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9.02

【生活】逃避

昨晚…還是今早的時候,A君告訴在下,某D其實有在某個我們出現的地方出現,
雖然並不能夠肯定,但某D發現了A君、不曉得有沒有發現B君,
因為無法確定在下會不會是想被看到的那一個,所以告訴在下。

該怎麼說呢?嚇到了,這是肯定的。
公開的場所沒錯,但因為並沒有什麼會吸引某D的東西,
所以一直以為對方不會到那裡去,但是錯了。

B君早就躲起來了,躲的好好的,所以即使被看到也不會被認出來;
A君則是被發現了,大概,雖然某D總是不表態的那個所以也不知道從A君身上,
是不是她清楚了什麼。

要怎麼辦呢?妳要怎麼辦呢?
別人問著、自己也問著,最後決定了繼續逃避。
藏在樹林間的樹屋被發現,如果逃不了的話,那麼將門鎖上也是一樣的。


C君問了為什麼要把門鎖起來,難道門裡的東西是不能被人看見的?
其實、不知道怎麼回答。

某D人很好也很善良,但畢竟並不是擁有革命情感的革命之友,
正因為很善良,正因為一直都沉默著用那雙眼睛靜靜的看靜靜的看所以無從推斷。
無法相信所以選擇了逃避。
門裡什麼也沒有,有的只是一個滿身傷痕坐在那裡等待痊癒的膽小鬼,
A君即使知道了也不會說什麼,只會坐在旁邊陪伴並且希望著不要再痛了。
B君即使知道了也會選擇沉默,坐在另一邊靜靜的看著天空並且說著許多的事情。
C君即使知道了也會睜眼閉眼,因為清楚有些事情即使無所謂也不代表能夠說出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痕,但那並不一定是能夠跟任何一個人分享的。

如果被看到了會被擔心,一直猜測著是不是被發現了自己也很累,
不希望有任何的可能讓某D因為擔心而選擇跑去告訴那個唯獨不想讓其發現的人,
所以選擇了逃避,選擇了在對方發現之前或者剛發現就將門關起來。

除了A君他們外,其他的人都不是會問出口的人,而在下也不曾主動告訴,
維持著這樣的平衡沒有什麼不好,即使總是會覺得難過但也還能笑著面對。
既然無法理解在下的傷痛,那就這樣也很好。

還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若是有人告訴了那個人門裡有著什麼的話…
──一定,會在怔愣一下以後笑出聲,然後等所有人都轉過頭以後選擇消失吧。
若是無法找到路,繼續迷失在森林也不錯,在下不需要任何人以拯救為名告訴勇者前往高塔的路。



然後,今天用老哥電腦時看到了老媽登入即時通的提示,雖然他並沒有敲老哥。
該說是訝異呢還是果然如此呢,其實一直都知道他們有在聯絡的不是嗎?

只不過那也是一個無法面對的人就是了。

當他選擇了轉過頭時,即使還在他的身後微笑等待著,但其實一直一步一步拉開了距離。
那一句像是指訴的「妳變了」一直在提醒著在下曾經多麼愚蠢的等待著,
委屈、難過以及悲傷他永遠也不會懂,那就不需要懂了。

他的小二早就不在了。從他自己毀了約定那時開始,會溫柔微笑的小二就不在了。
到底是因為愛過所以才曾有所期待,還是因為當時愛著所以不抱期待,
那種事情很久以前就不想知道了。

裝有香水的瓶子就那麼大,而在不意之中他選擇了揮灑光,只剩下散發著殘香的瓶子,
也就只剩下瓶子而已了。任何人都有資格怪在下變了,唯獨他。

但也該說聲感謝啊,讓在下學會了很多也看開了很多。
一直以來其實都像呆楓說的,不要想太多,當那只是個遊戲會好過很多,
心痛啊心動啊…什麼的,登出以後就什麼都不剩了。

就只是個陌生人而已了。


嗨嗨,你好,我是路人甲。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