   能夠喜歡上你,是最幸福的事情。
   我會在遙遠的彼方守護著,並且持續等待。」

  屬名的部份被水滴暈開的痕跡覆蓋,模糊的墨水痕跡中,只能勉勉強強地辨識出上面的第一個字母是I。雷比以指磨蹭著那張卡片,微微地出了神。

  然後,拿起那個形狀奇特的巧克力咬了一口。

  「好苦……」

  從舌尖滲開來的苦澀鑽進了心中,雷比將卡片放近心口的部位,閉起了眼感受著那樣微微的痛楚。

  遠方的天空,璀璨而美麗的煙火炸了開來。






後記:
啊啊啊啊啊越打不小心越長了!好可怕!
因為有關係(情敵)加上人家會捨不得,所以最後的篇幅給了雷比君,祝大家七夕都能快樂。QwQ

然後,本回也是感謝觀看;希望大家會喜歡。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