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9.12

【LaTale】櫻花鬼女的獨白

  雪白以及帶著粉嫩絳紅的櫻花,是早春那一抹不願褪去的顏色。


  連綿一片蔓延而去,宛然成林的粉色櫻樹佈滿奧亦齊的左側,漫天櫻花飛舞,就連拂過的風都充斥著濃郁的香氣,與右側了無生機的沙漠成了對比。多少來人曾以驚艷的眼神及語氣,讚嘆這一片渾然天成的美麗風景,並擅自主張地依此地形地理,為這裡起了一個「櫻樹湖」的名字?


  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們口中美麗的櫻樹,曾經掩埋過多少的屍首、飽飲過多少的鮮血、背負過多少的遺恨與哀傷,才擁有了這即使歲月流走也不曾褪過的淺紅?


  妾身乃生於這一片湖畔,由此處最古老的櫻樹所孕育之無名鬼魅是也,在此流連多久,早已無法算清。曾有過的疑惑以及大多數情感,隨著毫無變化的時間流淌,與曾經烏黑過的長髮一起褪色,徒剩雪白矣。


  看過朝代更迭,看著奧亦齊的城主一代換過一代,看著那些可愛又可恨的人類,抱持著滿滿的絕望與淚水投身湖底,在以血肉供養妾身的同時,也將屬於他們的那些愛恨情仇一併交由妾身嚥下。然後,在歲月逐漸過去後,一株幼苗便會伴隨著一抹微微透明的鬼女生長,與妾身一般,漫無目的地在這一片湖旁遊蕩、遊蕩,等待時間將一切都刷白,等待那些總是讓人心痛的愛恨得以消散。


  何以那些人類總習慣將自己無法背負的,藉由「尋死」這種動作尋求解脫?實乃……無法理解矣。愛恨不會消失,即使肉體消亡,經由大地吸收以及運送,本應無情的草木卻也承繼了人類的多情,精魅魍魎應運而生,仍舊無法解脫,只能永無止盡地受縛於此。直至終有一日,作為憑依的櫻樹死去乃得以消散。


  脆弱卻又堅強的人類,究竟在想些什麼?妾身無法理解……無法理解……


  即使就這麼渾渾噩噩地,日子仍舊一天一天過去。櫻樹湖畔,妾身的同伴逐漸地越來越多,擁有了自己意志的、以及煉成了鬼魅的也為數不少,隱隱約約地,妾身有所感,某種東西正在變化。


  水的時代以及土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火的時代,萬物新生並灼燒,充滿了生機的同時卻也滿佈著危險。一切都在改變,緩慢而快速地,從沒人注意到的地方開始,小小的火苗滋長並蔓延,等到發現時,必然將燃起一片大火,熊熊燃燒,直到燃盡一切。


  這是一個火的時代。


  風裡傳來了訊息,宣訴著魔王已經甦醒,而勇者即將誕生。


  一群自稱為「亞修拉」的人來到了櫻樹湖,總體來說究竟做了什麼,妾身亦不明矣。


  然而,濃郁的怨氣卻滿溢而出。原先臉上寫著迷茫與純淨的姊妹們,如今寫著清楚的怨懟與憎恨,那些長久以來承繼自人類的愛恨,在妾身不清楚的契機下,被一點一滴地挑了起來。


  櫻樹湖裡鬼哭哮天,她們在哭,全部,都在哭,無聲地喊著那些明明不屬於她們的恨。


  無法理解妾身等痛楚的人類,仍舊無知地讚嘆著益發鮮艷的一樹櫻花,仍舊無法記取經驗地,將愛恨與生命繼續沉於櫻樹湖中。


  鬼的眼淚是心頭血。那再計不清的血、血、血、血──那滿心滿身的痛,如何能了?如何能了?


  於是,日裡夜裡,鬼哭泣著,其聲蕭蕭,終究引起了奧亦齊居民的不安是也。


  直到那一日,有著一頭波浪捲髮的紫髮少女手持長弓,威風凜凜地挾「討伐」之名,踏入櫻樹湖為止。


  一臉驕傲的少女身上流著奧亦齊領主的血,即使換了模樣也不會錯認,那一脈的血,正是我等血恨的源頭。最後一絲的理智清明,在聞到少女身上那令人作嘔的血時宣告崩解;再也無法忍耐,妾身與姊妹們一擁而上,將數十、數百甚至千年以來,對於領主的恨、對於奧亦齊的恨、對於這人世間的恨盡數回撲,勢必血債血還。


  縱使少女的箭能傷害魂魄,那又如何?櫻樹不滅,鬼魅不減,任她擁有天大的本領,又怎麼與我等的怨恨抗衡?


  交戰僵持良久,紫髮少女終究露出了疲態,那些數不盡的眼淚,終於能被鮮血洗盡,妾身是多麼地歡喜啊……


  就在妾身即將取下紫髮少女頭顱,有著一頭銀髮的輕裝少女卻數箭逼退了妾身。


  銀髮少女,以及她的夥伴在妾身的眼前,就這麼將那名紫髮少女救走。而妾身甚至沒有能力能夠阻止。


  不同於紫髮少女,銀髮少女的箭被潔白的聖氣包覆著,對於妾身這般的鬼魅來說乃剋星是也。


  如何能夠甘願呢?終於可以得到補償的血債,就這麼被來路不明的人破壞!


  無法自己,妾身掩住了面低聲啜泣。而後突然憶起,許久以前來訪過的「亞修拉」曾說,勇者即將誕生。


  勇者即將誕生、勇者……


  ……勇者,嗎?咯咯咯咯……


  哭泣變成了淒厲的笑,夜晚的櫻樹湖畔,妾身的笑聲引起了姊妹們的笑。


  咯咯咯咯、唧嘻嘻嘻。


  妾身將以這千年來的所有怨恨,詛咒領主一家必將活在痛苦之中。那名勇者,絕對只會為奧亦齊帶來痛苦。


  妾身的時間無盡無邊,縱使有些悔恨,但即使要將這血債後延亦無妨。千百年都等過了,不會在乎再繼續等待。


  奧亦齊的公主陛下,遲早,您會回來的。


  帶著滿身滿心的傷痕,遲早,您會回來的。


  咯咯咯咯……



                      ──櫻花鬼魅的獨白.完










後記:
啊,本來真的沒打算越打越長的,不小心就…
算是引述了遊戲中,櫻樹湖石塔以及奧亦齊石塔兩個的內容,
以怪物的角度去側寫愛麗絲等人救了黑月的事情吧。

其實很喜歡櫻樹湖,也很喜歡櫻花鬼魅,雖然被打到很痛任務又很煩一個地圖才兩隻人又多…
可是,因為很喜歡,所以就以鬼魅作為主角寫了一篇。

櫻樹湖的櫻花是粉紅色的,而記得日本有傳說,粉紅色的櫻花是因為底下有屍體。
中國的說法則是人死後有憾恨成鬼,山木草石得精血成其妖魅。
……所以,總之就是,
因為很多人跑去那邊自殺所以那邊的櫻花隨著時間過去最後變成了鬼女跟鬼魅,
而其中鬼魅是道行較深的鬼女轉化而成的,如此這般。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