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9.19

【生活】中間的那一個人

昨晚洗澡時一直在想,在「大」跟「小」的中間,到底是什麼呢?
一般似乎我們會回答那是「中」。

但當有三兄弟(或者姊妹、兄妹、姊弟?隨便啦),
分別叫做大明、O明、小明時,似乎不會有人稱呼中間的老二叫中明。

可能直接叫他阿明、或許奇怪一點的叫法也可能是二明或者次明。
就是不會以「中」來稱呼那個人。即使大跟小的中間,是中。

可是那樣子感覺不是很孤單嗎?
看起來就不像是那一家子裡面的人啊,感覺大跟小才是手足,
而在中間的那一個人就像多餘的,有沒有他都一樣。



一直在想,一直、一直在想。
以孩子來說,只生一個孩子很好,養育費教育費生活費都是最低的,
父母雙方的關心與注意,只要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就好。
但那也代表了,父母雙方的期待也全部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
不問他是否願意,所有的期待都在他身上,
每個人的家庭、生長畢竟不同,什麼都不反駁地微笑著,
並不表示對方真的懂得自己所痛苦的是什麼。

獨生子不必跟任何的手足爭寵,卻比任何需要跟手足爭寵的人孤獨。
在外面委屈了,沒有兄弟姊妹可以訴說可以一起同仇敵愾,
當父母吵架時,沒有人可以站在自己的旁邊一起害怕無措。
…而且,還必須不斷地承受著「因為你是獨生子」的這種話語。

生兩個似乎是最好的數字,若是一男一女則更好。
兩個可以互相作伴,即使難免會有但避免了許多偏袒於那一方的情況。

生三個是最差的。不論對於三人中的哪一個,似乎都不好。
老大會認為自己總是被要求成為下面弟妹的榜樣,
總是什麼都要替弟妹著想,即使弟妹從來不會同等地替自己著想。
老么會認為自己什麼都是撿兄姊不要的,父母總是要求自己成熟,
不要讓他們擔心、不要讓他們什麼都要一直說。

而對於老二來說,自己是總是處於「不公平」的那一個。
父母關心的,不是上面的兄姊就是下面的弟妹,
只有自己一個人,卡在中間不上也不下,最大跟最小都輪不到自己。
作長輩的總是習慣把疼愛給老么、把期待給老大,那麼老二得到了什麼?
有新的東西,如果不是三個人一起有,那麼通常會先拿到的是老大,
因為老大有「最急迫需要」的問題,老么先拿到的機會也很高,
可是老二呢?似乎很少人會先從中間的那一個想起。
當然,這並不是說,對於老二就是不聞不問。

只是,感覺被疏忽了。
被老大、被老么搶去了一切,不論是抽象的關心也好、實質的物品也好。
三個人,總覺得聽起來就有那麼一個是多餘的。
不是上面的老大,也不是下面的老么,那麼是位於中間的自己嗎?
為什麼自己要出生,成為在中間那一個不上不下,於是總被疏忽的人?
──或多或少,總這麼想過吧。

四人以上都還好,即使父母只關心老大老么,
至少中間還有兩個以上可以彼此攙扶,而不是感覺一個人自己孤零零的。
而且,老二總是被要求塑造成家族中最安靜的那一個角色。
總是,只能隱藏著自己在兩個手足的中間,負責著那個協調的角色,
苦澀地微笑著,微弱而小聲地對著別人說著,
請注意我。拜託,請注意我。
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么,但更不是因為想到所以才順便的那一個,
希望能有什麼事情,父母能夠先想到自己,而不是老大或者老么先。

忘了聽誰說過,生三個孩子的話,會發現老大的個性通常容易有幾個特質,
最成熟、脾氣最衝或者最習慣什麼事情都一手包辦。
老么則是容易出現任性、脾氣驕縱以及不體貼別人的特質。
老二…老二的話,是隱忍,早熟還有安靜。

總是被要求著不能任性,因為不是老大、也不是年紀比較小不懂事的老么。
所以當他們做錯事情、吵架的時候,作為老二的自己得負責去協停兩邊,
以及指責他們做錯的事情。
為了不讓父母在自己身上操心太多,所以只能安靜的,笑笑的,
聽著父母抱怨老大跟老么如何,聽著老大跟老么抱怨如何,
自己則是那個安靜沉默,在中間選擇隱形的人。

………
一直都覺得,當中間的那個人很可憐。
第一個跟最後一個孩子都很容易得到父母的注意,
那麼中間的,就只能讓自己乖乖的,聽順著父母的話,
兄姊弟妹都可以任性可以叛逆,但自己不行。
不是任何人說不行,而是自己告訴自己「那是不可以的」。

因為、總覺得,若是自己也那麼作,那在這個家裡面,
自己一直想要守護的某個東西就會破滅了。平衡就會破滅了。
所以要乖,要聽話,即使想哭也要微笑,
即使很痛苦很想大吼也只能忍耐,即使很想要某個東西也不能直說,
只能等父母終於想到自己,才能開心的說著謝謝然後接下。

很可憐不是嗎?三個人中,作為老二的那一個存在。
並不是說,身為老二就不能得到父母的注意,但那多難?
即使每個孩子都是心頭肉,都疼愛著,
第一個孩子跟最後一個孩子,對父母來說涵意總是不同。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不論是老大或者老么,
一定都會覺得如果自己是弟妹\兄姊就好。
可是,那樣的抱怨是可以直接對著別人抱怨吼出的,那麼老二呢?
中間的那一個人,就連這樣的聲音都不能喊出,只能微笑著,繼續忍耐而已。


家裡只有兩個小孩,所以不會感覺特別的寂寞或者孤獨,
但僅僅只是去思考、去想像身為三個孩子中,中間那一個人可能會有的無奈,
就覺得委屈到想哭。

如果是自己的話,因為是偏激而絕望的人,
只能夠當那個被「順便」想起,大多時間只能壓抑自己的人,會選擇乾脆不要吧。
沒有辦法給予,就不要給予。沒有總好過只是偶爾想起。

那樣,會很痛苦啊。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