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1.13

【生活】或許應該歸到心得去

  雖然以前就看過了,但趁著期末,將整套男女蹺蹺板又租了回來看,昨天十集今天十一集,兩天吞掉二十一集還滿過癮的。

  以前看的時候,儘管覺得好看,但在總一郎黑化那邊由於不懂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能跳就跳,中間不少集只撿友人組彼此的戀情部份在看而已。這次重看終於能夠沉下心,慢慢將過去忽略的東西看完,喜悅之情自是一般,可心也隱隱揪痛著。

  一馬說,他跟翼都是有著跟總一郎類似的黑暗,所以才會被總一郎吸引、也才會被總一郎所注意。

  那樣的感覺。或許、大概能夠理解。

  有些部份的劇情其實看了會痛,心裡緊緊鎖著綁住大石沉下的盒子嘎嘎作響,裡面的黑暗掙扎著一直想要出來。卻也因為共鳴的關係而更加喜歡這部在歡笑以及少年的情愛中,深刻地描寫著內心黑暗與掙扎的漫畫。

  最喜歡的角色是淺葉。重看一次以後更加的喜歡,可越喜歡也就越加的心痛。


  總一郎心中的黑暗有雪野會拯救,因為喜歡所以即使一次、兩次沒有發現到,雪野也一定遲早會察覺總一郎的不對勁,並且不怕被傷害的去拯救總一郎。但淺葉沒有那樣的人。

  一個人掙扎著從傷痛中適應並且走出,細膩地察覺著自己最喜歡的總一郎任何的變化,清楚自己只能陪伴而已,因此在每一次總一郎開始偽裝自己的時候給予沉默的關心以及支持,並以自己能夠的方式給予雪野許多的暗示;對於別人再細膩也不過,對於自己的事情卻是絕口不提,溫柔的淺葉,是一個會讓人希望他能夠幸福的人。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麗結局真的太好了。即使是說著自己無法愛人的淺葉,也有他美麗的少女會一直愛著他,真的太好了。

  人分為兩種。一種是陽光型的人,自己本身會散發光芒以及熱量,會吸引許多的人靠近以及喜愛;另一種則是月光型的人,本身不會發光,如果沒有太陽照射的話,那麼就連光線都不會有。

  淺葉這麼對雪野說著,明指暗指她是陽光型的人,而他跟總一郎則是月光型的人。總一郎如果沒有她,就只剩下黑暗而已。

  毫不猶豫的肯定自己是屬於後者。

  總一郎的瘋狂跟黑暗我懂。不論是渴望愛人卻一直被拒絕,或者是畏懼如果自己不是個好孩子就會被拋棄,想要一起走卻發現其實對方比自己的世界即使沒有自己也無所謂,想要毀滅又企圖維持平衡的瘋狂,那樣的黑暗我也有。

  但我並沒有像雪野那樣,能夠不畏懼被傷害也會將我拉到她廣闊而自由的世界,給予勇氣的人。所以只能說服自己習慣然後遺忘那個傷口,或者是像淺葉一樣成為一個即使背負著自己的黑暗仍舊溫柔的人。

  不過,只有溫柔也是無法拯救任何人的。

  不論是別人、或者自己。



  另外看了杜默雨的《妻子好合》。其實對《歡喜照影行》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但相當的好看。許多對話都會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啊…不是少年少女的愛情,而是兩個彼此有過婚嫁有了孩子的人的第二次婚姻,考慮了相當多的因素進去,將再娶再嫁之間的一些小疙瘩都注意到了。

  齊老爺是個好男人。ˊωˋ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