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9.14

【雜記】0914

「曾經我嘗試過將自己的想法告訴過對方,但她只是微笑著聆聽,從來不曾理會給過任何回應。」我說,沈靜卻宛如控訴般地對著他說著,「於是慢慢地,我學會了同樣的微笑。我擁有了屬於她的笑容。」

扯了個笑容,就連自己都覺得很失敗。

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個失敗者,被別人傷害了,就想著怎麼以同樣的方式或者質量傷害回去,或者是將痛楚同等地轉嫁給他人。

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無辜的,卻還是用那種就連自己都覺得受傷的、對於任何事都不在乎的笑容傷害了對方。很惡劣嗎?但是,在看到對方眼中一閃而逝的痛楚時,即使有所愧疚,唯獨同時也有著身為施暴者的爽快感這點是無法對自己否認的。

人類啊,說穿了真的是自私又容易滿足,並且極為容易將自己的小小成就與快樂建築在他人身上的生物。


並沒有激動地出聲打斷我的話,或者擺出作為一個被害者或者旁觀者,以同情或者憤怒的模樣來面對,那個其實跟自己並不熟識、而自己也完全不記得除了曾經碰過幾次幫助過幾次以外是否有任何交情的學弟,只是對於自己所說的話,投以了絕對的認真的表情。

又些像是無法理解,卻也像是企圖聽清楚,有著毫無特徵,在路上看過一眼就會馬上忘記的長相,其實跟自己不同系所的學弟微微偏過了頭,從衣領中微微露出了一段纖白的項頸。

因為並不是什麼美人所以並沒有吸引人的效果,學弟被瀏海蓋住的眼中明顯地寫著疑惑。

「……那麼,是覺得自己的信任被背叛了嗎?因為期待著得到對方的一點回應,對方卻於此不予理睬,所以感覺到自己的信任以及期待,被辜負也被背叛了嗎?」

與毫無特色的外表微微不符,有著一口柔軟嗓音的學弟緩慢而困惑地問著。

毫無預料對方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所以怔愣了一下,幾次試著開口嘲笑對方一如嘲笑其他的人,最後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雖然笑著、嘲諷著,但其實學長很喜歡那個人的笑容吧?」隱藏在頭髮後面,總是低垂著所以不被注意的美麗眼睛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即使被傷害了,即使現在就連提到那個人都不願意……但學長仍舊記得那個人的笑容不是嗎?」

「每個人都那麼說,我也覺得,即使說那只是禮貌而客套的偽裝也好……學長的笑容,真的非常的美麗。」

同情的、安慰的、咒罵的話語已經聽過太多,即使想要裝作在乎也已經無能為力。但這個平凡而笨拙,就連直視著別人都沒有勇氣的學弟,卻說著從來沒有人企圖對我說過的話。

喜歡嗎?

如果不喜歡,就不會感覺到被傷害,也不會感覺疼痛了。

稍微抬眼看著在說完話後又低下的學弟,我才發現,除了知道他是學弟──反正以自己的年級,學校中十之八九都是學弟──以及絕對不是系上的學弟以外,對於這個其實也算聊過的學弟,自己一無所知。

「你不是我們系上的。名字?」

他微微愣了一下,而後,露出了有些恍惚也有些悲傷,卻令人感覺相當美麗的笑容。

「……平和。我叫李平和。和平反過來唸的那個平和。」

[茶花滿路]詩詞隨筆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