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9.05

【生活】夢境

昨晚剛八點就去睡了,睡到一點多醒來。
期間,做了一個夢。

醒來之後難過了很久,所以抓著一兩個還沒有睡的朋友聊了奇怪的、沈重的話題,
若是造成為難的話真的相當抱歉。

那個夢……
該說是悲傷,還是高興呢?也許都有一點吧。


在下,夢見了另一個選擇。




夢見了,那一天大門下的錯身而過時,在下叫住了小叔,
而小叔停了下來,看著在下後揉了揉在下的頭,笑著說了晚點見。
然後…那一天晚上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那場造成小叔死亡的車禍沒有發生。

平平安安的,小叔回到了家裡,像是以往每一天,
回來後靜悄悄的不打擾到任何人,回房間休息等待明早工作而晚上上課。
假日的時候,小叔打完籃球回來,在下便開心的窩在沙發的旁邊,
窩在小叔的旁邊看著他玩PS,偶爾在邀請下一起玩格鬥遊戲,
偶爾在小叔突然興起的搔癢下慘叫出聲,笑到連眼淚都掉出來的求饒。

考高中的那一年,學校沒有陰人,
沒有在開學前一個禮拜才通知在下必須要轉到其它系因為本來的系滿人,
所以也沒有中間空白打工的那一年。

沒有到木吉他打工,沒有因為那一巴掌而選擇離家出走回到娘這來。
沒有認識小愣,沒有進入冒天,沒有認識主子他們,
甚至就連「莫旅」都不存在。在的只有奇摩家族的雨澄以及綠戀的殘雪。

沒有傷害星,沒有選擇離開RO,仍舊每天過著上線就是跟星互找,
玩膩了某個角色就砍掉重練而星總是耐心好脾氣的陪著在下反覆重練的生活,
「喜歡」那兩個字誰都沒說,但也不需要多說。
兩個金牛的浪漫,從來就不是建立在一般人所認知的浪漫上面。

時間就這麼過去,在剛大學畢業的小叔有些無奈的笑容中上了大學,
跟雁昕、小鐘、心雨還有阿歡她們一直保持著聯絡,
即使途中不是沒有悲傷但仍舊快樂著居多。

沒有那個即使不是出自於自身意願、甚至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卻確實傷害到了在下的人,
沒有讓在下一直不自覺仰望向她的天空的對象,
沒有那種即使想要訴說也沒有辦法,只能微笑著將眼淚吞下的痛楚。

但是總覺得哪裡不對。總覺得哪裡少了什麼。
在老爹假日開著車載全家人出去玩時,習慣性地坐在車窗旁,
看著外頭不斷變換的景色,突然覺得某些事情不對。

主子在哪裡?離離在哪裡?小不、凱茹太太在哪裡?娘在哪裡?
會一臉擔心的問著在下還好嗎的小翼在哪裡?
雖然沒有直說但總是以自己的方式在關心著在下的小語跟阿凱在哪裡?
找不到,因為這裡並不是本來的那個世界。因為選擇不一樣了所以一切都有所不同。

很緊張所以哭了出來,像個孩子一樣地哭訴著找不到大家。
小叔沉默了一下。
「現在這樣不好嗎?可以開心的笑著、沒有什麼遺憾的事情,
不需要去傷害人也不需要被傷害,這樣的日子不好嗎?
讓妳難過的事情都不存在了不是嗎?」

雖然那樣的日子很好,但仍舊沒有辦法捨棄現在的生活以及經歷。
即使痛過哭過現在仍舊持續的受傷著,但也笑過感動過,
許許多多的過去以及經驗造就了現在存在這裡的自己,那些是不能夠捨棄的。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希望兩個世界都能夠存在,
小叔活著、星沒有離開、在下不需要被傷害而主子她們都存在。

……可是,沒有辦法那樣選擇吧。

每一件事情之間彼此都有著它存在的契機,任何一個時間點沒有發生那樣的事情,
連鎖效應之下造成的改變便無法再輕易進行修正。
很喜歡小叔,很喜歡星,很痛也很難過,但即使如此還是想要認識主子她們。
即使知道會失去很重要的東西,即使知道會一直哭著還是想要那樣選擇。

小叔笑著敲了在下的頭一下,沒有任何的痛楚,但視線卻開始模糊。
坐在前座的老爹、阿嬤、阿公逐漸消失,世界也逐漸消失,
小叔站在在下的面前,笑容在隔著淚水看出去之下有些扭曲。

「重要的是什麼…妳明明知道不是嗎?」
「只要妳覺得自己現在過的好就好了。」

因為選擇的是必須清醒才能夠擁有的一切,所以夢境消失了。
睜開眼睛看著漆黑的房間,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很想哭。


現在是農曆七月,在下知道。
也許只是最近想太多,所以做夢時反映了一些東西也不一定,
可是,對不起,即使如此還是讓你擔心。
已經不會悲傷了但一直很想你,總是覺得如果那天晚上有叫住你要你路上小心,
而不是一句打笑便送你出門,是不是你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人生沒有辦法重來,可是即使重來了在下還是想要選擇現在的路來走。
對不起,但是在下從來不後悔這樣選擇。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3) 

Next |  Back

comments

看到後面我的眼睛真的流汗了,
小叔在另一個世界一定會過的很好的。

即使發生了很多令人難過的事情,
還是謝謝你覺得認識我真好。

主子不知道還要說啥啊,總之先去找衛生紙。

Sora:2009/09/05(土) 21:43:53 | URL | [編輯]

喵。(搖尾巴)
不是故意要害妳哭的。

某莫:2009/09/06(日) 12:34:54 | URL | [編輯]

對不起我最近情感鎖起來了,所以除了工作用笑容之外臉上不會流汗,不過即使看到愛人那麼的難過,我還是很開心可以跟愛人莫莫認識到喲。
跟莫莫認識,之後在認識了主子、離離、夜把拔、小d等等的人,跟所有人所度過的時間以及經歷過的,都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回憶呢ˇ

血憐:2009/09/08(火) 15:32:57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