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12.29

【生活】突然想到而已

每週四老渡的詩歌美學坦白說我上的很辛苦也很痛苦。

我完全不懂他要的跳點、反常性是什麼,已經太習慣因果邏輯的循環,
如果不跳脫就不是詩,那麼就當我從來沒懂過詩到底該怎麼寫吧。

我也坦白我看不大懂詩。我能明白那寫的極美,明白那表面可能有什麼含意。
但手法?技巧?內在隱喻?……噯,好吧我真的不懂。

其實我不喜歡太過專業的人。太過專業的人往往會流露出一種「嘿,你就是不懂」的驕傲。
好像有些問題一旦問出口了就是白痴一樣,並且否決任何挑戰權威(大作家)的話。



就像我相信,若我對著老渡說,我無法理解為什麼余光中一首尋李白要那麼長,
我覺得「酒放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 / 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 / 口一吐就半個盛唐」這一段,
就是全詩最精要也最醒目,最能讓人在不經意瞟過時為之驚豔的句子,
其他的敘述雖然不是不好但感覺有些畫蛇添足──

──我相信如果我敢對老渡說這種話,詩歌美學鐵定被蓋上「庸才」兩個字,然後死當。

因為我什麼都不是。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生,沒在這方面下功夫練過,更不是專業人士。
但當專業人士們提到這首詩時,提到的又是什麼?
永遠就是這麼一句。不論引用、不論考題、不論是日常間的提及。

上週老渡忘了在上什麼(睡著了),寫到了這首尋李白時,也就只寫了這麼幾個字。
這麼幾個字就尋著了活了李白,要那麼多字作什麼我實在不懂。

當然這種話也只能自己抱怨著說說而已。



其實我不喜歡老渡的玩笑。大概我笑點太高太沒幽默感,最重要的是我太容易認真。
要是寫不出他所要的,不合邏輯又具創新的詩句就算是江郎才盡的話,
我也只能說,認為我是可用之才,那是他的錯覺。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