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10.11

【轉錄】煉金術標記-Ouroboros(銜尾蛇)

原文出處

  銜尾蛇是一個古代的煉金術標記——被描繪成蛇或龍(DNA),吞嚥著它自己的尾部,不斷地創造它自身和形成一個圓形。這是時間之輪——煉金術之輪——12圍繞1,(應該是指十二因緣和無明)


  銜尾蛇與煉金術——諾斯替主義和赫姆提卡主義連結在一起。它代表大自然萬物的循環,沒完沒了的來來回回,和其他代表循環的事物,起始又是結束。  

  在一些表示裡面,銜尾蛇表現為半黑半白,就像陰和陽象徵的反射現象,闡明萬物的二元性,但更重要的是,這些對立面並不衝突。

 

銜尾蛇的起源

  銜尾蛇或者龍在吞吃自己的尾巴這個保存下來的古代遺物可以追溯到古代埃及,大約公元前1600年左右。從腓尼基到希臘哲學家,都把它命名為Ouroboros(「吞吃尾巴者」)。

  挪威神話——銜尾蛇Jormungand,火神洛基的三個孩子之一——如此巨大的魔法師,以致可以環圍世界和把尾巴放進自己的嘴裡。印度神話——龍圍繞著代表世界四條支柱的四隻海龜上。銜尾蛇或者龍也出現在阿芝台達,中國和美洲土著神話裡。基督教採用銜尾蛇作為這個世界的有限界線標記(那就是有限的劃分之外還有無限),自我強烈只是一個這個世界瞬間存在的本性,延著《傳道書》上傳教士的足跡。今天也可以用作表示一些物理事件上的宇宙封閉系統。

銜尾蛇背後的象徵

  銜尾蛇包含著幾個象徵意義。首先是象徵著像蛇一般地咬,吞吃,吃自己的尾巴。這是宇宙的輪轉標記:創造之外是毀滅,生命之外是死亡。大毒蛇吃著自己的尾巴來支持自己的生命,在一種永恆的更新週期裡。

煉金術

  煉金術上,銜尾蛇也被用作一個淨化的標記。銜尾蛇是世界之蛇,環圍著地球。
  「銜尾蛇」是一個真正的術語,描繪一種相似的標記,從很多文化中交替地出現。它含蓄地象徵著季節的來回循環;黑夜的振動;自我受胎;瓦解和綜合;真理和認識的完成;雌雄同體;原始的水;潛在的創世火花;無差別性;整體;原初的合一;自給自足;象徵無休止的永恆法則下的開始和終結。
  銜尾蛇描繪了生命的衝突,同時也伴隨著生命與死亡。「我的終結也是我的開始」。這樣一種生命意義來餵養著自己,因此可以描繪出好與壞的內涵。它是一個整個生命週期活動的標記——誕生,結婚,懷孕,然後殺死自己,但是在循環的意義上,而不是線性的。
  從而,它改變了我們整個生命,更加地朝向真實——一系列重複的運作。「上如是,下亦如是」——我們生於自然,我們也反射了它,因此這是人完全是其中一部分。這是表現永恆法則的象徵,描繪在透特神的裴翠石版上


 
銜尾蛇的連結:上面和下面

  出自這種象徵性的概念,很多不同的文化都共同擁有這條龍—蛇的標記(銜尾蛇Jormungandr,從Yggdrasil的神話而來,是其中一個)。一些文化可以看到這個象徵不是正面的,而是邪惡的——就像撒旦。更加詳細的重新解釋將在後面說明。
  有趣的是銜尾蛇作為一種標記,卡爾容格有時把它作為一種原型;它看起來似乎是在我們頭腦的意識內製造了自己的習慣,以各種形式來週而復始。19世紀的德國化學家Kekule夢見一條把自己的尾巴放在自己的嘴裡的銜尾蛇,一復一日。他研究過笨的分子結構,在他工作的短暫休息期間,直到他完成了自己的解夢,意味著這個結構與封閉的銅環相當相似。這是他必要的突破。
  這是對銜尾蛇的另一種說法,蛇躺在「包圍世界的海洋」岸邊上,稱為本都。銜尾蛇環繞著宇宙;每一樣知道和未知的事都包圍在它的擁抱的卷帶馬口鐵裡面,支撐和維持地球的平衡。它注入生命到死亡裡面,死亡又進入發芽的生命裡面。它的形狀暗示了它上面鎖定的狹口的堅固不移,同時又通過成雙的卷帶馬口鐵推動著堅持不懈的信息。

  這個標記的第一條線索可以回溯到公元前1600年——1700年的埃及。隨著年歲,大毒蛇移動到腓尼基和希臘——給予了「Ouroboros」的名字。希臘的翻譯意思是「尾巴吞吃者」。

  亞歷山大時期埃及的銜尾蛇聲稱:一即一切。



  古代埃及的「銜尾蛇」以黃道帶作為一個吞吃尾巴的蛇標記,代表永恆的時間和受束縛的宇宙。下面的是兩隻連體的獅子羅蒂(「昨天與明天」),救贖的中介,支撐著新生的太陽。 它與雌雄同體(陰陽人)有著極大的聯繫。雌雄同體(陰陽人)是男性與女性法則的聯合。這是原初狀態和人類努力的終極成果,聯結引起了全體的誕生和創造。它與雌雄同體的概念不同,是一個完全的二元性。「回歸到整體」。(圓滿)

 

  阿芝台克人,阿茲特克的七節銜尾蛇(比例甚至連赫爾墨斯也感覺完美),源自:明尼蘇達大學的Ouroborus計劃,這些給人深刻印象的拱形物擁有巨大和變化多樣的選擇。以下註解是源自與已經提到過的資料有關的來源,也進一步加上重要的地方:
  這個標記主要地出現在諾斯替派裡面,被描繪成一條龍,蛇或銜尾蛇,自己咬著自己的尾巴,在廣泛的感知裡面,它是時間和生命連續性的象徵。它有時候具有Hen to pan的標記——「一即一切」,例如,在公元二世紀的馬西婭文獻裡面。它也說明了地獄法則與天堂法則的聯合,銜尾蛇作為地獄法則,鳥作為天堂法則(也可以應用於龍的一種綜合)。
  羅蘭主張這原來是墨丘利神(眾神的信使)的各種不同標記——雙面的神。在一些版本的蛇裡面,身體是半黑半白,以這種方式暗指相反律則的連續性平衡,例如在中國陰和陽的插圖上表現出來。伊沃拉斷言它代表了身體的分解(我覺得法性的分解比身體貼切些),或者宇宙的銜尾蛇(引自諾斯替派的話語)「穿過了萬物」。
  毒藥,毒蛇和普遍的溶解力是所有無差別的標記——「不變的法則」,透過萬物來運行,用共同的連結把它們連起上來。龍和公牛都是太陽神英雄對手的象徵。蛇咬著自己的尾巴是一個自我受胎的象徵,或者一個自給自足自然界的原初思想——那是一種自然,尼采在一種循環的模式中不斷歸來,回到它的源頭。威尼斯的煉金術手稿描繪著銜尾蛇的半黑半白的身體(代表著地球和黑夜,以及天堂和白天)。
  作為把萬物統一的標記,煉金術士把這種誕生和死亡的週期視作釋放和解放,與煉金術士/醫師托馬斯布朗爵士相似。在他給朋友的一封信裡面,一篇充滿病歷的醫藥論文,加上人類自身社會條件之上的富於機智的思索,他寫道:
  「……第一天應當安排了最後一天,蛇的尾巴應當正好在那個時候回歸到它的嘴裡,它們應當回到它們的出生日上,事實上是一個不尋常的一致性。」

卡爾容格

  瑞士心理學家卡爾容格看見這條銜尾蛇作為一種原型和煉金術的基本曼荼羅。容格定義了銜尾蛇與煉金術的關係:
  「煉金術士,以自己的方式得知的自然個性化進展比我們今天懂得的還多,通過這種標記解釋了這種似非而是的論點,蛇咬著自己的尾巴。在古老歲月的蛇肖像裡,說著吞吃自己和回歸自己到一個循環進程中的謊言思想,因為更多機敏的煉金術士清楚,這種藝術的原初母親正是人類自己。
  「銜尾蛇」是與影子對立面綜合與同化的一個戲劇性標記。這種「來回」過程同時也是一個永恆的標記,據說他是殺死了自己又給自己帶來生命,餵養他自己和誕生了他自己。他象徵著「一」,從對立面的衝突中得益,因此他也隱藏著原初之母,那是……(缺失),無疑地是由人的無意識引發的。」 

 


  Ouroboros這個詞,在通用的Robert法語詞典上是查不到的,這個拉丁詞彙詞源古希臘語 ουροβοροs,後被拉丁化成 uroborus ,繼而變成名詞ouroboros,意為繞成環形,口中吞尾首尾相銜的蛇環或是龍環。拆開看,「ouro」就是希伯來語中的「王(roi),「ob」則是「蛇」(serpent)。很多情況下環形蛇以雙蛇反繞形式出現,或是龍蛇互纏相銜,這裡龍蛇的區分大部分以有無腳與齒須來判斷。

  環形蛇與蛇王幾乎是最早出現的神話隱喻之一了。幾乎在全世界古老文明的任何地域,都有關於龍蛇象徵的文化遺跡。在古埃及,環形蛇主要的象徵是宇宙四神的統一。  
說到這裡,我們來重溫一下埃及神譜:
  萬神之始的落日太陽神Atum創造了天空女神Nut,大地之神Geb,空氣之神Shu和雨雲女神Tefnut。  Atum的這兩對兒女分別結成了夫妻,天空女神Nut嫁給了弟弟大地之神Geb,空氣之神Shu娶了妹妹水氣女神。Nut先後誕下4個兒女,分別是:

  冥神歐西瑞斯Osiris,守護女神愛西斯Isis,邪惡之神賽斯Seth以及女神奈菲斯Nephthys。然後又是兄妹通婚,Osiris娶了妹妹Isis,Nephthys嫁給了哥哥Seth。但是Seth垂涎Isis的美麗,便想害死哥哥Osiris。

  Seth騙Osiris說找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金棺,誰能夠睡進去,他就把金棺送給誰。Osiris中計的試著躺進棺材,Seth即刻關上了蓋子,把Osiris殺死在棺中。後又把其兄長碎成14塊,撒在了埃及的各個角落。  傷心的Isis尋遍了埃及大地,把找到的Osiris的身體碎塊用裹屍布包紮起來,雙手交錯置於胸前使之重生。

  這也就是後來篤信死能復生的法老們要把自己的屍身製作成木乃伊,並捆紮成雙手交錯的姿勢的原因。復生後Osiris與Isis這對恩愛夫妻又生下了著名的天空之神何若斯Horus。Horus以鷹為化身,故經常被描畫成人身鷹首的形象。又稱鷹神。在這裡,象徵宇宙四神統一的蛇環意旨的四神,即冥神Osiris,守護女神Isis,(也就是希臘羅馬神話裡的Diana),鷹神Horus(象徵王權守護者),邪惡之神賽斯Seth(埃及十九王朝為其翻案,視其為偉大的沙漠之神)。

首尾相銜的深意即是:自行繁衍。
  通常在西方宗教哲學史中,蛇環是諾斯替教(Gnostcism),神秘主義(l』hermétisme),煉金術(l』alchimie),通神論(la théosophie)的主要象徵。據說煉金術士們都佩戴蛇形手鐲,而以此繁衍而生的古代化學,延續到今天,也不忘在分子綿延相套的環,鏈結構裡,繼續眷享著蛇王的隱喻。

  縱觀古代神話,蛇環與蛇王的寓意隨著時代的變遷在不斷的更新變換,但其寓意裡最佳的詮釋莫過於宇宙時光的循環觀念。古埃及的人們相信,宇宙中,時光的每一次循環都比其他任何事物的生滅更加完美準確的回到起點。重新開始的另一段時光是顛倒,倒置,對立而逆向於前一段時光的,這種觀念早在一萬五千年前的中古世紀就根深蒂固了。待到基督降生,西方世界裡這種時間循環論被線性空間論所完全替代。線性空間論主張世界有創始的開端,更有最後的判決日。

  有生,有滅。此時蛇王在神秘主義神學家與煉金術裡還是代表著相當重要的意義:物質的精煉提升的過程。首尾相銜的環形蛇圖案此時更加鮮明的象徵時光永恆,永生的神的力量以及宇宙生生不息的循環。  

  待到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蛇神象徵又與多神教的復興以及新柏拉圖主義相遇,並因此被再次賦予象徵道德與精神上的智慧能量的標誌。

  我一直認為古代人們對於事物的感知能力是超凡的,兩級四元素八方開來,特別是在神話溯源裡,竟是世界大同的。我國的環形龍案在出土的夏商時代的銅玉禮器紋樣標徽中相當普遍,其陰陽輪轉的意義也是圖騰氏族的精神動力之一。環形蛇圖案很多縱身看去是半黑半白的,象徵大地與天空兩種相對因素的統一。象徵一切原始的內心力量的集合。從龍蛇象徵裡,我們可以發現更多古代東西方文明的圖騰式象徵的相似之處。如不死鳥(Phénix)即鳳凰涅磐的神話。此鳥在燃燒的灰燼中可以重生,並因此得到肉體與精神的雙重昇華,得到永生。而較少提到的是那燃燒的灰燼,代表宇宙四種基本元素,意喻不死鳥為人們肉身與靈魂的淨化,象徵光明永恆。

  在古典主義宗教神話題材的繪畫中,象徵與隱喻永遠是繪畫的主旨。有興趣的盡可以研究一下Luca Giordano,或是Giulio Romano十六,十七世紀的神話題材作品。  

  而在古代北歐神話中的Ouroboros,中譯名為烏洛波洛斯(銜尾蛇)。象徵著宇宙的統一和永遠,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構成8字形的蛇,本來是古代北歐神話中,它頭尾相銜,雌雄同體,盤繞著整個世界的巨蛇,那奇妙的姿態象徵著「不死」、「完全」、「無限」、「世界」、「睿智」等等種種意味,自身卻漸漸脫卻了客觀存在,成為象徵性的存在。

  Ouroboros中譯烏洛波洛斯,可能與Sumerian中期的創世神話有關,在烏爾遺址發現的一塊製作於西元二十二世紀的泥板上,繪有目前發現最早的Ouroboros,Sumerian認為這一種神物是創世者的僕從。  這一種神物向東遷移,一度定居於波斯高原動部的埃蘭,埃蘭人管它們叫Tud』ieh,意為「重新組織」,中國的「饕餮」很可能就來源於埃蘭語的Tud』ieh。

  最大的Ouroboros可以長到幾百里長,它們的頭長得像牛的頭,它們的身體長得像龍的身體,但沒有龍一般的鬣鬃與鱗甲。Ouroboros擁有永遠無法填平的食慾,它們會將自己所到的地方所有可以吃的物質全部吞食,它們甚至會吞食質地較軟的石灰岩。Ouroboros分佈在黑暗陰冷的北方的山中,每隔五百年呼吸一次,呼吸的氣息就變化成人間的颶風。呼吸的時候,Ouroboros張開嘴,吞食下所有被颶風帶來的物質,經過精確的分解與重組,Ouroboros將物質送回人間。  

[百川匯流]轉錄文章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