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11.11

【生活】壓力鍋

「是因為什麼嗎?」

啊…坦白說最怕碰到這種問題了。
特別是在被問及是否討厭什麼時。

除了討厭的食物外,我很少在對任何事情或者人上面,
直接的表達出拒絕靠近或者不滿、討厭。(三者定義不同)

這大概是壓力鍋的特性…也不一定?
以前跟小粉紅聊天時就被說過那樣很奇怪也無法想像,
為什麼我能夠在討厭一個人的同時欣賞甚至喜歡一個人。

我覺得討厭、喜歡、欣賞、排斥、不滿,
這些都是不同而且可以並存的。
就像小粉紅沒辦法在討厭的同時欣賞某個人,
我也沒辦法像他那樣,不滿於一個人就是全盤的否認對方。

記得自己好像曾經那樣說過,除非真的討厭到了極點,
否則一般我不會表現出來,因為還有喜歡跟欣賞的餘地。
除非真的受不了、忍不住了,否則我什麼也不會說。

所以其實一直都在忍耐。

但說是忍耐,其實也不是持續性,而是間接性,
當同樣或類似的事情又發生時才會被強化。

有的時候會被反應不滿要說出來,可我一直不知道,要反映什麼?
「不滿」這種情緒是個人的,並不一定是對方的錯,
當我理智清楚對方沒錯的時候,我有什麼理由去指責別人,
告訴別人他那樣的行為傷害或者令我不悅?畢竟那不是蓄意的。

而當對方有錯時,不熟的不會理會,熟識的我一定多少提過,
不見得是以直接指責的方式,但絕對提過而且不是含糊帶過。
若是我曾經反應過,但對方還是一樣,那我為什麼要再提一次?
就像告訴過噹噹要注意課堂,文科不比商科好混,
一次兩次,他仍舊三天兩頭睡過頭,甚至即使醒了也情願陪朋友而蹺課,
不是沒說過,而是說了但對方聽聽就算,那又何必再講?

除此之外…建立於對方不見得對卻也不見得錯,
只是原則性問題時,意思性會提醒,但若對方堅持,我也不會強逼什麼。
強迫別人一定要怎樣,這種事情未免也太過惡劣。
但同樣的也不會太過親近,因我清楚自己沒那麼偉大,
可以說服誰捨棄原則或者妥協,太過靠近只會一直替鍋子加溫而已。

因為很喜歡所以會忍耐,然後委屈自己。
因為很喜歡所以會提醒,認真的說著那樣不好。
如果不喜歡,早就直接走開,不需要提醒也不需要忍耐。

很久以前還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個性時,
曾經問過娘,如果我的朋友做了會讓我覺得不愉快的事情,
但對方沒有錯,我又改變不了對方的話怎麼辦?

娘的回答是,如果對方錯了,或者我認為樣子不行,
還當對方是朋友就要勸他,不是要求對方要改變,但要告訴他這樣不行。
若是對方仍舊老樣子,那麼就要選擇。
忍耐,還是漸漸疏遠?

因為是很容易捨不得的人,所以沒有辦法果斷的說「不要了」這種話,
可是即使可以忍耐,忍到最後也會讓本來的感情變質,
那種事情也是不能接受的。

不滿跟生氣都是衝動,一時的,為了這種事情而全盤否定過去是愚蠢的事情。
但畢竟我還是個人,不是神也不是佛,沒有超脫的心境,
無法肯定自己不會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厭惡一個人或者傷害一個人。

但我可以選擇遠離。
不想討厭對方,所以選擇疏遠。
保持距離,就不會因為對方無意的一句話或者一個舉動而生氣。


原則就是原則,那是不能妥協的事情。
有原則的人很好啊,但原則錯了方向也很令人困擾。
不能也不想改變對方什麼,所以我選擇不去看。

路總不會只有一條。






突然想起了也很有原則的軒轅小子。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